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与烤鸭

 

 

 

 

文/重生

 

 

 

飘洋过海到美国做留学生,每年感恩节,我和外子窝在家里烤一只中国鸡应景,是用酱油先腌过的那种。为什么不用火鸡呢?一来是不知如何烤,二来火鸡太大,只有二个人怎吃得完?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直到大儿子上了小学二年级,我们还是如此。那年感恩节后,他十分伤心地从学校回来,说老师要吃火鸡的孩子举手,他是全班唯一没举手的学生。说完委屈的掉下了眼泪。我立刻醒悟,自己固执地不肯入境随俗,使小小的他心灵受了伤。

于是开始收集感恩节的食谱,去图书馆查感恩节的历史根源: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群清教徒住在英国,因为想自由地敬拜上帝,不想受到许多无谓的限制。而这件事对他们太重要了,所以他们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乘风破浪地来到新大陆。

他们一切从零开始,其中的艰辛不难想像。但是他们不但没有抱怨所受的苦、牺牲的生命,却仍然保持希望──我常想是什么力量,可以使他们丢下舒适和已建立的家园?甘甘心心地走向不归之路?

次年土地有了出产,他们为收成喜悦并献上感恩。一代代的述说相承下来,遂成为传统风俗。为了不忘记这段经历,在1863年,林肯总统特定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为国假,全国一起怀旧感恩!

从此我爱上了这个节日:感恩(Thanksgiving)!多美好的二个字!

好友莉莉和先生,在大费城开了一家中国餐馆,他们的北京烤鸭大概是我吃过的最好的。莉莉每逢感恩节,都拖了孩子上自家餐馆吃北京烤鸭。

当我告诉莉莉,我大儿子的遭遇,她也说是啊,是啊!她儿子也抱怨每年过完节返校,其他孩子都谈到火鸡,他却只能说烤鸭,尝都没尝过火鸡!

那年,我特别请他们全家吃感恩节大餐。新鲜的火鸡用烤袋包好,老实说,烤出来味道相当不错!记得莉莉的孩子在大快朵颐后,露出轻松快乐的表情。莉莉在旁边加了一句:“好了,明天可以回去告诉大家你吃了火鸡了!”

我不能评论到底是火鸡还是烤鸭好吃,我肯定可以说,火鸡会让孩子在学校不孤单,而烤鸭会使他不好意思,因为觉得自己不在主流里!

每年感恩节,我都会做一些只有在这天才可以享用的特别菜,及平常不轻易露的绝活。如此这般,到了这日子,出去的都会想回家。我儿媳在度蜜月回来后向我抱怨,说他们在餐馆享用感恩节大餐时,儿子不断提到母亲的火鸡和配菜。

我喜欢的是在这一天全家绕桌而坐,无论日子多不好过,还是可以找到一件值得感谢的事。因为活着就有明天,希望就不远!

 

 

作者来自台湾,美国教育硕士。现任职公立小学,育有二子,喜爱音乐、文学、艺术。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