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Nov
千里传爱意

千里传爱意

      文/李臻怡       小时候受了《传雷家书》的影响,父亲又是好写信的,等我一上大学,鸿雁就不断来往于苏沪之间。因为全家都是学文科的,拿起纸和笔来是那么自然,所以也没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我研究生毕业时,父亲已装订了七大本我的信,我也装了七大本父母的信,都标明了日期和先后次序,四百多封信在苏州家里又碰在一起,父亲欣然为其题…

Read More
16 Nov
父亲的眼泪

父亲的眼泪

      文/刘乂兮       “他离家还远,父亲望见了他,就充满爱怜,奔向前去,紧抱着他,不停地亲吻”(《路加》15:20) 我见过很多人流泪,但有一位父亲的眼泪最令我难忘! 在一次聚会中,有位弟兄,平常在球场上是位猛将,在轮到他分享时,他提到自己六岁的男孩,顽皮捣蛋。他为难以驯服的儿子心急;为自己整天工作,繁忙在外,没法拨出时间多…

Read More
16 Nov
一张处理过的照片

一张处理过的照片

      文/白冰       每次坐在教会的敬拜堂中,眼望着绚烂的彩色玻璃,耳边是悠扬的赞美诗,我的心中便会一遍又一遍地默诵着圣经上的一句话:“义人的家必站立得住。” 那是1991年的事了。那年,上海有好几万女工下岗,我也未能幸免。后来经人介绍,我到一家私人公司当办事员。待遇倒不错,只是经理总打我主意,要我陪他应酬客户,甚至还要我陪他…

Read More
16 Nov
人间苦难问题——约伯记给我们的启示

人间苦难问题——约伯记给我们的启示

      文/许牧世       (一)义人的苦难问题   人间为什么会有苦难?义人为什么也蒙受灾难?这是自有人类以来就存在的古老问题。历代多少思想家、哲学家、宗教家试图解答这个问题,但都不能获得完满的结论。 苦难并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它牵涉到上帝的统治。上帝既然是爱,他掌管的世界为什么会有苦难?苦难跟罪恶有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Read More
16 Nov
一个“高级科学家”的痛苦

一个“高级科学家”的痛苦

      文/陆明       我是在中国南方一个小城市长大的。从小就是学习上的尖子。文化大革命打乱了正当的“学而优则仕”的道路。碰到了停课闹革命,参加了“红小兵战斗兵团”,目睹了校长被关进“牛棚”,班上的老师被抄家、游街,后来自杀身亡。接踵而来的形形色色的大字报、武斗、政治运动,使我从文革开始时激动的心情转为了对社会的强烈反感。就在那…

Read More
16 Nov
历尽劫波母子情

历尽劫波母子情

      秋旅口述 钱致渝整理       坎坷一生苦难重   我的父母一生坎坷,受尽苦难。抗日战争时,颠沛流离,大年夜,没钱吃饭,妈妈搂着我们三个孩子痛哭;三年内战,满目疮痍,度日维艰;1953年,我考上清华大学的汽车专业,父母甚感欣慰。然而一到了1957年春天“整风”运动,父母亲双双被打为右派,成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急先锋…

Read More
16 Nov
三张画像

三张画像

      文/王裕       不信主的人各有各的理由,但坚实信主的人都必定经历过深深滋润他心灵的恩典或撼动他心灵的见证。     玻璃板下的画像   我第一次见耶稣像,几如偷尝禁果。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知识份子家庭,全家成员均执过教鞭。如同其他普通人家一样,经历多场政治运动后,放眼四壁已无所谓“封、资、修的…

Read More
16 Nov
我不是理想主义者? 

我不是理想主义者? 

    文/陈韵琳       有时候,时代会提供某种契机,来验证人心潜藏的理想性格。但更多时候我们面对大挑战,是当时代未曾给予契机时,让自己证明出自己的理想性格。 几年前元旦期间,我在日本遇到三位从大陆出来的留学生,跟他们一道儿吃了顿午餐。 他们三个,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打北京、广州来的那两位,整顿饭都吃得面带愁容,因为再一个月就要考试了。…

Read More
16 Nov
心灵的流向——对谈基督信仰与中国未来

心灵的流向——对谈基督信仰与中国未来

      文/远志明 苏文峰       苏文峰(以下简称苏):1993年9月,我到英国探访本刊读者、作者时,应邀在一个研讨会中主讲《宗教与中国现实》。这个挺“现实”的题目,令我联想到你最近在校园出版社出版的《信仰对话录》书中,也有几位学者提出:基督教信仰只是一种“信仰的真实”,是一种形而上的心理寄托和乌托邦式的理想,对个人心灵的净化可…

Read More
16 Nov
金剑难沉埋

金剑难沉埋

      文/张庆安       记得二十几年前,台湾作家罗兰女士写了篇《金剑已沉埋》,叙述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英国爱德华公爵的故事。当时我正好在拿到博士学位后,年年换地方做事,找不到一份正式工作。看了该文,触动心事,深有金剑已沉埋,壮志蒿莱之感,自料真会从此郁郁一生。 也是从那时起,开始在教会参加查经。其后的二十几年中,一直在查经班和教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