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2017/6/2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yongsheng.mp3   两个月前,在四月、五月份,我有一次回国的旅行。在这次旅行的前后,很巧,在我离开美国之前和回到美国之后,差不多相隔一个月,我在两个教会参加了两位姐妹的追思礼拜。第一个是我回国之前,在美国的田纳西州的孟菲…

Read More
29 Jun
 OC96编者的话

 OC96编者的话

进入八月,又一批年轻学子们带着各自的梦想,跨越碧蓝的海天,来到美国、欧洲求学。在现代中国人心中,西方几乎成了“自由”的代名词,而对其“自由”的认知却是模糊的、甚至偏误的。在当今“性自由”的风潮中,本期特别编辑了一组对“婚前守贞”与“婚后守诚”的探讨。 理性上《性自由的哀思》引发探讨与反思;实例中《失而复得的贞洁》让我们重新掂量《问世间,情是何物?》;幸知之对网婚的分析,让人看到当代婚恋观的畸变;而…

Read More
19 Jun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变得极没有安全感,不能独自出门。     文/艳阳     好友带着她的弟媳J到我家来玩,我热情地接待她们。中午,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好友过来告诉我,J今天从早晨出门到现在,一直觉得心里发慌。话音刚落,J就跟了过来,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我连忙让她坐,询问情况。这才知道,她几天前和丈夫吵了架,两人一直没和好,她在家里每天面对隔阂非常痛苦,想…

Read More
19 Jun
太阳照在南梁坡

太阳照在南梁坡

  文/晨牧   1   从王秀莲家出来,玫姐脸上的表情叫人捉摸不透。 下坡的路铺着碎石子,因为帆布鞋底很软,硌得我脚底疼。玫姐清清嗓子,像是有话要对我说,随即又沉默起来。她将滑落在后背的披肩拉到肩头,压住了搭在肩上的长发。披肩是清亮的蓝色,衬得她的肤色很白。因为走得近,我闻得见她身上飘出的香水味。玫姐身上的香水味冲散了留在我记忆里王秀莲家的味道。 王秀莲一家住在离火…

Read More
13 Jun
璀璨的新生命

璀璨的新生命

  拥有这种新人生观、新价值观,和新使命感的基督徒,他的人生,必然是越来越趋向丰盛、积极、充满活力。   文/庄祖鲲   每个人都会自问: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我的人生意义是什么?这是古往今来许多人都在探索的问题。对中国古圣先贤来说,人生最重要的可能是寻求一个“安身立命”的心灵归宿;古希腊哲学家则认为,“认识自我”是最高的智慧。那么基督徒的人生观呢?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

Read More
13 Jun
力上加力,恩上加恩──上班族在职场得胜的秘诀

力上加力,恩上加恩──上班族在职场得胜的秘诀

圣经究竟能不能作为我们在职场工作的准则呢?圣经真的能作为我们工作或做生意的指引吗?   文/李良达   职场的顺逆与成败,影响现代人生活与心情至巨。 当我在世界各地进行企业培训工作时,很多基督徒会问我:圣经究竟能不能作为我们在职场工作的准则呢? 平时在教会分享时,也总会有人问:圣经真的能作为我们工作或做生意的指引吗? 我的答案是:当然可以! 圣经不但是我们工作或经营事业的最佳指…

Read More
12 Jun
曾经,我在同性恋的阴影中徘徊

曾经,我在同性恋的阴影中徘徊

高中时,我开始对自己的性取向有些疑惑。   文/PB   从小,我就被妈妈当男娃来养,不娇惯,不打扮。小时候,我如果撒娇想要妈妈抱,她会很坚决地说:“好孩子,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还真是要感谢她那时候对我的严厉,才成就了如今自强不息的我。   性取向的困惑   上小学的时候,由于我的性格外向,又梳一头像男生的短发,常被叫做“假小子”。我和男生打成一片,正因为这样,直到…

Read More
12 Jun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文/米宝   我总是不知不觉想起她。记忆中,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显老,她让我叫她安姨。 那是在香港,我第一次去陈姑娘家,也第一次见到了安姨。在客厅里,她用报纸挡着自己,像小孩一样,露出半张脸,偷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举起报纸。晚上,我住在陈姑娘家中,她给我介绍了她的家人和客人——她家中接待了几位年长的姐妹,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陈姑娘给我们准备晚餐时,安姨陪伴我去超市购物。那…

Read More
10 Jun
人,诗意地工作

人,诗意地工作

  只要你点歌,乐队就献唱赞美诗歌。这是免费的。清脆、舒心的歌声,完完全全是赞美,而不是服务。   文/曼德   星期一综合症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人,诗意地栖居。”但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人的生存,毫无诗意,完全笼罩在劳碌和无意义当中。人成为赚钱的机器和工具,人的本质与他前面的那台计算机,没有任何区别。他工作的目的只是为了生存,是不得不为之的差事。工…

Read More
10 Jun
失声惊魂记

失声惊魂记

  文/珩子   即将来到的Grand Round(专题报告),一直是我最近一个月来祷告的重点之一,毕竟这是我三年住院医生期间唯一的一次。虽然我多次在专业学术会议上报告过研究结果,这次却仍不敢怠慢,把下班后空闲时间,大多用在了准备这个专题报告上。仔细推敲、修改了每一张幻灯片和讲稿(几年前博士论文答辩,都还未到这种程度)。 专题报告前一天,我原来的博士导师专程从外州赶来,准备为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