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与悟(外两首)

 

 

文/康晓蓉

 

迷与悟

 

谁不曾以为我

理所当然就是我

于是,那么自然地

风过牧野──

 

血气随之浪荡

青春,革命,无休的情欲

骄傲地种在石矿场

超市里琳琅的主义

在夏天盛极一时

 

幻想秋日的葡萄

醉得像酒

我咆哮,我跌倒

不断跌倒的脚踵,把忧伤

扬得比波涛更高

 

直到那时,那地

深渊在深渊里回应

尸骨在尸骨间呻吟

而你在沙漠开江河

才知道,我是你的被造

从母胎之初,你就是我的神

 

 

在一切的事物中发现你

 

第一声啼哭就开始的寻求

在我的里面切切地寻求

如小鹿,切慕着溪水

却在海市蜃楼后加倍的干渴

 

暗夜枯荷成冰

我悲怆地伸出伤残的手

终于深入──

望了很久的海水

墙应声而倒,

无有声息

 

蝴蝶的欢欣啊,鱼的安乐

在真理中歌唱有了另一种气息

一无所有又无所不有的

自由的气息──恩典胜过意志

像大氅披身,像风来自海洋

 

那么自然地,我在你的里面眷恋着你

在一切的事物中发现了你

你是我每天睁开的眼睛和通畅的呼吸

你是我煮饭的锅,遮体的衣

是我行走的信赖,谋生的手艺

失去你,我就失去意义

没有你,我就没有回家的路

 

怎能不亲切地呼你:我的主

因靠着你──

我对沉寂的大地说:流动

对迅疾的飞鸟和湍流说:我在

对朝霞和正在开放的花蕊说:我爱

 

谁在阴影中拨动琴弦

谁的眼泪夺眶而出

光咬住陌生与苍白,乡村与城市

成长凝聚的盾牌,本质铸成的空间

明镜将流逝着的美,从容地

重新汲回在我的脸庞

 

 

四月的歌

 

四月,

软的花,软的水

软软的心事明明灭灭

如花似水

 

花,一个开放的词语

动作随之开放、随之折落

──落落放放的身躯

折折迭迭历史的麻衣

 

心与无数的心,何以堪

何以再起舞蹈,婆娑复婆娑

四月,云水间瘫软

 

软的风,捕着风

虚空着虚空,死我于水穷

直到圣灵作工,才

不得不更改:夏

不再是夏朝的夏,而是夏花的夏

 

悄然更新的风,还是捕着风

捕着蓬乱的白发与黑发

但我终于知道,每一次

追捕,都有神的心意

 

终于在四月里

柔软并安详地等待

 

等待流动的大地将我和人类

运送到夏的天空,鼓帆而歌

蓬勃出那个芦苇压伤

却不灭绝的生命之词:爱

 

 

作者现居中国成都,从事文化传媒工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