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r
苦海有岸(丈夫篇)

苦海有岸(丈夫篇)

当我真的感到自身能力有限、自我救赎无望和世间学问无奈时,我的冥顽不化突然如雪崩一般的坍塌。       文/周立       人生大书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童年时代的。文革后的社会,由绝对的崇拜,到绝对的怀疑甚至虚无。这样的精神信仰,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对年少的我,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比如,我那五次被打为右倾分子,但心地…

Read More
22 Mar
荒漠小溪变身记

荒漠小溪变身记

我人生的道是愈走愈宽,还是越来越窄了呢?     文/霞玉     我从小在一个自强不息、乐观向上的家庭中长大。上学后,我亲近的同学和老师,也多是积极进取的那一类。这样的教育和熏陶,的确给我人生初期的发展,带来很大的帮助。 上大学接受了良好的医学高等教育之后,我又在有名的大医院行医。虽然生活有波折,但还总是按自己期待的方向前行,可算是心想事成。这样的成长历程…

Read More
20 Mar
放飞我的音符和梦想

放飞我的音符和梦想

我不知道要为谁歌唱,要为谁弹琴?我更不知道为什么要歌唱、为什么要弹琴?       文/涛声       在我心中有一个梦想 我却把她放在心底 在我心中有一首歌 我却从来没有唱过   每当我看见满天的星星 我就想起我的梦想 每当我看见天上的飞鸟 我就想起我心中的歌   今天,就在今天 你给我的梦想一个翅膀 让她像鸟儿一…

Read More
20 Mar
背叛

背叛

在从小长大的伊斯兰教的环境里,我知道一个背叛本族成为异教徒的人,将面临多么严重的后果。       文/小雪       我喜欢在雨中漫步,任由雨点洒落在我的头顶和面颊,那种凉凉的、细细的、轻轻的击打,仿佛是一种爱抚。我更向往雨过天晴后,天空的明朗与自由。因为,我没有自由啊!   苦难的家族   上大学时有位朋友问过我…

Read More
20 Mar
女大学生做形像代言,多少欢喜多少辛酸

女大学生做形像代言,多少欢喜多少辛酸

惊险、苦涩的真实经历,向读者呈现出今日世态一隅,金钱、名利波涛中灵魂的放纵与挣扎。     文/阿文、平平     自几年前北大美少女为某著名网络公司成功代言后,北京高校普遍刮起了一阵女大学生为企业商品做形象代言广告的旋风。本文主人公韦婷出生于华东某市一个普通的家庭,2001年考取了北京某著名高校。由于天生美貌,她很快被“星探”看中,从此踏入形形色色千奇百怪…

Read More
20 Mar
被“一切向钱看”点燃的地狱之火

被“一切向钱看”点燃的地狱之火

人们的心灵,却超越了物质、超越了眼见、超越了实利,回应着、呼唤着“天道”;在私欲、物欲的波涛中,无法充耳不闻良心中的责备。     文/施玮     在中国文化和社会中,“一切向前看”何时演变成了“一切向钱看”?这五个字中哪一个关键字轻轻拨动了一下方向盘?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突然有一天,我们在经济建设风驰电掣的“磁悬浮”中向外一看,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世界,…

Read More
19 Mar
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文/欢然     错位的婚姻观   曾经被《战争与和平》中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娜塔莎深深吸引,尤其是在那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安德烈无意中偷听到娜塔莎与女伴纯真的对话,于是他爱上娜塔莎。这个情节让我印象颇深,娜塔莎要是一直做这样一个少女该多好。可惜造化弄人,她经历了被欺哄、私奔、婚变的一系列波折,最后嫁给了皮埃尔,那个貌不惊人却善…

Read More
16 Mar
阳光下的稻田

阳光下的稻田

    文/霄无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不想偷懒片刻,早早就起来,简单梳洗。一杯葡萄糖开水,几块饼干,便是我的早餐。简单是一种美。生活中的一天又开始,我从中感受新鲜。 阳光透过我的手,健康肤色,虽然没有多少形容的词语,不过保持心灵的平和喜乐,是最重要的。少了一些忧虑的思想,人也倍感轻逸。 赶早的人,忙着上班的路。疲倦写在脸上,似是过早的遍布岁月的…

Read More
16 Mar
基督教对教育的影响

基督教对教育的影响

    文/绿蒂雅       耶稣不仅只在第一世纪医病、传道,他的教导和榜样,对整个教育理论和制度的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     早期的基督徒教育   早期的基督徒多是犹太人,犹太民族原有重视正规教育的悠久传统。耶稣又教训门徒和信徒:凡我所吩咐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参《马太福音》28:20)。早期基督徒对初进教会的…

Read More
15 Mar
一封迟了三十年的信

一封迟了三十年的信

30年来,我刻意要抹去父亲的存在,结果非但没有抹掉,反而在心灵深处刻下了深深的怨恨。     文/西南     夜里,骤然从梦中惊醒,时钟指着2:15。实在记不起我为何心口堵塞,咽喉干涩,眼角湿濡,只记得我在梦中叫了一声“爸爸”。这称呼,再普通不过,对我而言却是那样艰难沉重,艰难得如骨鲠于喉,沉重得似磐石压心。 我感到奇怪:多少年没有叫过他了。在这手术前的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