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使

 

 

文╱夏盈

 

James是我的大儿子,也是一个患有唐氏症的孩子。他曾经是我心中最深的痛。然而,他却带给了我们许多欢乐与祝福。

我和我先生,都生长在非常平凡的家庭里。既不是名门贵族之后,也不是富豪商贾之子。不过,在我婆婆眼里,却认为自家家世显赫,一门英烈。她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家族里出了6个台大毕业的。对于自己那政大毕业的哥哥,及交大毕业的儿子(也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先生),则深感惋惜。

她今年己经60岁了,仍然对建中、北一女、台大等名校如数家珍。她最喜欢以学校将人贴标签,只要列于名校标签之外的,都属于次等人。我还记得,她第一次听到我毕业于某私立高中,及某私立大学时,那瞠目结舌的神情,彷佛不敢相信她向来避而远之的“化外之民”,如今竟要来玷污她最引以为荣的家族荣耀。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对我一直存有很深的芥蒂,并且总是找机会用言语令我难受。因此,我和她的关系,一直都处于非常恶劣的状态。

给了我这样难处的婆婆后,神又给了我一个唐氏症的儿子。我曾经对着天嘶吼,问他为何将所有的困难,全加诸我一个人身上?然而,神却不发一语。

那天,婆婆又在家里呼天抢地、为没听到儿子对她表达感谢而大发雷霆时,一旁吓坏的James,就依偎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放声大哭。看着一老一小此起彼落,最后相拥而泣,我突然发现,神给我的答案就在眼前。

我婆婆向来不讨人喜欢,不仅朋友屈指可数,就连买东西,都会引来售货员的冷言冷语。这当然也是由于她对别人分门别类的习惯,导致了颐指气使的态度所致。而在这个世上,又有谁比唐氏症的孩子更不会排挤人?犹记James刚出生时,我婆婆对我说,她不会喜欢不漂亮和不聪明的小孩。但现在James四岁了,他却不用任何取巧,让奶奶喜欢上了他。原因无它,就是一个“爱”字。

James是一个没有任何伤害性和攻击性的孩子。而且他爱周遭所有的人,包括别人眼中看来不可爱的奶奶。也许是因为他不敏锐的感觉神经,当奶奶习惯性地生气时,他总是察觉不出家里的紧张气氛,反而总在那时献上他温柔的拥抱和亲吻。结果是剎时间缓和了负面情绪,导引出正面的效应。

然而,当奶奶歇斯底里地大哭时,James却比任何人都反应强烈。他总是害怕地依偎在旁,跟着流泪。我婆婆因此觉得,James是她世上唯一的知己。我想这都是因为唐氏症的孩子喜欢和平与欢笑,不乐见争执和悲伤的缘故。

我常常觉得,“唐宝宝”是上帝为缓和世上的暴戾之气,而派来的天使。尤其在我们这样的家庭,James岂不更是上帝给的祝福?

虽然我们也像所有特殊儿童的父母一样,对孩子的未来忧心不已,但从James出生前检查出有唐氏症,到现在4岁半,这5年来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经历神,我们的信心也一点一滴地建立起来。

人生的道路难免有崎岖难阻,但何其幸运地,我们有神,因此也有了盼望──像我这样千疮百孔的人,神尚且看顾,更何况那些纯洁无暇的“唐宝宝”!

我婆婆也许永远不会察觉,这个孩子对她和我们这个家,是多么大的赏赐和祝福。但当我看着James拥抱奶奶时那张真挚的脸庞,我感动得轻声对主说,主呀,你对我们每一个人人生的安排,竟都是如此的用心!感谢你赐给我这个天使!

 

作者来自台湾,原为新闻工作者。现居美国西雅图。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