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本快乐经

 

 

 

文/小 刚

 

 

 

也许是因为身在海外,或许是因为游子的心怕寂寞,我们最盼愉快的聚会。尤其是我家,每到周末,小小的客厅里总是“人满为患”。大家唱诗歌,读圣经,随便什么人都可不请自来,连我们的孩子都习以为常,所以我们家就有了不少快乐有趣的故事。

 

 

谁送来的礼物?

 

在美国人们彼此送礼都很轻,可我们家收到的礼物常常重得“匪夷所思”。人多客厅小,每次聚会大家都习惯在地上“排排坐、吃果果”。空调、风扇都不解热,就索性门窗洞开,让赞美敬拜的声音传到路中央。公寓老板找上了门,他不是来抗议的,而是来请我们搬大房子的,要把我们的一居室换成两居室,而且不用加钱。那个两居室还是十个单元中朝向最好、通风最好的一个。原来老板也信耶稣,他说心里一直有感动。另外,有人也因心里感动送来了一辆车,虽是年纪老迈,杂音过度,但或快或慢从不打盹。这样一到周末,我和妻子“双管齐下”,一趟来回就能接来一“窝”聚会的人。

搬家时,我对妻子说:“这个家确确实实是神给的,神一定喜悦我们接待更多的人,下一年将会是我们的‘接待年’。”果然,新居的第一天,就有朋自远方来。男的是台北人,女的是北京人,他们是朋友的朋友,即兴说要帮我们搬家。三天后我们新居收到了第一封信,信里夹着一张千元支票。信上说:“你们搬了一个好家,新居的第一天就开始接待。我们是第一批客人,谢谢你们。随信附一千美元……因为我们知道你们奉主差遣,理解神的心意,也因为你们知道我们是听神的声音,要按祂的意思行。数目是圣灵亲自决定的,因此务必收下,为主得人加添力量。”

多么奇妙!神不但预备了祂要得救的人,还预备了房子、预备了车辆、预备了金钱,多么奇妙!神不但在“那一刻”知道我们各样的需要,也在“那一刻”感动那些与我们一起同工的人。

 

 

他有三把手枪

 

那天早晨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叫不出他的名,只记得有天傍晚他随别人匆匆来过我们家。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手中的电话怎么也放不下,就是想尽快见到他。他来了,告诉我,他有三把手枪,警察在追捕他,黑社会在“购买”他。他一时不知往哪里走,在街头打了十个电话,只有我的电话是通的。他告诉我,在大陆他做过警察,当过“劳模”,得过“见义勇为”奖,被报纸电台捧为“英雄”。到了美国,他在床头贴了一副对子“好人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好人”。这是一条血性的汉子,就是枪抵在脑门上都不会求饶的,但那一天他一把鼻涕眼泪跪在地上承认自己是罪人、耶稣基督是救主。我激动得和他一起流泪。我对他说,从我家出去后你也许还会被抓,你知道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的那个强盗最后也照样死了。但这个强盗是平安的,他信自己能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你要不要这样的平安?他说要。如今他好好的,还带朋友去教会呢!

父亲节那晚,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曾是中科院的访问学者,因经济纠纷被告下狱后又无罪释放。几天前我们偶尔相识,我曾为他病弱的身体祷告。他打电话来说在离开前想与我说声“再见”。我心头一热,我说我现在想来看看你,我有些话想对你说。那天子夜,他跪在地上含着泪,第一次向造他且深深爱着他的神诉说……

一位大陆有名的电台节目主持人,有成千上万的崇拜者,那天在我们家听到耶稣的话流泪不止。有一个回教徒随着朋友来我们家聚会,竟接受呼召信了耶稣。事后他心灵有挣扎,责问朋友为什么要领他来这地方。我们都笑了,任何“人”都没有这样的能力权柄,可以叫一个人来跪在地上认自己的罪,可以叫一个人来跪在地上称耶稣是救主。后来聚会,他又来了,而且是真正信了主。

真的,当我们奉耶稣的名接待朋友、奉耶稣的名赞美敬拜的时候,奇妙的事就常常会突然而至。

 

 

从窑洞到至圣所

 

我们家收到了一位当年跟着毛泽东打天下的“革命老人”写来的信。他写道:

“小刚,我好高兴啊!因神的灵激励我的心,我们彼此虽未谋面却像是亲人一般!我知道你是信主的人了。你受洗了没有?‘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应该受洗与主同复活。

我为什么对你这么有兴趣呢?因你当过红卫兵,而今流泪悔改成为主耶稣的人,又蒙圣灵引导进入神学院,这是神迹啊!是神的大能把你的心改变了。神把你过去那颗石头心除掉,洁净你,使你脱离一切的污秽了。

我是年事已高的退休牧师,但为报答主恩,一息尚存,总要爱主事奉主,直到最后一口气断了,欢欢喜喜地去见主的面!阿们!小刚,你知道么?昔日,我在北平师大时,因热血爱国,我加入了共产党做地下工作。‘一二.九’‘一二.六’北平学生运动,都是我们领导的。燕京大学的黄华,我们常在一起开会,杨尚昆是北方局的领袖。毕业后到了延安,在党校开会,欢迎王明从苏联回来,我与毛泽东并排坐。嗣后,到内地汉中被逮捕,定案枪决。是神从死门把我拯救出来的。一位澳洲宣教士,指引我进教会,听见‘耶稣是救主’。时候到了,神拣选我进了上海中华神学院。从1947年春直到今日,我尽忠传道,顺服圣灵带领,等待主再来、弥赛亚作王。那时才会有真公义、真和平、真爱心。

小刚呀!你与你爱人,同心走天路,甘愿信服基督,为主受苦,这是上好的拣选啊!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我不忘为你俩代祷,也为你俩的孩子祷告。神加给你们的灵,传给你们的话,必不离开你们的口,也不离你们后裔与你们后裔之后裔的口。阿们。”

每读此信,我都激励不已。这位当年的“革命老人”今日在写一本书,书名叫《从窑洞到至圣所》。我在想,从中国革命的延安“窑洞”,到代表神同在的“至圣所”,这是“革命老人”和“革命老人”的后代,也是“红卫兵”和“红卫兵”的后代的必由之路。华夏神州必为神之州!

 

作者来自上海,现与妻子同在洛杉矶中华归主神学院进修,并在家中主领华夏团契聚会。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