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Nov
大陆“新生代”作家散论

大陆“新生代”作家散论

      文/夏维东       从评论的角度而言,“新生代”作家是很难界定的一群。作家的年龄虽然普遍年轻(65年左右出生),但也有不少五十年代出生的,可谓“跨代作业”。作品风格五花八门,个性十足,很难将之归为某类文学(当然这并不重要),不像稍早些的“先锋派”作家们那样具有显著的文本实验性,更没有前辈知青作家作品里那种苍凉的呐喊和沉重的…

Read More
16 Nov
我参加了“守约者”大会

我参加了“守约者”大会

      文/陈逸生       今年5月,我参加了在洛杉矶运动场举办的“守约者”大会。这运动场是1986年奥运会的场地。而在今年5月2~3日却有4万4千位男士拥进这球场。我们的目的不是来看球赛,而是来学习圣经的教导,“如何成为一位敬虔的男人”。同一时间在底特律市的球场,有十万名男士,包括黑人、白人、墨西哥人及黄种人,通过卫星转播,我们…

Read More
16 Nov
只为男人——记美国“守约者”运动

只为男人——记美国“守约者”运动

      蔡越 采访       请看这样一个场面: 十几万名不同肤色、不同族裔的男士聚集在大型体育场内,向苍穹高举起右手,誓言一生都要荣耀上帝、忠于家庭、勇于负责……他们的祷告之声、赞美诗之声,响彻云霄。 这是今年5月2日至3日“守约者”协会在美国底特律市、洛杉矶市同时举办大型集会的情景。参与者的敬虔,场面的壮观,深深地震撼了无数人的…

Read More
16 Nov
“她”的故事

“她”的故事

      文/白玉       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她想拿掉这个孩子…… 她没有耀眼的学位,也没有丰硕的成果,没有响亮的称谓,更没有腰缠万贯的资产,甚至她连英文的二十几个字母都记不全。她作为一个陪读(其实什么也不会读)的家属,出国的第一年是很辛酸的。 她住过唐人街,平生第一次被众多蟑螂困扰得夜不关灯才敢入睡;她住过地下室,暗淡的光线使她…

Read More
16 Nov
爱是一支歌

爱是一支歌

      文/阿冉       爱是永远  有一支歌这样说。我还要说爱是神秘、爱是无解、爱是一切起点和终结。除了爱,我们还有什么,还能做什么! 可是…… 它甚至在人类出现之前就诞生了。当洪荒过去,大地上无处不是云幛雾罩,当生命依附着尘埃,漫无目的地云游。 天与地之间因为爱才有了一片澄明;昼与夜因为爱才有了金黄的分野,才有了太阳与月亮相互…

Read More
15 Nov
大卫的罪与罚

大卫的罪与罚

      文/许牧世       合神心意的君王   《使徒行传》第十三章写保罗在安提阿的会堂里给当地犹太人上了一堂历史课,其中论到大卫。他引用先知拿单在传达当年上帝为以色列民立王时说过的一句话:“我已经找到耶西的儿子大卫,他是合我心意,事事遵从我旨意的人。”大卫登上王位后,上帝又命拿单告诉他:“你在田野放羊,我把你召出来,立…

Read More
15 Nov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的求索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的求索

      文/周时安       我出生在上海。论及宗教,国内来的人可能都熟悉这样的教育:在中国近代史上,帝国主义列强入侵,带来了鸦片和宗教(这里尤指基督教);他们以鸦片来麻痹人的身体,而以宗教来麻痹人的灵魂,因此基督教又被称为人们的“精神鸦片”。 初通人事时,所谓的“阶级教育”灌输给我们许多基督教的“罪行”,譬如说有座教会办的“育婴堂…

Read More
15 Nov
不是偶然

不是偶然

      文/程 松       我一直认为,每个人信主的经历本身都可以说是一件“神迹”,因为太多看来完全不可能信主的人,都被那位又真又活的宇宙万物的真神寻见。就说我自己吧,以大陆年轻一代“知识分子”的背景,又是学自然科学的,今天能够信主得救,真的全是神的恩典。     模糊的理想   我出身于一个大陆知识…

Read More
15 Nov
一行脚印

一行脚印

      文/芳 子       人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确定,如何可以胜天?人的面目尚且瞬息全非,更何况命运? 小时候,常常听姥姥讲故事,故事虽然不同,结局却是一个:坏人身败名裂,好人昭雪鸣冤。一定有一个比好人坏人都强大有力的人,才能够制裁坏人、拯救好人,我想。 “他是谁?”我问。 “是天。”姥姥平平常常地告诉我。 原来如此!天,在我们头…

Read More
15 Nov
故乡的云

故乡的云

      文/李太原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归来吧,归来 哟,别再四处漂泊……”   年前,当我还在北京农业大学读研究生时,这首《故乡的云》正唱出我心中的惆怅和期盼。那时我开始面对人生,失望和创伤却不断地侵蚀我的豪情和心灵,我所有的正是那满怀疲惫与欲得安慰的盼望。我的家乡远在湖北,而且家乡也不能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