19 Jul
医不自医

医不自医

医不自医    文/大斌 本文的主人公周明,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毕业于名牌医科大学,现任中国一流医院的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兼北京大学医学部副教授,并获国家心理谘询师资格证书。可算是个身体、心灵的两重医师。 请听他娓娓道来自己的真实故事∶ 从神仙眷侣,到争吵不停 从医20多年来,我医治过许许多多的人。但我发现,人真正的折磨,常来自内心深处。 就连我,也有著深深的隐藏的痛。在这样的困难面前,我所受的高…

Read More
11 Dec
落伍了?

落伍了?

文 夏训智 一位朋友对我说∶“我对基督教很有好感,但太可惜了,时代在进步,基督教持守的东西却一直不变。这样下去迟早会消失。” 这位朋友讲了几点,支持他的观点∶1)基督教反对同性恋婚姻,这是不合历史的进步潮流的。2)基督教的艺术没有时代性,不符合时代的需要。3)圣经是几千年前写的,即使真的是神啓示的,也不能原封不动地使用了。 他说,他对基督教颇有好感∶基督徒相对来说品行优良、婚姻稳定;基督教在历史上…

Read More
04 Feb
苦海有岸(丈夫篇)

苦海有岸(丈夫篇)

文/周立 当我真的感到自身能力有限、自我救赎无望和世间学问无奈时,我的冥顽不化突然如雪崩一般的坍塌。 人生大书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童年时代的。文革後的社会,由绝对的崇拜,到绝对的怀疑甚至虚无。这样的精神信仰,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对年少的我,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比如,我那五次被打为右倾分子,但心地仍很单纯,也一向没有哲学思维的父亲,却在平反後,和别人聊天时说出了一句话∶“凡事不可不…

Read More
04 Feb
苦海有岸(妻子篇)

苦海有岸(妻子篇)

文/吕永清 婚姻裂痕 我有过一段很不开心的经历。 十年前,我在广州的一所大专院校当老师。我先生一直在外地读书,只有假期里才能见面,所以我们过著聚少离多的日子。 孩子一岁多的时候,他在天津读完了硕士,又准备考上海的博士。在转换期间,他回到广州工作,我们一家人终於可以团聚了。这本来是一件盼望已久的事情,但没想到就在这一段日子里,我们之间却出现了很大的裂痕。 那时我们住在校园里的教工宿舍,由家到办公室只…

Read More
21 Dec
失而复得的贞洁

失而复得的贞洁

    小春试着割腕,想要以死埋葬她的羞愧、悲痛、和罪孽……   文/刘俪   在教会的辅导室等了20分钟,小春终于出现了。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半年前才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以死埋葬   小春是侄女嘉莉的死党,三年前母亲因受多年严重忧郁症困扰而自杀,父亲从不顾家,只知喝酒、赌博,赌输了就拿她们母女俩出气,不是恶言咒骂就是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