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服──为妻的妙方良药

 

编者:神所造的女人,千姿百态、性格各异;神所配合的婚姻,也是各式各样、互不相同。其间,各人有各人难以跨越的性格障碍,各家也有各家的酸甜苦辣。上帝天父却只给了一帖妙方良药──顺服,这味药能医百病吗?虽然不免有点将信将疑,有点忿忿不平,但为了做个好妻子,为了家庭和睦百事兴,你不妨试着服一贴。

下面,我们选择了三位性格迥然不同,婚姻模式也是大相径庭的妻子们的见证,她们或主动或被动都服下了天父赐的,这同一付妙药。她们的故事也许能帮助你下定决心,不怕良药苦口,相信先苦后甜。

 

 

驯“悍”记

 

 

文/筝漪

 

 

我是独生女,打小比男生还淘气,从不听从师长和班干部的管教。“顺服”这两个字根本不在我的字典里。而我的先生从小到大是班干部,又有大男子主义。我们截然不同的背景和性格,为我们的婚姻埋下了很多地雷。

果然,我们结婚后,我先生做事要求完美,对我和家里的各项事务要求都很高。我却桀骜不羁,办事粗拉而又独断。所以家里经常上演莎翁名剧《驯悍记》。

我不愿顺服他的指正,甚至对他的话过敏。他一对我说话,我就进入自卫反击状态。久而久之,他不得不采取更激烈的态度和更大的音量,来引起我的注意。两人常因小事争吵,从小吵很快失控而演化成大吵。双方都非常痛苦。我们的婚姻进入了相互非要改变对方,而谁也不愿率先改变自己的僵局。

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年,我们先后信了主。我常在祷告中求神改变我先生,也常用圣经里丈夫应该如何爱妻子、如何作服务型的领导的经节来要求他,并表示自己不愿在他还没达到圣经里“模范丈夫”的标准时就顺服他。他当然也希望我能马上变成《箴言》31章里所描述的“贤德的妇人”。 所以我们的婚姻仍然处在互不相让的对峙中。

然而,神开始在我的心灵深处动手术了。

神给我做的第一个心灵手术,是彻底更换我自尊的根基。以前我的自尊建立在别人(特别是我先生)对我的态度和评价上。我期望他对我的各方面都抱赞赏的态度。但是事与愿违,他总是直率地指出我哪里做得不够好,而且态度也比较简单生硬。我哪里受得了。因为我觉得我的“尊严”受到威胁,所以我不仅不接受他的意见,还经常跟他争执。

于是,神就用圣经和圣灵的启示,一点点地铲除我心灵深处这个不正确的自尊之根,逐渐把我的自尊重新建立在主耶稣为我钉十字架的“天价”之上。神让我明白,我的价值在神眼里是如此之高,他为了我得永生,宁愿把自己的独生子钉十字架。

知道了这一点,别人对我的态度和评价,显得微不足道了。对于先生的批评,以及他批评我时的态度,我也渐渐不那么过于敏感了。如果没有神赋予的至高而牢固的自尊,我绝对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神给我做的第二个心灵手术,是把主耶稣顺服的榜样牢牢地刻在我的心版上。我很清楚地记得,一天,我先生为了一件小事,很愤怒地责备我。我觉得自己被误解,很委屈,想与他辩论。我正要张口时,脑海里突然清晰地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主耶稣满脸流着鲜血和汗水匍匐在地,任由众人唾弃、鞭打,却一声不吭,他还求天父原谅无知的众人。

我顿时泪如雨下,心里哭道:“主啊,你是宇宙万物的至高至圣的创造者啊!你为救我们来到世上,却被你要拯救的人侮辱。该被唾弃的本是我们这些罪人啊!宇宙中还有什么比这更不公平的事?可是你因为顺服天父,就这样默默地忍受。”

我自己的那点委屈立刻烟消云散了。神奇的是,几分钟之前还让我觉得刺耳到无法忍受的指责声,这时却突然变得那么顺耳。主的榜样平息了一场将起的风暴,使我可以屏蔽掉先生的态度,而努力去理解他要传达的信息,并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过错。待他讲完后,我立刻诚恳地向他道歉,并由衷地感谢他对我的提醒。这在过去是绝对不可思议的。我先生以往费尽心力“驯服”不了我的心,但主耶稣爱的榜样,一下就让我的心柔顺了。

人们往往把顺服看作无能、失败、屈辱,然而顺服是主耶稣最为尊贵的品质之一,顺服是将我们从自我中释放出来的金钥匙。妇女解放运动只是让女人从不平等的社会地位中解放,获得浮表的自由,而唯有在主里的顺服,才能把女人从自己的罪性里彻底解放出来,走向真正的自由!

虽然顺服对我来讲是非常艰难的,但是靠着主顺服的榜样和圣灵的不断提醒,我开始可以平静、甚至感激地接受我先生对我的批评和帮助。很多次先生指正我的时候,我都能靠主的恩典来接受,不计较先生的语气,不争 “公平”,只取其益而不受其损,也努力不使先生受损。

我知道神让我顺服、忍耐另一个不完美的人,是为了破碎我的骄傲,并可以按神的意愿重新塑造我。这些年,我的性格真的渐渐变得柔顺,不那么敏感易怒,待人更为谦卑谨慎,做事也比从前严谨周全了。我们家的一切决定,都由两人共同商量,达成一致后由我先生拍板。

由此,我们婚姻中互不相让、互不包容的死结终于松动了,我们夫妻进入了“同承生命之恩”的境界,婚姻关系进入了良性循环:由于我顺服先生,他对我也更加理解、包容、照顾。他在指正我时,态度也大为好转。当我们的关系更为和谐时,我才惊奇地“发现”了以前被我忽视的他对我的爱、对我工作的支持,以及他为家里作出的努力和牺牲。

由此,我更发自内心地爱他,尊重他在家里的“旗舰”的地位。以前,遇到夫妻意见不同的时候,我们总是保卫自己,和对方进行“拉锯战”,求“公平”,讨“说法”,争“输赢”。现在我和丈夫同心协力,遇到问题时,努力先为对方舍弃自己,先闭口忍让、先开口道歉,先原谅、先感谢对方。在旧我看为“吃亏”的,现在反为“得胜”了。□

 

作者来自北京,现住美国。

 

 

归位

 

 

文/申方

 

 

我从小是个听话而柔顺的孩子。我先生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彼此爱慕而结合。婚后为了避免现代家庭中无休止的争吵,也出于对我的尊重,先生主动提出,家中事务由我来做主。

其实他不了解,我需要的不是作主的权力,而是可以依靠的肩膀,因为我性格柔弱,遇事常举棋不定。

虽然我出于逆来顺受的本性,勉强答应了先生,却一点也没有当家作主的自由和快乐。一方面因为生活中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我常不胜重荷、异常苦闷;另一方面,当我们面临一些重大问题时,我的直觉总是与他的相左,不善言辞的我又解释不清,使我觉得虽然身在家主之位而难为其政,常常有挫折感。这就给我们之间造成裂痕和争执。

一次在教会听到夫妻有角色之分后,我心中豁然开朗,决意按照圣经的教导,做好丈夫的助手,并且希望丈夫重新担起家中“头”的使命。

起初我先生不能理解,我竟然接受这样“过时”的观念。但我学着每当面临决策时就征求他的意见,并且尽量不插手他应负起的职责。渐渐地,先生把一家之主的担子,从我这里转移到了他自己的肩上。我也花相当多的时间,学习顺服丈夫的功课, 使自己可以用宽容、接纳的姿态来顺服他,有效地避免在意见分歧时发生争执。

信仰就这样奇妙地愈合了我们已有的婚姻裂痕,使我们家里办事效率大大提高,沟通也更有成效。我们进入了神为我们设计的夫妻各司其职角色的轨道上,婚姻得到保护,并安稳地向前迈进着。

我对婚姻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顺服的妻子必须是全职的妻子和母亲。 我担心追求事业会使我变得跋扈,而且会使我负荷过重,从而耽误照顾先生、教养孩子。但是丈夫对我的职业期盼却很高,我感到实在难以达到这期盼。到底该不该顺服他呢?

出乎意外,神让我一次次顺服先生的期盼,然后一步步地带领我突破身体、个性、品格、能力、时间安排等等上的局限,扩展我的视野和境界,使我经历“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几年前,先生希望我离开他,到千里之外去完成我的学业,我内心很不情愿。然而奇妙的是,当我告诉神我的挣扎时,他却赐给我出奇的平安,让我迈出顺服先生的一步。

以后的两年里,我倍受神的保护,经历的美好见证不能一一尽数。我先生的看法也最终改变,使我重回他的身边。

后来在我念书期间,神赐给我们3个子女,并给我能力和环境,边完成博士学业边养育子女。毕业后,神又赐给我一个半时的科研工作,使我可以既发展事业,又有时间学习照顾先生、教养孩子们。

如此,种种根深蒂固、积年累月形成的婚姻中的障碍,都得到清理。举例来说,我逆来顺受、内向害羞、不善言表、情感过于细腻而易受伤等等,都得到改变。先生也更喜欢现在的我,这使我们夫妻间能更深地契合。

 

 

作者现住美国。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