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著名科学家论科学与信仰

ScienceFaith1

新民 翻译

 

(1) 爱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1879-1955, 1921 Nobel Laureate, One of a Kind Physicist, Time Magazine’s Scientist of the 20th Century):

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事乃是它根本就是可以思议的。

科学家为普适性的因果关系而感悟得痴迷。。。他的宗教情怀表现在对自然律和谐一致的欣喜若狂,自然律揭示出一个如此卓越的智慧,人类所有的系统思维与行动与之相比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投射而已。

 

(2)霍金 Stephen Hawking (1942-present, Physicist, Lucasian Professor of Mathematics at Cambrige University):

我们所知道的科学定律包含许多基本常数,就如电子的电荷大小,质子与电子的质量比值,等等。值得留意的事实乃是,这些常数似乎是经过极其精密的调整,方可为生命催生。

 

(3) 霍义尔(天文学家,剑桥大学) Sir Fred Hoyle (1915-2001, World-Renowned Astronomer, Plumian Professor of Astronomy at Cambridge University):

对这些事实的一个常识解读暗示,一个超智者作弄了物理、化学和生物学,自然界里并没有什么盲目的力量可言。在我看来,人从这些事实算出的数值给予上述结论以几乎毋容置疑的压倒性支持。

生命所需的所有功能蛋白质在某处随机出现的几率是十的四万次方分之一。

 

(4) 欧基弗(天文学家,NASA) John O’Keefe (Astronomer at NASA):

按照天文标准,我们是一群受宠过头、珍爱有余、呵护备至的受造物。如果宇宙不是受造精密得无以复加的话,我们压根儿就是子虚乌有的了。我认为,这些境遇表明宇宙是为了人类生存而被创造的。

 

(5) 加斯特罗(天文学家、物理学家,NASA)Robert Jastrow (Astronomer and Physicist, Founding Director of NASA’s 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 Director of the Mount Wilson Institute and Hale Solar Laboratory, Author of God and the Astronomer):

对一个终生信靠理性力量的科学家来说,这个(大爆炸的)故事象恶梦一般完结。他业已攀沿无知之山;他即将征服最高山峰;当他翻越最后一块山石,却遇见一帮已经在那里坐候数世纪的神学家。

 

(6) 戴维斯(自然哲学教授,麦奎尔大学) Paul Davies (Professor of Natural Philosophy at Australian Centre for Astrobiology at Macquarie University, Prolific author, among his better-known works are God and the New Physics, The Cosmic Blueprint, The Mind of God, The Last Three Minutes, About Time and Are We Alone? How to Build a Time Machine):

罗杰-彭若斯已经算出,可观察的本宇宙随机出现的几率是10的“10的30次方”的次方分之一。

 

(7) 戴森(物理学家、数学家,哈佛大学) Freeman Dyson (Physicist and Mathematician a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ident of Space Studies Institute):

我越多查看宇宙及其结构细节,我就越发找到证据:在某种意义上,宇宙想必知道我们要出场。

 

(8) 克劳斯、斯塔克曼(物理学家,Case Western Reserve大学) Lawrence M. Krauss & Glenn D. Starkman (Both Physicists at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数十亿年前,宇宙太热,不适合生命存在。数不清的岁月之后,宇宙会变得如此冷寂空虚,再有本事的生命也必消亡。

 

(9) 柯林斯(基因学家,人类基因组首席科学家) Francis Collins (Geneticist,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 at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每当人类基因组有新发现时,我体会一种敬畏的感受,觉悟到人类如今明白了从前只有上帝知道的事。这是一种感人至深的情怀,它帮助我欣赏生命的属灵层面,也使得从事科学收益更丰。好多的科学家不去发掘他们属灵的感受,他们真不知所失为何。

 

(10) 德丢乌(分子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 Christian de Duve (Molecular Biologist, 1974 Nobel Laureate):

我的许多科学家朋友是极端无神论者,但其实科学既不要求也不确立无神论。采取不信不过是许多个人观点里的一种。

 

(11) 勒德博格(进化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Joshua Lederberg (Evolutionary Biologist at Rockefeller University, 1958 Nobel Laureate):

迄今没有任何事否认上帝。无可争议的是,宗教热诚引导我们去有心持续探索科学。除此之外,尽属推测。

 

(12) 陶恩斯(激光发明者,诺贝尔奖获得者)Charles Townes (Laser Inventor, 1964 Nobel Laureate, former provost of MIT):

科学试图了解宇宙的机理,宗教则阐明其意义。二者不可分裂开来。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