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第102期:原来我是个天生的种族主义者

原来我是个天生的种族主义者

基甸聊天第102期

2018/2/17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racism.mp3

 

 

凯勒牧师在《慷慨的正义》这本书里提到一件事情。他当年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姓艾里斯(Ellis)的黑人同学。有一次,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艾里斯对凯勒说:“你知道吗,你是个种族主义者。嗯,你不是故意的,而且你不想这样,但你确实是。你不由自主……例如,当黑人用某种方式做事时,你会说‘嗯,那是你们的文化。’但当白人用某种方式做事时,你却会说‘这才是正确的做事方式啊。’你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在一个文化中,你的很多想法和做法也是文化性的。”

 

后来艾里斯成为凯勒的好朋友。凯勒说艾里斯“满有恩慈而又直言不讳”,帮助他了解到美国文化中的不公义的现实。凯勒认识到,在很多方面,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我们让自己的文化观念成为判断事物优劣的准则,然后用它们来论断其他种族的人;然后,当然,我们就会从心里觉得他们不如我们优秀,甚至比我们更低劣——虽然我们嘴上可能不会这么说。

 

几天前,我在朋友的脸书上看到一段给全国人民吃年夜饭的时候看的某小品节目的视频。节目是要宣传中国的富强和非洲人民对中国的热爱,但里面的噱头包括让一个中国女演员涂黑了脸扮演黑人大妈“给中国点赞”,甚至边上还有个猴子,是由一个非洲演员来演的。

 

这节目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不是露骨的、豪不掩饰的、赤果果的种族主义表现吗?据说过去也有一些这类小品节目涉嫌歧视残障人士、歧视女性,等等。实际上,我们所处的社会中,歧视是非常广泛存在的。基于种族的歧视可能最普遍,但往往是当我们被歧视的时候我们会很敏感、觉得很“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但当我们歧视别人的时候,我们却很难自我察觉。当然这并不是中国人独有的问题,美国人、欧洲人、亚非拉各族人民都可能有,瞧不起“非我族类”的种族主义是人性中普遍存在、难以克服的通病。

 

这个节目虽然在海外引起很多的“莫名惊诧”,但是我发现在国内的一些网友对这事的反应却似乎“淡定”得多。很多人对批评表示不以为然,认为上升到种族歧视的高度是“茶杯里起风波”,小题大做。还有人问我是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在海外的人长期被“政治正确”洗脑,过于敏感了?

 

我同意在欧美社会确实存在“政治正确”搞过头、走极端的情况,但那是特例而不是常规。今天很多人的问题是反“政治正确”矫枉过正,结果同样搞过头,走向极端。实际上,今天被一些人称为“政治正确”的一些东西,很多时候其实只是一些“做人的最基本的道理”(比如彼此有最基本的礼貌和尊重),英文里所谓最基本的decency(体面),也就是“普世价值”意义上的正确而已吧,基督徒可以看为是“普遍恩典”,无需过分高举,也不必过分贬低。我感觉这有点像世俗法律对基督徒的意义,它并不能消除人内心深处的幽暗(罪性),但它很多时候都能遏制人伤害他人的行为(罪行)。

 

更重要的是,基督徒反对种族主义,有基于我们的信仰的原因。尽管历史上曾经有基督徒滥用圣经为种族主义背书,今天也有很多基督徒把反对种族主义视为“政治正确”的虚伪,甚至是左派liberal的意识形态,但事实是,反对种族主义是符合基督教价值观的。

 

种族平等是“美国梦”很重要的一部分,而这个理念跟基督教信仰相关。美国的国父们深受圣经影响,因此他们的“美国梦”跟“上帝的形象”的神学概念紧密相联。圣经说每个人都是照着“上帝的形象”所造,所以每个人都有一种独特性,都有上帝赋予他的价值与尊严。“上帝的形象”是不分等级、高低的。上帝要我们学习并知道,他造我们是要我们如弟兄般彼此照顾,而且尊重每一个人的尊严和价值。正因为如此,种族主义是邪恶的。基督徒应该抵制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包括用非暴力的方式跟制度性的种族主义政策作斗争。

 

圣经里的犹太人有很多都有非常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更因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而瞧不起“外邦人”。但是上帝藉着旧约先知的口告诉以色列人,他们蒙拣选,并不是因为他们比别的民族更公义(参《申命记》9:5)。以色列人也是常常悖逆上帝的民族,因此他们成为没有人能靠守律法而得救的一个“样板”,也是从反面为基督福音作见证。旧约和新约都强调“上帝不偏待人”(参《罗马书》2:11),他的爱普及万族。

 

整本圣经的总体思想,是上帝要借以色列民族祝福万国万民。上帝最终的心意是要全人类都蒙救赎、蒙恩典,基督带来的天国,或者说上帝的国度,是由因信称义的“各国、各族、各方、各民”(参《启示录》14:6)组成。基督福音是“上帝爱世人”的普世的“好消息”。因此基督福音是超越种族、民族和国家的。在基督的教会里,因为相信基督,我们成为上帝的儿女,所以彼此成为弟兄姐妹,圣经说“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参《加拉太书》3:28)

 

因此我相信,反对种族主义不但符合圣经,而且必须建立在基督福音的根基之上才能“治本”,才能从根本上改变种族主义的内心,而不是仅仅靠制度、文化或“政治正确”来压制。

 

凯勒牧师在那本书里还提到另外一件事情。他神学院毕业后到教会牧会,成为一个年轻的牧师。他的教会有一个姓谢尔顿(Shelton)的弟兄,有一天突然对凯勒牧师说:“你知道吗,我一直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凯勒很惊讶,因为他还没有专门在教会讲过关于种族主义的问题。但这位谢弟兄听凯勒讲基督福音听多了,自己就明白了这一点。他跟凯勒说,以前他对生命的理解是道德主义式的,结果变成像法利赛人一样自以为义,瞧不起他人。但当他开始明白自己接受上帝的救恩是以耶稣那白白的、人不配承受的恩典为根基的时候,他的内心转变了。他离弃了自义,而开始体会生命被更新后的温暖、喜乐和信心,他也因此意识到并离弃了自己心中的种族主义。

 

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一个种族主义者。靠我们自己,我们不但不能胜过种族主义,而且甚至根本意识不到它的存在。但基督福音可以翻转我们的价值观,颠覆我们内心的自义和骄傲,赐给我们新的生命,让我们成为一群不但免受种族主义病毒侵害,而且能够超越种族的藩篱,去关爱不同种族的人、向他们传福音的基督徒。

 

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