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草原看天空看牛羊

 

 

文/林鹿

 

 

在城市房屋逼仄的缝隙间,夹挤得心似乎都变得僵硬了。关了手机计算机,放下工作,去草原吧──

一路上,宽阔舒缓的黄绿草场,间或一顶黑色帐篷,彪悍的康巴汉子在马上挥着手,刷新我的表情。

左边看去是羊群牛群,右边看去还是羊群牛群,远处的黑点点是牦牛群,白点点是绵羊群。过路的羊群牛群,跨越公路时并不匆匆。见到汽车也不慌张,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从容地做着每天都做的事。白天大草原是餐桌,夜晚大草原就是床铺。

当我们和牠们相遇时,牠们不看我们。是我们在看牠们。

我们能看见什么呢?牦牛呀绵羊呀骏马呀都在吃着草,一直在吃草,总是在吃草,温驯地低着头,关注的只是草。我不禁羡慕起这单纯中的智慧,望着牛群羊群安然自若地,顺服并享受着创造主的安排,思绪回到了人类的起初,我们离开起初的次序已经走了多远?所谓的原始美就是本然之美,万物按照它们本然的样子存在时,就美,就安然了。

鹧鸪山低矮的山谷底边,如上翘的弯唇,笑盛着蓝天白云。天的巨臂拥抱我,灵魂飘浮在云海之间。

一会儿躺在谷底坡上,一会儿躺在花湖的木栅桥上,天永远在上,仰望是心灵永恒的姿势。

仰望时,灵魂就得到喂养。吃着云,爱着云,享受着云的缠绵,久久地痴望着光的冠冕。狭窄、琐碎、阴幽的记忆便被替换掉;计算人恶的小账了结了;纠缠、捆绑我的烦恼不见了踪影;下坠的思绪改变了轨迹,开始向上飞升……

高天俯就着矮小的我,一伸手,我几乎触摸到飘浮的大朵白云。我离天如此近,回应天的纯净,心就清爽了;回应地的广阔,心就舒展了。我来高原就是为看天空,看天空下的牛群羊群。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