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Sep
话说“浪子回头”

话说“浪子回头”

        文/张玫珊       十五岁的儿子颇踌躇满志,既乐观又得意地对爸爸说:“等我以后有了儿子,他长到我这个年龄时,所知道的事情一定比我现在知道得多。因为我现在知道的许多东西,爸爸十五岁的时候还不知道。” 爸爸这两天刚看了卢云(Henri Nouwen)的《浪子回头──一个归家的故事》,似乎颇有感触,提起此书的引子─…

Read More
19 Sep
相约星期二

相约星期二

        文/王兰馨       我知道将有一个白日的昏暗终结,太阳会向我最后一次告别。 --- 泰戈尔《采果集》      最后一课   米奇(Mitch Albom)是一个成名的体育新闻记者,每天为追逐体育名人的新闻而忙得不可开交。他上节目、写专栏,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可谓名利双收。也因为…

Read More
19 Sep
儿女情长忧在心

儿女情长忧在心

  我太太和小女儿来美仅四天,便含泪离家。       文/马锦湖       我是1991年12月从大陆移民来到美国的,现定居巴尔的摩市。在大陆时,是化工企业的党委办公室主任,捧惯“铁饭碗”,过惯“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懒散生活。当我年过半百移民来到美国后,被新的“五子登科”(瞎子、聋子、哑子、瘸子、和傻子)困扰不…

Read More
19 Sep
我不理解旧约中的上帝

我不理解旧约中的上帝

        文/编辑部       问:去年十二月号(第50期)海外校园杂志32至42页,刊登了《我不理解如此的上帝》一文及三篇回答的文章。阅读之后,我仍然对旧约中所记载的上帝不能理解。在旧约中,上帝明显偏爱以色列人,却又严打重罚,甚至不惜令之亡国被掳。这位上帝,与新约中那位饶恕拯救的上帝截然不同。我不禁怀疑:旧约中的上帝可…

Read More
19 Sep
人与人,不烦人

人与人,不烦人

  “有现成的饭菜给你吃,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你没有谢谢我无所谓,却还要直统统地挑毛病,真让人受不了。”       文/晓 草       我经常听到人说:“唉,人际关系实在烦人。”可不是吗?我们每一天从早到晚,从里到外,尽心尽力扮演自己的角色,希望能被人接纳和喜欢。多少的失望与无奈,只因为我们无法满足每一个人的愿…

Read More
19 Sep
费姨

费姨

  在费姨已经知道自己没有获救希望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大喊大叫,似乎没有一点绝望的神情。       文/江 舟     (一)   每次回到我小时候住过的弄堂,我都会想起费姨。透过人世间的纷繁喧嚣,费姨在我的心灵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每一次仔细地体验和回味,都让我感觉到一种深深的震撼。 费姨不是我的亲姨,她是我家的邻居,年龄比母亲…

Read More
19 Sep
世界观的交锋

世界观的交锋

  我和一位由芬兰来的女研究员,坐在午夜街旁的石凳上,冷眼看我们的宝贝同事们──这群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医生、博士、教授们,烂醉地躺在街中央,又唱、又吐、又骂地发泄那压抑了一年,因工作、研究经费、升等、外遇、婚变,所淤积的痛苦、怨恨。       文/陈庆真       面粉卡片教   幼时家居台北近郊。对门有所小教堂,常…

Read More
19 Sep
生之盼望

生之盼望

  直到有一天,他再也不能忍受疼痛。他绝望地对妻子说:我受不了了,让他们给我打麻药吧!       文/张晨歌       在参加了他的追思礼拜之后,当年那个男孩的身影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白皙的皮肤,目光深邃而冷漠。 那一年,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去大峡谷旅行。途中,他总是静静地眺望着车窗外。下了车就不声不响地支搭帐篷,…

Read More
19 Sep
玉指环(上)

玉指环(上)

  我停下脚步,回眸一笑,淡淡的无奈,淡淡的媚。       文/季 芳     一   在我左手的中指上,戴着一只玉指环。这是我满十八岁的时候,母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那时我正在广播学院读二年级。 “红豆,你知道它的来历,千万别把它弄丢了!”母亲再三叮咛。 从望见它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惊艳并且深深地爱上了它。它美得仿佛根本不属于这…

Read More
19 Sep
放下面子回家去

放下面子回家去

        文/孙献恩       死要面子活受罪   1994年来美国以后,我的耳朵全被道听途说的“基督徒的丑陋”所充满:第一,基督徒们去教会是为了认识人、找对自己有用的人。第二,许多基督徒都是在日子不好过时,去教会寻求解脱,等难处过去后,就再不去教会了。第三,许多去教会的人,还不如不信主的人有爱心。 那时我周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