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文/王其红

 

40岁生日这一天,恰逢星期六,难得可以赖床。但起床后,情绪格外的沮丧。加州的阳光,从后院洒进屋里,也照亮不了心里的阴影。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这些天,我却比任何时候更困惑。我对进入人生的后半生焦灼不安。我惧怕自己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已经远去。“如果能年轻十岁就好了。”我想。

心理学家通过调查研究发现,普通人一生的幸福曲线呈U形,意思是年轻时幸福感高,然后走下坡路,35到45岁走向低谷,然后慢慢地上升——

星期六的早上,我眼盯着那条幸福曲线,不断地在上面寻找自己的点,思忖着我是在继续下跌呢,还是已经糟糕到底?

早上十点左右,妻子觉察到我在“生日快乐”的日子并不愉快。

“怎么哪?”她问。

“我有中年危机感,心情不好。”我回答。

“你需要心理辅导的帮助,我给你安排预约吧。”

“不,不,我没有那么糟糕,我不需要看心理医生。”

“不是心理医生,是我们教会一位年长的弟兄。这位老弟兄每个星期天的早上,都在教堂门口,和每一位进来的教友握手、问安。我们称他幸福先生。也许他能帮助你。”

星期天早上,我随妻子和女儿去了教会。牧师讲道完毕后,妻子向我介绍那位老弟兄。简短的寒暄之后,我就直入主题:我年届40,满心疑惑……

看着年长的他,我更想到:我如果到了他的年纪,会如何回首自己的人生?于是我禁不住问他:“你一生中什么时候,是你最美好的时刻?”

“年轻人,你问了我一个非常哲理的问题,就让我哲理地回答你吧。

“上个世纪20年代,我出生在战乱的大陆。我父母让我有饭吃,有衣穿,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七岁时我上学读书,一个全新的世界向我敞开大门,让我知道外面的奇妙,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大三时与我妻子一见钟情,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大学毕业后,我在上海一家银行工作。当我拿到自己的第一份薪水时,我知道我自立了,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1949年,当我们被迫离开上海,我和妻子在开往美国的轮船上相拥而泣,庆幸我们没有分离,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我在旧金山从餐馆做起,一直到我自己开第一家餐馆,然后开了几家连锁店,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当我身为人父,看着孩子们慢慢长大,并且有了他们自己的家,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如今我八十有二,身体无大病,周围有很多朋友和弟兄姐妹。我满心感谢。我和我妻子结婚59年仍相亲相爱,这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年轻人,现在是否是你一生最美好的时刻,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而你有自由意志做这个决定。”

与他谈完话走出教堂门,正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天空显得特别的深邃,特别的蓝。我左手挽着妻子,右手拉着女儿,向停车场走去。“我想补补昨天的生日饭,你们愿意去哪儿吃?”女儿回答得快:“麦当劳,儿童快乐餐。”

 

作者出生于湖北省,现在加州一金融公司工作,幸福中国研究会创办人。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