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
写在生死车祸后

写在生死车祸后

  我的导师跟我说,你是不是该准备考博士综合考试了?我心里直发毛,心想我连你老家在哪儿都搞不清,就我这脑子还能考试?       文/朱静芬       祸出不测   我从小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长大,虽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可也没想过要和宗教沾边。 2000年只身来美念博士,同一办公室的一位基督徒姐妹经常邀我去华人教会,…

Read More
30 Aug
瑶瑶和牛顿

瑶瑶和牛顿

  她看见餐馆里渐渐多起来的人和一碟碟热腾腾的菜。真的,她肚子饿了。可她不敢乱花一分钱,因为每一分,她都要攒着,攒着交她的学费。     文/路瑶瑶       第一次国际旅行   当这班波音747平稳地降落在波士顿的机场时,瑶瑶从机身窗口看去,灯火辉煌一片,心中感慨万分。此刻的她,就这样忽地远离了自己熟悉和热爱的故土亲人, 跟…

Read More
30 Aug
当我仰望星空

当我仰望星空

        文/远志明       是谁赢了?   当我看到满天星斗的时候,身为基督徒的我,就感叹上帝的奇妙的能力。又想到他是我天上的父亲,我就什么都不惧怕。 这种坦然,这种无惧,这种盼望,已成为我们生命中最大的力量,平安、喜乐、盼望、永远是爱。即使有人伤害我们,我们仍然爱他,因为我们已有永恒的生命,我们在世界上没…

Read More
30 Aug
一千个理由(四之四)

一千个理由(四之四)

  上期内容简介:夕颜从崩溃中站起来,找到了符合她专业的工作,迈出了重新生活的第一步。       文/叶 子       十六   我步履轻快走进主管Jack的办公室,“Jack,你找我吗?” “哈,是啊,颜,快进来。”这个和气的老头满面笑容,“快请坐。” “颜,记得吗,你到这里工作,到今天整整七个月了。” “是吗?…

Read More
30 Aug
卡夫卡的泪水

卡夫卡的泪水

        文/齐宏伟       诗歌是饥饿的事业——曼德尔施塔姆 善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绝望的表现——卡夫卡     铜像的泪水   俄国诗人阿赫玛托娃,有段时间常去探望在列宁格勒监狱的儿子。有一次,她正在监狱外排着长长队伍要给儿子送食物时,排在前边的一位妇女认出了她,凑近她的耳朵问道:“您能…

Read More
30 Aug
一个圣诞深夜

一个圣诞深夜

  圣诞老人眼中泪痕消失,浮起一个温暖的微笑。       文/宝戈       一个圣诞夜的深夜,孩子都睡了,壁炉旁放着款待圣诞老人的牛奶和饼干。我疲惫地坐在沙发上,圣诞树上的灯一闪一闪地催我入睡。礼物都包好了,我看着各种美丽的布置,心中总觉得这一切之中,似乎还少些什么。 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旁边有人,奋力睁开眼睛,居…

Read More
30 Aug
安息,李宁

安息,李宁

  她对这个世界有着万般的不舍:她放心不下她那刚刚度过九岁生日的爱女;她实在不忍看见两鬓斑白的双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更割舍不下她那相亲相爱的丈夫……       文/刘白宁       我曾经是一个不崇拜任何人,只崇拜自己,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的人。个人奋斗是我的骄傲,事业成功是我的理想,物质享受是我…

Read More
29 Aug
搜寻之后

搜寻之后

  还有一回她求助,牧师当场为她赶鬼,搞得她落荒而逃。       文/心渔       意外结果   去年我老公一时好玩,把我的名字键入网路的搜寻器,看看会有什么结果。居然,网上列出一串与我相关的文件,大部分是与同性恋相关的文章。也有朋友好意提醒我,少写、少翻译一些同性恋的文章,多写些其它主题。还有朋友好奇地问我,是…

Read More
29 Aug
当东方遇到西方

当东方遇到西方

        文/重生       两种文化的激流中   大学读的是教育系,出国留学念的是特殊教育,找到的工作是教师。但巧的是,无论在何处、何地、何校,我总是发现自己是唯一的东方面孔。 在工作岗位上,我要以完全西化的方式来教学生;回家面对自己的孩子时,又要以中国式父母的立场,把中国文化的优点传承给孩子。有冲突吗?一定…

Read More
29 Aug
乞丐的启发

乞丐的启发

  有人问我,上帝既要我们信他,他在天上手一挥我们都全信了,就像当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叫那么多喊口号的人着迷,不是很好吗?       文/张路加       无名之人   人活着就需要追求,需要突破。我认为主要在三个方面来突破,就是对环境的突破,对心境的突破,和对灵境的突破。 我们通常会对身处的环境,有一种依靠和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