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May
承蒙天光的艺术

承蒙天光的艺术

        编者按: 北京宋庄,继圆明园画家村之后,成为海内外著名的艺术村,住着数百位来自全国各地及别国的艺术家,大多是以绘画、雕塑、装置、多媒体等前卫艺术为主。 其中有一群艺术家,他们在生命和艺术的追求中,遇见了生命之光、美之源──造物主上帝,他们的人生和艺术都起了巨大的改变。借着文字、借着画笔、借着歌声,从他们心中流出的是新生命的悔改、更新、释放、喜…

Read More
07 May
基要真理问答(十一)──为什么要去“教会”“作礼拜”?

基要真理问答(十一)──为什么要去“教会”“作礼拜”?

        文/骆鸿铭       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以弗所书》2:19-22)   问:我是个刚受洗的基督徒。耶稣说,我们只要用心…

Read More
07 May
倾心茶室:根子和哈比人的对话

倾心茶室:根子和哈比人的对话

        编者按:有一群普通的、身在海外的基督徒,在新浪网上开了个群体博客,名曰“哼小调的哈比人”(http://blog.sina.com.cn/u/1251756623,哈比人是托尔金小说《魔戒》中的人物)。一位慕道的、住在中国大陆的非基督徒,在他们的博客上留言,探寻信仰与人生,也倾诉困苦与愁烦。这群自比为“哈比人”的“小基督徒”,纷纷以爱心给他回…

Read More
06 May
喜鹊枕(上)

喜鹊枕(上)

          文/陈卫珍         一   “列车前进的方向是北京站,要在北京站下车的旅客,请准备下车”。地铁列车传来清脆的报站声,我阖上手里的书,塞进挎包里,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列车的速度慢下来,进站了。准备下车的人们,纷纷挤到了车门口。我伸了伸懒腰,往座位上靠了靠,真有…

Read More
06 May
传教运动与传教士都应该姓“帝”吗?──漫谈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研究与评价

传教运动与传教士都应该姓“帝”吗?──漫谈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研究与评价

        文/杉宁         喜耶?悲耶?   从五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初这30多年间,中国大陆对西方传教运动和来华传教士的研究与评价,基本上只有一个声音,即“传教运动是帝国主义侵华活动中的一部分”,“是帝国主义侵略的工具”。因此,西方传教士们就都成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急先锋”,他们的成份是“帝国…

Read More
06 May
四本福音书──从约尔丹斯.雅各布的画作《四位福音书作者》谈起

四本福音书──从约尔丹斯.雅各布的画作《四位福音书作者》谈起

Jacob Jordaens: Four Evangelist       文/高伟川       画面上是四位福音书的作者,正在沉思旧约圣经中的真理。当他们潜心思想摆放在桌上的旧约圣经时,约尔丹斯(Jacob Jordaens)透过面部表情的细腻刻划,让我们看到他们的内心世界。半身的人物主控着画面的空间,几乎盖去了红天鹅绒帷幕的背景,以…

Read More
06 May
盗版世界中的真

盗版世界中的真

在满目盗版的世界中,上帝的心意让我们生活透明,行走正直。       文/杨天道       遭遇盗版   某日在连锁超市的图书区遇到大批货品半价倾售,欣然解囊后窃喜了良久。可回家略读几页便发现了蹊跷:有些地方明明是“2月”却印成“z月”,N8A看来应作NBA,HP3其实是MP3才对。我恍然大悟,这书原来是精致的……盗版。 想起…

Read More
06 May
生命的碰撞

生命的碰撞

  编者按:作者在南非的这段经历,不仅改变了他们自己的生命,他们在大陆不少地方做的见证,也引起强烈反响,已有数十人因而决志、信主。       文/李立成、王敏、李钟诚         母亲篇     2005年2月27日,在常人看来再平常不过了,但对我和我的家人,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也是改变我…

Read More
24 Apr
倾心茶室|宇宙中的力量就是神吗?

倾心茶室|宇宙中的力量就是神吗?

      读者来信:我相信宇宙中有很多力量,有很多神。基督教的神可能只是其中一个有力量的神而已。     新民答:首先,我们需要存疑,力量是否足够定义神。听惯了星球大战电影祝福名句“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的后现代人,似乎很容易把人格化的神给物化成一种能力或力量。姑且假定神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那么我们凭什么相信宇宙有很…

Read More
24 Apr
喜鹊枕(中)

喜鹊枕(中)

上篇说到刘娟和丈夫经过十年婚姻,已从佳偶成了怨偶,想与丈夫和好的努力却换来满腹委屈。于是,她拨通了一个偶然见过的男人的电话,只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       文/陈卫珍       四   以后每天我都会收到他的短信,一看到他的短信,心里就有甜丝丝的感觉!我知道,有一种东西──我很久没有享受到,但又梦幻般萦绕在心灵的东西,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