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命”与“科学”

 

 

文/陈国哲

 

 

对于主宰人生的因素,比如是贫困潦倒呢,还是荣华富贵,中国民间认为,是取决于:一、“命”,二、“运”,三、“风水”,四、“功德”,五、“读书”。

这倒是不失为面面俱到的说法:既鼓励人行善(功德)、发奋(读书);对于非人力所能主宰的因素“命”与“运”,也有所涵盖;至于“风水”,则可解释为“环境”。

对于“非人力所能主宰的因素”,人类总会创造出各式各样的“模式”加以解释,甚至据以“预测”。于是,形成了诸如科学上的气象学,玄学上的相命学,佛学上的六道轮回等。

这些模式,貌似有共同点,实际上却是风马牛不相干的。

 

 

是统计出来的?

 

相命行业中,以“养小鬼”来相命的,从不与“科学”攀关系;但以“手相”、“面相”、“摸骨”乃至“紫微斗数”等来相命的,却常自称是“统计”出来的,是“科学”的。

要“统计”,首先得选定统计的“参数”,比如以手掌的“纹路”为“手相”的“参数”,然后尽可能多比较“纹路”类似者的命运,或命运类似者的“纹路”,从而形成“手相学”。

总言之,“统计”的两大要素,就是“参数”和“数量”。要兼顾这两者,“参数”的选择有三个要点:

第一:不能太没有变化。比方说,如果以单眼皮和双眼皮做为“参数”,则会因为所有的人不是单眼皮就是双眼皮,完全无法反应真实人生的多样化。但也不能太有变化,比方说以“指纹”做为“参数”,则会因为所有人的指纹都不一样,而无法“归类”,无法建立藉以“预测”的“模式”。

第二:“参数”的取得,越容易越好,以便有足够的“统计”上的“数量”。如果以这一条来检验“手相”、“面相”和“摸骨”这三种相命术,“面相”在“参数”的取得上,比“手相”和“摸骨”容易,在“统计”的“数量”上占优势。所以理论上,“面相”的准确度应较高。

问题是,今日的相命大师奉为圭臬的经籍,作者大概都是百千年前的古人。当时交通不发达、信息不流通,他们终其一生能取样几何?这样的“统计”,能有多少的参考价值?

第三:因果的关联性愈密切愈好。“因(参数)”与“果(欲推测的)”,关联性愈密切愈好。以“风水”为例,“阳宅”与“阴宅”,是“风水学”的两大“参数”。“阳宅”指活人的居家或工作环境,“阴宅”指去世亲人埋葬地点。很显然的,对于活人这个“果”,“阳宅”比“阴宅”更有影响力。

其实,如果只是“纯统计”,即使有相当的准确度,也算不上是“科学”。比如医界很早就已“统计”出绿茶有益健康,但直到分析出绿茶的某种成份在人体内对健康产生了何种有益的作用,以及如何产生,如此这般才完成了在“科学”上的注册。所以,除非能厘定手掌的“纹路”、眉毛的“粗细”等影响“命运”的“作用过程”,否则“相命学”终难登“科学”的殿堂。

 

 

矛盾导致窘境

 

现在在相命界地位最崇高、理论最深奥的“紫微斗数”,和上述手相用纹路、面相用脸部特征等“单一”参数的相命术不同。“紫微斗数”表面上虽然也是“单一”参数──“生辰八字”,但因为和“黄道十二宫”挂钩,以致实际上是“双重”参数。

以“生辰八字”做为参数,本身就有不少问题。首先碰到的,就是“时差”。“生辰八字”完全相同,但分别出生在西安和洛杉矶的两个人,出生的时间其实有十几个钟头的差距。“紫微斗数”大师在推算时,有没有把“出生地”的因素考虑进去?

更进一步,以北半球的洛杉矶和南半球的圣保罗为例,洛杉矶在“夏时制”时和圣保罗相差四个钟头,在非夏时制则又不同。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吗?

还有,为了使用相书上的“黄道吉日”、“黄道十二宫”、“二十四节气”等, “紫微斗数”大师们总是要求问卜者提供阴历的“生辰八字”。如果对方提供的是阳历的,大师们还得费神先转换成阴历,然后才和“黄道十二宫”去对应推演。

这实在是莫名其妙!因为,“黄道历”是“阳历”!而“二十四节气”,根本就是根据“阳历”订的!

我们知道,阴历每隔一段时日就会有“闰”,以便回到“黄道”上的正确位置。而“黄道”,即是地心绕太阳的“轨道”。地心在“黄道”上的位置,正是阳历之所依据。

每年阳历6月21(或22)日,和12月22(或23)日,分别是一年中地球的北、南半球和太阳的直线距离最短的两天。相书所用的阴历历法上,也称其为“夏至日”与“冬至日”。黄历上的二十四节气,即是将这两特殊日子间隔等分(约15日)得来。如果某人生于某年的阳历6月21日,相命师相命时,得先换算成阴历,然后对照该年的黄历,才得出那位先生是在“夏至日”出生的,结果是绕了多大的圈子!

以上这些都还是技术层面上的,“紫微斗数”把“生辰八字”和“黄道十二宫”挂钩,更使自己无可避免地陷于矛盾的境地。

地球一面绕着地轴自转,一面又绕着太阳公转;同时太阳带着整个太阳系绕着银河系转,而整个宇宙又不停地膨胀。这使得每年的同月同日同时且同一地点,所对应的“黄道十二宫”的位置,实际上都不相同。而“紫微斗数”根据“天干、地支”运算,“生辰八字”每60年却会重复一次。60年前与60年后所对应的“黄道十二宫”不同,怎么可能会主相同的命宫?

总之,因为采用“双重”参数,既根据“生辰八字”同时又根据“黄道十二宫”,“紫微斗数”无可避免地会出现种种窘局,例如命批出一个人“既是长寿又是短命”、“既是贫困潦倒又荣华富贵”、“既是一生顺遂又是一生坎坷”等等!

还有,两三千年物换星移,因蛇夫座的加入,“黄道十二宫”早已成为“黄道十三宫”了。试问,难道蛇夫座不影响磁场吗?“紫微斗数”大师们的星盘可有蛇夫座?它和原来的“十二宫”如何互动?这互动的规则是谁订的?怎么订的?

 

 

“心理学”的外套

 

“性格造成命运”,这句话是很有说服力。于是,除了“统计学”的外套外,“相命界”还有加穿“心理学”袍子的。这就有了“手纹、面相反应性格”,或“黄道十二宫影响性格,而性格造成命运”的理论。

既然如此,何必绕道十万八千里去“黄道十二宫”,然后再绕回来?何不直接就教于“心理分析”、“性向测验”……?

总之,把“相命”与“科学”挂钩,实在是非常勉强的!

对于浩瀚又浩瀚的宇宙,爱因斯坦说,上帝不掷骰子。这告诉我们:宇宙万物不是“随机”的,而是有秩序、有规律的。人自然也不是随机的,而是上帝创造的,人的一生是掌握在上帝手中的。我们当尽我们的本分,勤奋、爱人、荣神,其它的一切,就交托给上帝吧!

 

 

作者为英国牛津大学工程科学博士,现已退休,居于加州。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