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Dec
最美丽的东西是看不见的

最美丽的东西是看不见的

文/杜力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百闻不如一见”。这说明人们通常都认为,眼睛所见之事物,就可以完全相信了。 眼睛所见之事,真的一定可靠吗? 大家都知道“杯弓蛇影”这一故事。说的是从前有一位叫乐广的人,请一好朋友到家中喝酒。那位朋友喝酒後回家却生病了。看了医生,吃了药,都无用。乐广听到此消息,便去看望该朋友,问他为何生病。朋友吞吞吐吐地说∶“那天在你家喝酒时,我看见…

Read More
21 Dec
玻璃外的鸟

玻璃外的鸟

文/王晓丹 深圳大学的王晓华教授,在《寻找人类共同的上帝》一文中指出∶“全球化运动的结果是∶文明的冲突成为世界冲突的主要样式┅┅而文明的冲突,其核心是信仰的冲突。”这是很有见地的观点。接著他指出一条出路,即在“诸神相争的人类全球化时代”,寻找“人类共同的上帝”。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靠人类自身的努力,能否找到一位共同的上帝?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Read More
21 Dec
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文/在心 一 和每个大陆人一样,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当然都是无神论。高中时,我非常向往入党。原因是,我身边有个很好的榜样──爸爸。我经常和爸爸交流思想,我知道,爸爸之所以可以那样努力工作,不为诱惑所动,不向坏人低头,都是因为他的信仰,“共产党员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以及“为人民服务”。我感动了,愿意接纳爸爸的信仰。 高中生入党并非易事。到了大学,一些有目的的学生,削尖了脑袋,钻到预备党员课程中去。照顾…

Read More
21 Dec
请叫我“阿拉丁”

请叫我“阿拉丁”

文/一雨 我出生在1970年代。我们这一代人,在20世纪80年代朴素的民风中长大,在90年代的新鲜开放中长成,在21世纪突飞猛进的发展中成熟。如果说60年代的人懂得他们人生的意义,80年代的人根本没有具体的“人生意义”,那麽我们70年代生的人,则是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我们的父辈经历过一段很向上的岁月,我们在他们的讲述中得到过一个模糊的、关於人生意义的概念,但紧接著就被接踵而来的巨大变化搞得晕头…

Read More
21 Dec
问世间,情是何物?

问世间,情是何物?

          文/马利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金庸武侠小说用了元好问《雁丘词》中的这一问,实在问得好!人世间的爱情或令人生死相许,或令人肝肠寸断。既有可歌可泣,也有不可避免的污秽混杂其中。而人生中大多数平凡人的爱情悲剧,更多的恐怕还是,各人在沉默之中独自承担、独自忍受吧?无语问苍天,问世间,情是何物…

Read More
21 Dec
都已做到了最好

都已做到了最好

文/春梅 “每个人在每个时刻,都在他的感知以内做到了最好。”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我正处在内心极大的不平安中∶明知应该宽恕某人,但做不到。这句话给我带来了巨大的释放。这不是基督教惯常的表达方式,但却包含了十字架的真理。 宽恕能斩断过往的痛苦和不良影响,使一切有一个崭新的开始。然而我们却常常不愿有一个崭新的开始──我们想从发生了的事情中有所学习,我们不愿一件不好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试图用一点…

Read More
19 Dec
抑郁症患者的心灵走笔

抑郁症患者的心灵走笔

       文/罗博学 一 我患上了一种难以言明的病症。我不知道这种疾病的根源何在,我只知道医学界称之为“抑郁症”,属於“情感性精神障碍”的范畴。 人们会很自然将“抑郁症”和“精神病”联系在一起。这是一种误会,因为抑郁症患者还远远没有走到那样的极端。不过,抑郁症也并不像另一些人所想的那样,仅仅是心灵感冒、心情不愉快等等。它真的是一种病症…

Read More
19 Dec
往事如风——给老朋友的一封信

往事如风——给老朋友的一封信

文/王欣出 少华∶ 许多年没见面了,你还好吗? 收到我的信,你一定感到纳闷∶为什麽我突然写信给你。是的,我们失去联系十几年了,在十几年的人生旅途中,我们由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步入不惑,成为中年人。只有看到膝下的孩子时,才彷佛看见我们的过去∶年少轻狂,桀骜不逊。 往事如风,童年、少年时,我们是好友,常常一起玩得昏天黑地,忘乎所以。这些年,你怎麽过的呢?我知…

Read More
19 Dec
走出英雄情结

走出英雄情结

文/一鸣 以强人意识俯瞰众生 我的职业是一名记者。记者的工作好比社会的视窗,世界在窗前展现著斑斓图景。 我采访的第一类人物,是政府官员和商界精英。我的文章经常极尽渲染之能事,写他们如何胸怀大志、运筹帷幄;如何白手起家、驰骋商场┅┅我觉得我从事的是唤醒民众的工作。这些人都是时代的弄潮儿,是社会的中流砥柱,是国家和民族的栋梁。把他们的奋斗史写出来,不知能激励多少平凡的人! 由於脑子里充满强人意识,心里…

Read More
19 Dec
我这一家

我这一家

文/陈伟平 太太 我太太一直受父母的影响信法轮功。我起初对法轮功的劝人为善、“不要执著”还有一点好感。但深入 解後发现,法轮功实在是结合了佛教、道教、中国民间文化和科学幻想小说等等的一种宗教。 创始人李洪志宣称法轮功是“宇宙间最博大精深的科学”。他说,他有无数的法身保护他的信徒,信徒只要练法轮功,他就把信徒身上的病全部去掉。他暗示信徒,他是最高的神,是主佛,只有他能度人。他的信徒果然都“悟”到了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