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Sep
当夜里又凄楚

当夜里又凄楚

  如果我把自己生命的主权交给神,那么这梦想或愿望与神的旨意不一致时,我可怎么办?       文/曹小平       1998年夏末,我以学生身份来到温哥华,次年年底基本完成商业管理(BMS)的学习,并向加拿大移民局递交了技术移民申请。这以后我一面等待消息,一面找工作(因为我所学的课程允许学生合法实习八个月)。然而几个月过去了…

Read More
19 Sep
父亲,请握我手

父亲,请握我手

  刚过了大约十秒钟,我父亲同样地又握了一次我的手。我的眼泪差点儿就下来了。       文/叶 蝉       不知为不知   我的太太与儿子大约是在七年前开始去教会并很快信了主的, 我则经历了七年漫长的思想争斗才走上了信主的道路。所以连我自己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也不禁要问是什么使我信了主的呢?或许问题也可以这样问:为…

Read More
19 Sep
打倒基督教

打倒基督教

  打倒基督教?是的,不管这句口号是以明确的形式,还是改头换面后出现,它都一直挟带着基督徒的血泪,回响在历史的走廊里。       文/何天择       基督教,倒了吗?   对基督教的迫害,始于“教主”耶稣基督的出生。二千年前基督降生在犹太的伯利恒城,那时的掌权者希律王闻讯,便要扼杀基督于襁褓中。因养父约瑟及时带着…

Read More
19 Sep
另一种链接

另一种链接

  并不是《海外校园》使我信主的,但她却是真正地起到了“链接”“牵引”的作用。       文/王玉峰       大约三年前,一位同事闲聊中给了我一个网址,说那里有许多中文报刊杂志的链接。当时,我已有很久不看中文杂志了,因为对当时的中国文坛很失望。那天,我抽空上了那网址,猛见到满屏幕写满了中文字,心跳不禁加快:啊,久违了!毕竟…

Read More
19 Sep
食言

食言

  耶稣的话是那样的有力量,给了我巨大的安慰。我心情立即就平静了下来。我多日的烦燥似乎被耶稣的话一扫而去。       文/光 子       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来美国前,我从未对宗教产生兴趣或者步入过教堂。尽管我从未真正认识过基督徒,但我坚信只有软弱的人才会进教堂。 我是于1992年9月来到美国的。我到美国的第二…

Read More
19 Sep
生命的光

生命的光

  丈夫与我也曾遇到工作上的困难,或不讲理之人。在动怒或开口前,我们会喊“救命”。       文/娃 柔       多年前,外子由台负笈美东念研究院,毕业后在一家纺织公司任职。他原来计划在五十岁时,提早退休,去全心事主,却在三十岁时蒙神呼召,辞去工作,成为传道人。 外子做事认真负责,打工时被选为模范工人。他做事诚实,就如,一…

Read More
19 Sep
雷雨之后

雷雨之后

  那种隐隐觉得蓝斯好像哪里不对劲的心痛从未停止过。之后,我对蓝斯的怀疑与日俱增。       玛莉安.哈斯丁 著/吴蔓玲 摘译       若顺着自己的感情,我实在不愿意写下这段往事,不愿意再重温那份我想忘却的哀伤愁苦。然而,神激励我写下来。我所经历的苦痛也许与你的不尽相同,我也不见得能够完全了解你的感受,但是,神能。他清楚知…

Read More
19 Sep
世界观的交锋

世界观的交锋

  我和一位由芬兰来的女研究员,坐在午夜街旁的石凳上,冷眼看我们的宝贝同事们──这群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医生、博士、教授们,烂醉地躺在街中央,又唱、又吐、又骂地发泄那压抑了一年,因工作、研究经费、升等、外遇、婚变,所淤积的痛苦、怨恨。       文/陈庆真       面粉卡片教   幼时家居台北近郊。对门有所小教堂,常…

Read More
19 Sep
黑暗的纱线

黑暗的纱线

  那段时间我常常觉得很不幸。奶奶病倒是不幸,我因此不能实现我的美国计划也是不幸。       文/黄 因       没有实验证明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耶稣的故事,因为我的祖母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祖母带着我和弟妹在饭前祈祷,给我们讲耶稣的故事。但我那时太小,不大明白。因为政府对基督教采取批判和压制的态度,我的父母…

Read More
18 Sep
监狱中的巨人

监狱中的巨人

取“明道”意谓“明证真道”。       文/渔夫       公元1920年11月21日,时任教师的王永盛认罪悔改,改名王明道。     罪担脱落   1920年,王明道(永盛)在河北省保定的西关长老会福音园的烈士田学校教书。11月21日晚间,王明道与新来的一位同事谈话。上帝藉此谈话开启了王明道的心眼,使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