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

 

 

 

 

文/王人义

 

 

 

 

“万花筒!”在异国他乡的一家旧货商店,看到属于我儿童时代的玩具,油然唤起我童年的喜悦,握在手中更是一份无法释然的亲切。

如今的孩子,肯定没有谁会在乎那么个玩艺了,但就是它,曾在我同龄小朋友的手中争相传递。对着光窥视那神奇的小孔,握在手中慢慢地转动,随着那转动,便会看到一朵朵在手中逐渐绽放的花朵。

百次的转动,便有百种色彩,或是深红,或是淡紫,或是鹅黄,或是青绿……千次的转动,便有千种姿态,或像桃李,或像雪梅,或像牡丹,或似玫瑰……总是超越自己的想像,总是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在我们的心灵上展现出变化无穷、五彩缤纷的梦幻世界,使得我们的童年多些姿彩。

到底是什么玩艺儿幻化出这般的美?后来,实在禁不住诱惑,撕开五彩的纸皮包里的乾坤,才发现,用无数个美丽的图案吸引我的,无非就是那十几块的彩色碎玻璃,和三块围成三角形的玻璃镜片。这么简单的设计,竟然可以展现出这么的美好,设计得是多么的奇妙!

我生长在武汉巿。少年时,夏日的傍晚,父亲在小巷口放好四个板凳,在上面架一块大木板,再铺上凉席,那就是我晚上乘凉的床。洗完澡,躺上这木板床,一望无垠的星空,便成了我另一个“万花筒”。

在这个“万花筒”中,我看到了诗人郭沬若所描写的天上的“街市”,看到了在银河两岸等候“鹊桥”的牛郎与织女。甚至有一晚,我在梦中坐在一颗微型星球上,在毫无声息之中,惶惑地在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寂寞中穿行遨游。

这巨大的“万花筒”,也为我丰富的幻想提供了空间。我常常问自己:是哪里来的力量,把无法测量的星球悬在空中?是什么样的动力,推动着这超越想像的深远的宇宙?是谁赋予这无垠的太空,这般永恒不变的规律?小小的万花筒中几片的玻璃,便可以幻化出无穷的花色,而这样无数的星球却怎么又形成一个如此有秩有序,整齐划一的宇宙?我是再也没有办法撕开包裹着宇宙的那层皮了,可是宇宙形成的奥秘是我无法释怀的的困惑。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不觉里,又把世界这个“万花筒”握在了手中。

千奇百怪的大千世界,正似急速旋转的万花筒,向每一个世人展现着它的斑斓,让人喜爱,让人贪恋,让人沉醉,让人疲倦。好不容易从这飞旋的世界跳出来,才发现像三原色的变化呈现出的万紫千红一样,真、善、美三个基本要素,也在人的生命中不断地调和,便构成了人性千差万别的美好。

起初以为,仅仅只在我们中国人中,才会有如此这般的人性之美,走出国门才发现,真、善、美组成的人性特点,全世界都是一样。心中于是暗暗地思忖,中西文化到底在什么时候,形成如此深厚的心灵的联结,竟然用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肤色,调配出一个彼此能够相通、相容、相爱的共同世界?

在异国他乡,再次看到这小小的万花筒,感激着它的设计者带给无数儿童的快乐。自然地,循着自己生命成长的道路,我也把这万花筒和我所存在的宇宙,赖以生存的世界和社会联系在一起。我于是想,连这小小的万花筒尚且有设计者,那么万花筒一般的宇宙万物呢?那么万花筒一般的大千世界呢?

 

 

作者现居加拿大。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