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l
吟诵上帝的歌者──悼念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吟诵上帝的歌者──悼念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作者╱玛歌       “当今,世人对自随己的内心世界──他的灵魂深处,他的心怀──常常不甚熟稔。他对自己在世的意义也不确定。他饱受困惑的侵袭,绝望感之而来。我以谦卑和坚定的意念恳求你──容许基督向世人说话。唯独他藏有生命的言语,永恒生命的言语。”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就职典礼讲道   教教宗若望保禄…

Read More
26 Jul
假如不能爱上星期一

假如不能爱上星期一

知道自己的定位与存在的意义,才能拥有工作与生活的热情。       文╱陈小小       温柔的同事   在被人服务与服务人之间,大多数的人都喜欢被人服务,少有人喜欢服务他人。 就拿罗曼史爱情小说来说,好男人除了才华出众、风度翩翩外,很重要的就是要温柔体贴。他会对女人百般珍惜,小心呵护,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掉了;举凡粗重…

Read More
26 Jul
基要真理问答(三) 什么是“因信称义”?──上帝是个老糊涂吗?竟然称罪人为义人?

基要真理问答(三) 什么是“因信称义”?──上帝是个老糊涂吗?竟然称罪人为义人?

神的义就是藉着这福音显明出来,本于信而归于信,正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罗马书》1:17;注1)       文╱骆鸿铭       问:根据基督教“因信称义”的教义,如果一个人犯下滔天大罪,只要信了,就一笔勾销;而如果一个人一辈子行善,但是到死也没有信耶稣,他也不得救。这公平吗?这样的教义怎能叫人接受呢?   答:…

Read More
16 Jul
由“瞎子摸象”想到的

由“瞎子摸象”想到的

        文╱王人义       很小的时候,就在小学的教课书里面,读过“瞎子摸象”的故事,针砭世人在认识事物时的片面和主观。用同样的方法来反省自己的信仰,咀嚼之后,口留余香。     “主观”与“客体”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基督徒是信仰的主体发动者,我们所信仰的物件是客体。然而,这个客体却…

Read More
16 Jul
奇异恩典——属于全世界的歌

奇异恩典——属于全世界的歌

        文╱周瑞芳       大约十年前,一位刚从上海来美的留学生,参加了我们的查经聚会。当我们开始唱诗歌〈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的时候,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般的兴奋,不停地说:“就是这首歌!”原来他在浙江金华老家,曾听过外婆与一群老太太们唱过这首诗歌。当时他对基督教没有任何认识,但这首歌的旋律却深深地…

Read More
16 Jul
为了忘却的记忆——解读王家卫影片《2046》

为了忘却的记忆——解读王家卫影片《2046》

失去记忆的王小姐就成了2046这趟神秘列车上的机器人服务员。她想笑的时候,笑容要在几个小时以后,才能在脸上显露出来;而当她想哭时,眼泪要到明天才会流下来。       文╱石衡潭       人的自我主要是靠记忆建立起来的,而记忆则由心灵倾力构造。现代人的一个困境是:一方面,他像一个没有心灵的机器人,很难形成刻骨铭心的记忆,很难建立独一无…

Read More
16 Jul
失而复得的友谊

失而复得的友谊

          文╱安妮         同门师姐   X是我的同门师姐,我们共同学着一门让人快乐的专业。我们对学习、对生活,都是非常认真的人。尽管我们的性格反差较大,她内向细致,我呢,大大咧咧、开朗活跃,我们还是很自然地成了好朋友。X出生在上海的郊区,爱好自然和植物,很纯朴,这是我很欣赏她的原…

Read More
16 Jul
升与降

升与降

        文╱春晖       我在美国求学的经历,在别人看来,也许是步步登高,可我自己觉得,分明是一落千丈。 本科毕业就直接来美国读研究生,不能说不顺利。可第一下打击,从一踏出飞机就开始了。身为北京人的我,从来没觉得语言是什么问题,时不时还能纠正一下别人不标准的普通话。可一来美国,我那结结巴巴,面红耳赤的英语,却让每一次…

Read More
10 Jul
礼物

礼物

        文/蓉逸       你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父母的生命便为你所牵。他们的心血充实你生命的每一个日子,他们的礼物也带给你温馨的记忆。 父亲因工作,经常要到外地。每次回来总是买礼物给你。如果去的是大城市,就总少不了女孩子时兴的衣物。淡紫色小圆点的尼龙袜,黑色丁字小皮鞋,两个下摆开小口的淡绿色小罩衣,还有桔红色晴纶大围…

Read More
10 Jul
不和生命的长流分离──从信仰视角看家庭

不和生命的长流分离──从信仰视角看家庭

秋天是想家的季节。只要人的感情尚未冷硬如铁,涓滴的亲情总会让我们低徊牵挂。       文╱杨天道       上一代知名作家子敏在散文名篇〈一间房的家〉里,记述年轻的夫妇在清贫生活中的恬然自足与深情依依。虽然仅有一间斗室,作者却在文末道出他们快乐的秘诀:“我们既然不和生命的长流分离,我们就已经满足。我们既然不能有一个像样的房子,就让我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