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Jul
绚丽多姿的云彩

绚丽多姿的云彩

绚丽多姿的云彩(文/王晓丹) 年少时,喜欢在清晨或黄昏,跑到户外看云彩。那无穷变幻的美丽彩云,带给我许多如梦的遐想∶多年以後的自己,会在哪一片云下居住?自己将来的生命,会不会像云一样绚丽多彩? 多年以後,我移居到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在恩友堂,我找到了属灵的家。 在这个教会里,我发现自己像置身於一大片绚丽多姿的云彩当中,许许多多美好的生命见证,就像彩云一样环绕著我,让我惊羡、思考,更鼓励我努力…

Read More
08 Jul
在路上的仿徨与归宿

在路上的仿徨与归宿

在路上的仿徨与归宿  (文/罗博学) 陕西卫视开播的《西凤开坛》,是一档高品位人文对话节目,我几乎每期必看。这节目每期都邀请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当下的一系列经济、科学、社会、文化、艺术等问题,展开深入讨论。如果说《百家讲坛》是施教类的节目,《西凤开坛》则是平等对话与交流的平台。 有一期《西凤开坛》的主题是“在路上”,藉纪念美国作家凯鲁亚克的著名小说《在路上》出版50周年,以“在路上”为中心,…

Read More
17 Jun
窗帘拉开一条缝

窗帘拉开一条缝

文/陆百加 因为神曾经许诺,有一天不再有痛苦悲哀。心里明白,回转过来,神的爱就医治他们。我虽常跌倒,却要再起来,我虽在黑暗,却被光照,有何神像你,投罪於深海?你必按古誓,再向我发慈爱。 因为神曾经许诺,软弱的心必被刚强替代,坚硬的心必要柔软,冰冷的心必要被温暖。被罪所沾染,被血洗洁白,被世界伤害,被神珍爱,一路上经过,荒凉和毁灭,与神相爱,有公义和平安。 因为神曾经许诺,在他怀里放下劳苦重担,纵使…

Read More
07 May
爷爷的眼泪

爷爷的眼泪

文/周玮玮 念念祖孙情 出生以来,除了父母,这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就是爷爷。 人人都称我是爷爷的小跟班,他走到哪,我跟到哪。军旅出身的他,有种浑然天成的威严,虽然身型不算高大,但总叫人敬而生畏。和爷爷在一起,我就像是倚著大船的小帆,天塌下来都不怕。 然而外表威严的爷爷,却十足是个性情中人。举凡字画、戏曲、棋弈无不精通。 记忆中,爷爷床头边的收音机,总是播放著各种戏曲。爷爷兴之所至,无论是京剧、粤曲、…

Read More
02 May
他左我右

他左我右

文/林中贤士 在学校里,我是个很听老师话、遵守校规校纪的孩子。《小学生守则》中有一条∶“不参加封建迷信活动。”听老师讲,“相信有神”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叫封建迷信,所以我对妈妈带我去做礼拜一直很反感。记得有一次,我妈妈往奉献箱里投了10元钱,我更是生气,因为她居然如此支援“封建迷信活动”。 後来,我又从书上看到不少无神论、唯物主义的理论,愈发觉得基督教跟书上说的东西格格不入。而从课外读物…

Read More
31 Mar
未识之神

未识之神

文/吴家望《大英百科全书》综合1995年民意调查资料和联合国人口统计数据,称全世界57亿人口中,有11亿(19%)是无信仰者,包括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Secular/Nonreligious/Agnostic/Atheist)。其中无神论者(包括“反宗教者”,antireligious),仅占世界人口的3.8%。 到了2005年,《大英百科全书》的统计显得示,全世界人口增长到64.5亿,而无信仰…

Read More
22 Mar
心与眉展开

心与眉展开

文/肖薇 34年前,我出生於中国东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叔叔姑姑特别多,都生活在一起。我母亲一辈子为弟弟妹妹操劳。直到我小学毕业,最小的叔叔才结婚。这个本已贫困的家,也分了一次又一次。所以从小我就看到母亲的无奈和叹息。 可怜的小虫 或是母亲为减轻心灵上的压力,亦或是想求助於神灵,总之,家中渐渐多了一些菩萨、观音一类的东西。母亲每天都烧香跪拜。但每当叔叔们因为一点“财产”又起纷争时,妈妈便把那堆…

Read More
20 Mar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即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後就问起,有什麽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麽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母亲的变化 朋友问我,我是如何转变的。 在我出国之前,我母亲就开始参加基督徒…

Read More
18 Mar
飘篷

飘篷

文/张仰恩 1985年的春天,我刚满20岁。在那个晴雨不定的阴霾季节里,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做出了一个豪迈抉择∶支援边疆,到大西北去! 我们学院的院长,问我为什麽要去新疆,我用八个字作答∶逃避现实,寻求出路。 这种莫名其妙、装腔作势的话语,怎麽会出自一个才20岁的少年人之口呢?我有什麽好逃避的,又究竟要寻求什麽呢? 浪迹只因愁 话要从头说起。我进入青春期後,女孩子对我而言,显…

Read More
10 Mar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文/朱易 上帝当然不是共和党人,不过大部分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却是共和党人,过去几届的总统大选,福音派基督徒几乎是一面倒地向著共和党。例如,2004年选前,共和党人布希在福音派中的支持率为69%,最後投票时,他获得了78%福音派选民的支持。而布希的对手民主党人克里,选前支持度只有26%,投他票的福音派选民的比例则下降到21%。 2000年总统选战时,在那些每周上教会超过一次以上的基督徒中,有63%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