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我独自去印度实习 / 森如

 

 

 

文 / 森如

 

 

 

 

我想挑战自己

 

AIESEC(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udents in Economic and Commercial Sciences)是一个国际性的学生组织,他们帮助学生寻找在世界各地做志愿者和实习的机会。这个组织在全球很多国家的大学里都有分部,包括我读本科所在的高校。

我身边有不少朋友在AIESEC工作,也有的通过这个组织申请到其他国家做志愿者和实习生。所以我对他们并不陌生,而且非常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有机会去一些经济虽不富裕,但在文化上却相对丰富的国家生活、工作一段时间。

没有想到,这个机会就在大三下学期出现了。

当时,我正在准备申请暑期实习,看到了AIESEC招聘暑期管理培训生信息会议(Info Session)的宣传海报后,我决定去参加。

AIESEC里都是一群热血青年。在此信息会议中,当我听到他们在异国他乡独自闯荡,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一起工作的精彩故事,我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也满腔热情地想要和他们一样去挑战自己。

在和项目负责人沟通之后,我在东欧、非洲和印度之间,选择印度作为我申请的地方。因为当时印度可以申请的公司最多,而我对这个古老神秘的国家也一直非常好奇。

在决定申请之后,我忐忑不安地拨通了电话,告诉爸妈我打算申请去印度实习。

果然,妈妈非常强烈地反对我的选择!虽然这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我还是在尝试说服失败之后,忍不住难过地大哭……

我匆匆挂断了电话,给当时学生团契里的学姐发了个短信。没想到她竟马上来到我的宿舍,陪我一起跪下来祷告,寻求上帝的带领。紧接着,妈妈竟然主动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如果我真的这么想要去印度实习,她尊重我的决定。

感谢上帝!他垂听了我的祷告,解决了申请之路上最大的“阻碍”。

 

 

平安代替恐惧

 

接着,我在这家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公司顺利申请到一个实习职位。然而,在签字提交实习合同的那一刻,我心里最初的勇气和坚定的决心已开始动摇。记得当时我在微博里,记录了自己的心情:“纠结犹豫了半天,还是把合同发出去了……印度,真的要去了吗?一切交给上帝带领。”

提交合同之后,紧接着是签证的申请和所有行程的预定安排。当所有事情逐个从待办事项中被划去之后,出发的日子临近了——我即将要第一次体验独自一人的旅程,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生活2个多月。

然而,当地人都可以用英语交流吗?我会和什么样的室友们生活在一起?我会习惯那里的饮食吗?当地的社会治安如何?不仅如此,这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全职实习,将面对的是一群来自完全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种族的同事。我可以和他们沟通,融入到他们中间吗?我能够胜任自己的职位吗?

所有问题,都增加了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在这样的焦虑之下,我唯有来到上帝面前——我相信只有他的话语和他的同在,能够让我经历真实的平安。

记得那一天,我坐在书桌前,翻开圣经,当我读到:“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上帝必与你同在。”(《约书亚记》1:9)顿时,我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是上帝在借着圣经对我说话。

也就在我知道上帝会与我同去的那一瞬间,我心里的恐惧和不安,立时被从上帝而来的深深的平安所取代。直到临行的前一天,我心里仍然忐忑,但只要一想到这句话,就好像再次服下了一颗定心丸。

就这样,我心存来自上帝的平安,独自踏上了前往印度的旅程。没想到的是,到达印度后,我果然遇到了很多文化上的冲击和生活上的挑战。

 

 

抵达之初的小确幸

 

当我拖着行李箱站在人潮拥挤的地铁站,向四周望去,看到所有和我有着不同肤色不同相貌的当地人,他们在同一时间齐刷刷地盯着我这个唯一的“外来物种”。这些带着审视和好奇的目光,让我局促不安。

由于新德里人口混杂,社会治安比较差,针对女性的犯罪案件比较多,所以搭地铁要乘坐女性车厢。从地铁站到我租住的地方,还需要搭乘人力车。虽然印度的英语普及率比较高,但要与大部分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力车夫沟通,仍只能用Hindi(北印度语)。好在当地一位来接我的大学生,教了我如何用Hindi说出我的住址以及如何去讨价还价。

顺利到达租住的地方后,我惊喜地发现住宿条件还挺不错。

之前听闻其他来印度做NGO志愿者的经历,我其实已经做好了和一群人挤在只有破旧床垫的小房间里的心理准备。现在看到这干净整洁、有独立卫浴的房间,我的心里充满感恩。

为了保障我们的安全,房东只出租给女生,而且不允许男性访客。这也是我在印度第一天的小确幸。只是,从我的房间窗口望到对街,就可以看到一个帐篷,里面挤着一家5口。贫富差距,是我日后在新德里常见的社会问题。

新德里的夏天炎热干燥,我就像一只裂了缝的水桶,不停地灌水还是口干舌燥。第三天晚上,我第一次遇到不时出现的停电。在摄氏37度下撑了2个小时后,我已经无法心静自然凉了,只能转向上帝……奇妙的是,祷告之后真的很快就来电了。

 

 

菜鸟的困顿与适应

 

安顿下来后的第二周,我开始了实习生活。

公司是一家跨国企业,坐落在新德里的卫星城古尔冈。每天,我需要6点半起床,和七八个人一起挤在一辆人力车里前往地铁站。再换乘公交车,折腾40多分钟后才能到达公司。

和出发前预想的一样,同事们基本上都有很重的印度口音。我尝试着和他们聊天,每次都是以假装听懂,一直微笑点头而告终。

印度人主要信奉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所以他们的饮食中看不见牛肉和猪肉的踪影。很多人都是素食主义者,可以见到的肉类基本上只有鱼和鸡。公司楼下所谓的中餐快餐,其实就是非常印式的炒饭和炒面,咖喱味重,偏咸偏辣,我非常不喜欢。

直到一个多月后,朋友从一家华资企业的食堂给不爱吃猪肉的我,带了牛肉夹馍,我觉得自己当时的吃相就跟难民一样!

在这最初最孤独难熬的两周里,学生团契里的几个姐妹,每天陪着我一起远程读经祷告,伴我走过了那段适应期。

 

 

以平安为翅翱翔

 

第三周,我有了新室友:日本女生Kaya。我们会偶尔一起学习对方的语言,也常常夜聊:从一些家长里短,慢慢深入到信仰和人生观。

Kaya是佛教徒,而我竟然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基督徒。

通过她,我认识了来自台湾的Rhonda、日本华裔的Gaisho、香港的Peggy、法国的Claire、美国的Ellie、巴西的Mery……我们会一起在AIESEC安排的志愿者公寓里聊到凌晨2点。如果停电了,一群人就背着破旧的床垫一起睡在顶楼的阳台上。

我们也一起去了泰姬陵。在回家路上,19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一起在大巴上开“世界演唱会”——每个人轮流唱最具自己国家特色的经典曲目。我和另外两个中国人一起唱了《水调歌头》。

我们还有幸受邀参加了一场传统大户人家的婚礼。我也第一次买了印度的传统服饰,盛装出席。婚礼宾客上千,包括很多国家的外交使节。我还在其中有幸与爱尔兰大使夫妇交谈。婚宴上各种美味的印度传统小吃使我大开眼界,一改对印度食物的观感,让我有兴趣去当地不同餐馆尝试。一直到现在,我都还会偶尔去吃印度菜。

在工作上,我逐渐适应了同事们的口音。

我的经理年轻有为,待人也很亲切,会经常询问我对工作的感受。我们项目组定期会一起聚餐,这让我们有更多机会去了解彼此的文化和生活。当我“八卦”到经理虽然只有30出头,但是他和他太太居然是包办婚姻,我还就此议题跟他没大没小地讨论过。

随着和公司同事们越来越熟络,大家经常会来找我聊天,甚至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

在新德里这座城市摸爬滚打的2个多月里,出行前自己所担心的问题,在上帝的恩手中都一一解决。就如同他所应许的那样,他一直与我同在,让我在很多困难面前可以有勇气去面对,有平安继续往前走。

 

 

一道照进内心的光

 

虽然因为女性的安全问题,我除了周末去其他朋友家串门,在印度我和室友,基本上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这对于一个20岁的女孩而言,不免觉得太无趣。但如今想来,印度之旅不仅留下很多精彩回忆,也成为我之后人生很宝贵的财富。

当我申请研究生和工作的时候,学校和公司对我简历上的这段实习经历,都非常有兴趣。研究生毕业后,我成为一名程序员,在工作中遇到很多印度裔同事,包括我现在的经理。拥有印度实习的经历,拉近了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他们觉得非常亲切。

去印度之前,我在人生中第一次“听”到上帝通过圣经对我的心说话;也是第一次,我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上帝的话能带来出人意外的平安。圣经对我而言,从此不再只是白纸黑字,而是生命,是一道可以照进内心深处的光。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