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你

 

 

 

 

 

文/蓉逸

 

 

 

 

 一

 

他开着那辆极旧的车子,下了夜班回来。

浑身汗味,与旧车味混杂在一起,他的心比这两样的混杂还要苦涩得多。窗外是一个清凉的夏夜,山影树影,映着这美丽城市的夜空。这美好的一切,就像他的昨日。

昨日里一切都是那么辉煌。中国第一代外资公司总经理;代表美方与政府大企业谈生意;大酒店里,杯觥交错中他的豪气势不可挡;美国度假,东南亚度假,避暑山庄里的帅气风流倜傥。那一年他刚三十岁。

灿烂的现状并没有让他陶醉,他依然留恋几年前在英国的日子。英格兰中部的一个小城,梦幻一样的田园生活,与世隔绝的悠闲,那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一天收到一个朋友的来信。那是他所喜爱的一个女子,移民去了加拿大,一个文静清秀,不现实的人。加国也算是个较清静的地方,听说还是世界最适合居住的城市。如果与她一道,过上简单宁静的生活……想来想去,就真下了决心,放弃了如日中升的事业,踏上了不归路。

 

 

 

几年不见,她没有什么变化,温哥华的美丽更令人赞叹。他感到自己的放弃是值得的。第一个星期天就被她带到了教会。教堂,诗歌,敬虔和蔼的会众,全跟在英国时一样。牧师的信息使人灵魂清静。

过了几天又参加了夏令会,在一个岛上露营。主讲的牧师鹤发红颜,他讲的信息使人激动。会友们自己煮食,大家吃得很开心。

他的心完全感动了:我参加过很多商务会议,也负责过产品展销会,吃住都很豪华,花费资金也很多,但从未给我这样一种感觉。每个人都如此高兴。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呢?这种感动在他心里跳动。

度假回来后,接下来的日子不尽人意,甚至暗无天日。几年的移民生活,把她也磨得现实多了,希望他能马上找到一份工作。他还没有找到方向,自然不急。这“不急”在她这种“急性子”看来简直要命,仿佛他就是个没上进心的人。他想,我放弃了事业来看你的脸色吗?

 

 

 

她不知从哪弄来一份申请表硬塞给他,他便开始了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粗糙、简单、累人。同事多数是没太多文化的新移民。也有慢慢提升了的,当上主管,对人吆喝。我必须服在这种人下面?他想。不能!

他想自己也曾有推销员的背景,就做推销员吧。那是打电话到不认识的人家里,通常碰一鼻子的灰,一天下来嗓子都哑了也毫无收获,连面谈的机会都没有。

产品卖不出去,超级市场的工作更不能忍受。他只能搏一把了,也曾经是股市幸运儿呢!把资金全部投进去,弄得好,买了房子后,也不用太操心找什么工作了。

结果恰恰相反。

他不仅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埋葬了过去,更加冲走了他所有的信心。极度的低沉里,他变得完全不爱说话了。

那是电脑热的时代,他也只有找一份电脑工作才有立足之地。借来学生贷款,苦读一番终于熬到毕业。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工作,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有人形容这个城市“阳光明媚”,可是他并没有在这里的阳光下,过过灿烂的日子;几年来他感受到的只有阴雨,只有冬天。他已被弄得喘不过气来了,他的心已是永远阴沉了。

如果只是永远的阴沉,那也似乎是另一种解脱,偏偏她却是从小就喜欢“艳阳天”。于是,“你怎么又不高兴了?”“又?”他心里想“我来加后高兴过吗?”“没什么。”“那你为什么不高兴?……”“你让我安静,自己呆一呆就没事了。”“有不高兴的事就说出来嘛!说完就好了。”于是他说一句半句,当然她总是不同意的,提高嗓门要说服他。然后两人争起来,以大吵致双方气愤收场。

或者是,她回到家,看他满面阴沉,机械地在电脑上玩那玩了几亿次的“心碎”游戏。打招呼,面无表情,甚至听不到一个“嗯”字。天哪,我的家为什么永远是这样乌云密布?何时才有出头之日?她一想,恨不得大哭一场。于是改为高声大叫:“为什么又在玩那个鬼游戏?”。

下了班还得马上做饭,她不做他也不会做。一家人饿死更解脱,他想。她做饭,一边砍鸡一边数落,刀落下去,就像雷电震动他那阴沉的心。他甚至感到自己穷途末路了,苟延残喘而已。

 

 

 

他每个星期天都去教会。对于他来说,牧师讲的道永远只有一个主题,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我是一个有苦难的人。耶稣是胜了世界,我相信。可我感觉到的只有苦难。我完全没救了。

“耶稣可以救你。”她说。“不能,谁也救不了我。”“耶稣谁都能救了,就救不了你?你那么伟大?”“我一点也不伟大,我想死。”“你别死。”于是他又不能死。

他有他的心病。他是个男人,跌倒了,要爬起来,继续往前走。他要回中国,继续做他的本行。这几年,他从来也没停止过找回中国的工作。开始还有越洋电话,通知去香港面试等等。当然她没同意他去。她从来不同意他回去,说是不对,夫妻应住一地。

机会错过就没有了。离开行业越久,被请回去的机会也就越小了。加上这几年海外人才回流,就完全没了机会。

于是他想起了从前:如果我不来这里一直做下去,现在早就是大中国区总经理了。想到这些他恨不得把自己剁了。他是个极稳重的人,不夸张。说恨不得把自己剁了,是真的恨不得把自己剁了,那是痛苦到了极点。

外资公司大中国区办事处大多在新加坡,他也很喜欢新加坡,因为干净。教会的C姊妹曾在新加坡任职。后来北美,读完学位没有回去,留下来读神学,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上帝。C来家做客,跟他聊天,没有聊过去彼此的辉煌。但是,他脸上开始有了一些笑容。

他渐渐感悟商场如战场。轻则是尔虞我诈,重则甚至你死我活。这其实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毕竟他寻找灵魂。所以在举杯和喝彩声中,他虽然红光满面但心里一片空白。而在“奇异恩典”旋律的高潮,他却会热泪盈眶,感到整个人融化了。

 

 

 

如此灵魂便顺畅了许多,肉体也稍有了活力,有了生存下来的动力。永生的生命里也有今生的一部分,做好世上的事义不容辞。

于是从头开始。发了几十份简历后收到一个电话,问了一些问题后说:“下周二过来面试,记得带上学历证书。”和蔼地,竟是带着应允的口吻。

到了当天约好见面时间的前两小时,对方打来电话:“我突然有私事要出国,等回来再与你联系。”对方是大公司,必是有了很急的事。过了一个月打电话过去,对方仍未回来,已经换了别人接替。再打,那个空缺已有人了……。

广告上招人,联系人是太太以前的经理。一谈,挺满意:“叫他明天带上简历来找我。”去了面谈,被告之“人事部过两日会与你联系”。过了两日,人事部并没与他联系。又过了两日,打过去问经理,才知道:公司目前从严控制员工数目,这个位置取消不招了……

这只是找工失败中的两个小插曲。其它的不赘言了。因为漫长又痛苦。

 

 

 

春去秋来。春天里微起的那股暖意又渐渐消失了。竟是一份最普通的工作都没找到,而且看不到能找到工作的希望。又到了那阴雨的冬季,他的心也重新回到了阴沉。有时道晚安的句子,竟会是“怎么世界末日还不来?”

“你能保证自己上天堂?”她问。她不能体会,总认为他应该积极去生活。

教会开布道会,唱一首歌:

你说阴天代表你的心情,雨天更是你对生命的反映;

你说每天生活一样平静,对于未来没有一点信心。

亲爱朋友,你是否曾经,曾经观看满天的星星,

期待有人能够了解你心,

能够爱你,使你力量更新。

 

耶稣能够,叫一切都更新。

耶稣能够,体会你的心情。

耶稣能够,改变你的曾经。

耶稣爱你,耶稣疼你,耶稣能造一个全新的你!

 

多么熟悉的感受,多么贴心的应许!她唱得泪水满面:你听到了吗?这正是你的写照,这正是神对你爱的呼唤!她激动得甚至不敢去看身边的他。她没问他的感想,只是买来CD在家里放。

后来的日子里,她见到了阳光,看到了“新”:他脸上的笑容持久了,是从内心里面发出的。她回到家,家里光亮,他心平气和、面带笑容在读圣经。

以前,他的每日心情是“找工晴雨表”,而且几乎每日都是雨,现在每天都是晴。其实找工作也几乎全无起色,只是本份地做着应做的程序,也很希望尽快找到工作。不同的是这一切事上都有了新意:工作是生存的基本,神会赐给你的。

 

 

 

又过了很多日子,在一个甚至是很阴沉的上午,他的信念开始动摇:毕竟神已经考验了我这么多年,我仍在为生活忧愁。“可能你心里没有完全信靠。”“我怎么没有完全信靠?”“神一定会看顾你的。”“很难相信。”

“于是争吵,双方都气。她走开了。这时电话铃响起,叫他下午去面试。第二天有了工作。这次神不让他再动摇:你信念的根基已经打了好多年,不应该再放弃了。

这一个阴沉的上午,那番争吵实在很幼稚。全然信靠神,心中充满阳光,阴沉就应该永远只是过去。

他现在的工作并不是他最希望得到的那份,只是一份很普通的工作。但神看着是好的,赐给了他,他心里就踏实,就满足。现在牧师讲道,听起来都是另一个主题了:有了主还要什么。

 

 

 

曾经,在红旗下,他的信念是“迎接新的每一天”,但是并没有实现。如今,在耶稣里一天新似一天的感觉,让他自己都惊喜。这正是“迎接新的每一天”。只有你新了,那每个日子也就新了。

 

 

作者来自成都,现居温哥华。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