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不能爱上星期一

知道自己的定位与存在的意义,才能拥有工作与生活的热情。

 

 

 

文╱陈小小

 

 

 

温柔的同事

 

在被人服务与服务人之间,大多数的人都喜欢被人服务,少有人喜欢服务他人。

就拿罗曼史爱情小说来说,好男人除了才华出众、风度翩翩外,很重要的就是要温柔体贴。他会对女人百般珍惜,小心呵护,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掉了;举凡粗重的工作,自动去做;为免女人遭受风吹日晒,他还会充当司机,专车接送,任劳任怨……

而好女人,除了美丽脱俗、气质绰约、谈吐有物外,很重要的是要温柔体贴,能亲手下厨做羹汤,帮男人打扫乱七八糟的房间,让男人获得老爷、帝王般的享受。

这些理想男女共有的特质“温柔体贴”,说穿了,就是一种乐于服务的精神──可见人们喜欢被服务,因为被人服务的感觉真好!

然而,天底下只有小婴儿,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被人服务。所有的人长大后都得服务他人,但是,要学会热爱服务他人,却不容易。我大学毕业进入职场后,赫然发现多年的学校教育,虽给予我服务他人的能力,却无法让我打从心底热爱服务他人。

二十初头的我在系上管理电脑室。上司交代的工作,表面上毕恭毕敬欣然接下,但内心默默希望,工作最好是落在别人头上。遇到不得不加班,私下更是怨声连连,巴不得天天放假。

对我而言,“星期一”是个最讨厌的日子,因为星期一意味着要早早起床,处理上司交代的工作,以及面对没事找麻烦的学生。有次无意中得知,英文把星期一叫做Blue Monday(忧郁的星期一),心里马上嘀咕着,哪里到星期一才blue?根本从星期天下午就会开始心情沉重,忧郁欢乐时光过得这般快,怎么转眼又将星期一?!

然而上帝为了解决我的blue,在我的身边安排了一个热情有劲、喜乐满溢的基督徒同事。每天上班,我总是看到她活力充沛,面带笑容地处理上司交代的工作,温柔有耐心地处理没事找麻烦的学生。全系所有的师生,都喜欢她。我虽然想与她看齐,但我清楚知道这全是装出来的。我深深感觉自己的内心,对人对工作都没有热情。

我觉察到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人生在世若不能爱上星期一,不能从内心发出想要服务他人、帮助他人的渴望,绝对会工作没劲,也绝对体会不到被上司看重、被学生(我的客户)信任的另种心灵层面的快乐。这问题若不能解决,我一生一定会活得很痛苦。这迫使我不得不继续思考“我是谁”、“人为何活着”等问题──知道自己的定位与存在的意义,才能拥有工作与生活的热情,就像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其名著《卡拉马助夫兄弟们》那段名言:“人类存在的目的不只是要活下去……而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而活。”

非常幸运地,多年之后,在上帝的带领下,我渐渐清楚了那个属于自己的“明确目标”──特殊计划、特殊呼召。于是越活越起劲,越服务越快乐,热情有劲、喜乐满溢。

 

 

爱上星期一

 

校园书房出版的《爱上星期一》(Loving Monday),看到书名,就可以知道这是帮助读者热爱工作、爱上星期一的书。作者贝克特(John D. Beckett)讲述自己进入商业这个职场之后,隐隐感到从商似乎是上帝给他的使命,是对他个人独特的计划。

但问题是,同时他又从一些教会的教导中得知,从商是“次等”的,传道人或宣教士从事的才是“高尚”的工作。当然,在这种想法下,他不可能爱上星期一这等俗日,他甚至觉得星期一是走入红尘俗事的开端,该感到悲戚,因为唯有星期天才是圣日。

于是虔诚的他,一边很努力工作,要成为见证上帝荣耀的好商人,同时又思考着究竟何时离开商业界,成为牧者去真正事奉上帝……

后来贝克特查考圣经、回溯历史,才赫然发现,圣经认为真正的“属灵”,不但涵盖所有的生活层面,也平等地涵盖生活的每一个角度。只因为人们受了柏拉图哲学二元论观念的影响,将世界分为高层与低层两个领域,不少基督徒才误以为工作有“属灵”与“属世”之分;只有传道工作才是属灵,一般工作就是属世。

透过这样的反思,于是他明白了从商亦可以是崇高的呼召。他开始放手尽情发挥上帝的恩赐,并且在诡诈多变的商场上,用圣经公义、慈爱作经商的指南,至终成为伟大的企业家──世界上最大的家用暖气油炉制造公司的总裁。整个公司接受电视台的专访,在世人面前见证信仰与工作不但不会格格不入,反而相得益彰。

从商亦可以是传福音、见证基督的管道。当信仰与工作有关连,能产生巨大的动力,真是让人不爱上星期一也难!

既然如此,接下来必然想知道的是,我们如何找到上帝给我们每个人的独特计划与呼召?如何分辨那份感动是来自上帝,还是自我乱想,抑或是魔鬼愚弄?

《一生的圣召》(The Call)的作者葛尼斯(Os Guinness)告诉我们,没有所谓的公式、步骤或课程,能保证人们快速绝对地找到那一位至圣者的计划。他写到:“呼召不断提醒着基督徒,他不仅尚未抵达终点,而且是在今生随时走在基督道路上的人,同时也是道的跟随者。”呼召原是一个不断前进的进行过程。

 

刺激的过程

 

这使我不禁回想起大学时代,曾经有个梦想:用文字服务上帝。不过我念的是工学院,跟文字工作一点关联都没有。但在人认为不可能的时候,上帝却让不可能变为可能。

1991年,正值台湾网际网路兴起之际,因我在系上担任电脑室助教,有幸成为较早进入网路世界的华人基督徒。结婚后与交大电子硕士毕业的丈夫,同时受到网路福音事工的呼召,深深觉得两人必须在此领域尽一己之力。于是决定,丈夫继续向上攻读博士,保持与最新电脑网路科技接触,而我进神学院学习。

那几年间,与交大、清大有相同异象的硕博士学生,建立了全义工组织的信望爱资讯中心,护教的、关怀的、分享的、造就的、管站的、搞硬体技术的,每个人各司其职、各尽其份。

怀孕生子后,我一边在家当全职妈妈,一边继续参与信望爱资讯中心的服务,不知不觉中被训练成为一个写手。在网路世界接触到不同的思想与疑问,在带孩子散步、公园溜滑梯的时间,便慢慢在脑中整理咀嚼思考这些问题。等哄孩子入睡,再爬起来上网回应这些问题。

五、六年下来,竟写出很多文章,或与基督徒分享、或与非基督徒互动,竟然成为网路文字工作者,昔日的梦今已成真!又因为种种因素,成为平面传媒的编辑与记者,与文字工作的关联,牵涉越来越深。

如《一生的圣召》所言,每个人领受呼召的经验都不一样。我认为摩西大概是古今中外最诡异的一个,四十岁之前在埃及当王子,四十岁到八十岁在旷野当牧羊人,八十岁到一百二十岁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旷野流浪。每每想到摩西,就会觉得自己从工学院学生变成文字工作者,一点也不奇怪。更猜想未来的呼召,有可能跟目前完全不一样。寻求上帝旨意(即“呼召”)的过程,真让人感到万分刺激有趣。上帝行第一步,然后我们胆小的人学习放胆回应他的召唤。在一步接一步的跟随、实践中,不断地对上帝、对自我,有更多更新的认识,生活与工作不断被注入新的活力,一路跟随走来是那么多的感动与惊喜。□

 

 

作者是“信望爱资讯中心”(http://www.fhl.net/main/)的同工。

 

编按:《爱上星期一》及《一生的圣召》均由台湾校园出版社出版,读者若有兴趣,可上校园网路书房购买。该书房的网址是http://shop.campus.org.tw。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