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生命,是年老时仍旧美丽从容

 

 

 

文/晨牧

 

 

 

 

健忘好友的妈妈

 

我有一位好朋友,她总把特殊的日子丢在脑后。

刚认识她时,她会忘记给我送生日祝福,让我深感失落。以后我会旁敲侧击地提醒她,到头来,她仍然不记得。认识的时间长了,我的年龄渐长,对此便不再计较。有时候,我会在生日前一天告诉她:“明天是我生日噢,你要不要现在就祝我生日快乐!”

忘记我的生日是小事,忘记自己母亲的生日,就不太好了。

她的母亲已经八十多岁,父亲前些年去世了。有时候,她不在妈妈身边,忘记给妈妈送上生日祝福,有时她在妈妈生日当天,在通电话时,也会忘记说句祝福的话,弄的她妈妈大为光火。

后来,我悄悄记住了她妈妈的生日,提前几天就开始提醒她。去年,她在家里陪妈妈的时间比较长。我嘱咐她,一定要给妈妈过个好的生日。

“什么是‘好的’生日?我真搞不懂,这一天和其它日子有什么不同,非要兴师动众,弄得神经兮兮。好像那天我不做些特别的事,就不爱她了。”她一边说,一边委屈得像个小孩子。

其实我的这位朋友算是我见过的很有爱的人,以助人为此生最大乐趣。可就是对过节之类的事毫无兴趣,而她的老妈却对特殊日子情有独钟。

去年,她妈妈满80岁,她中午陪妈妈一起吃了生日餐,分享了生日蛋糕,她觉得庆祝结束了。晚上正好有位老姊妹需要她帮助,她像平常一样出门探望。

那天晚上,她回到家,客厅的台灯亮着,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跟妈妈打招呼,妈妈却低沉着脸,看也不看她。她表示不解。

直到第二天午饭时,妈妈才松下心来,跟她说:“你知道吗?在我们华人文化中,老人家过生日,子女要陪在身边,特别是晚上。你丢下八十岁的老妈妈,出去陪别人,简直不懂礼节。”

听完妈妈的唠叨,她一脸沮丧。她自小在西方文化中长大,对此一无所知。她发现母亲越到老年,越让她难以满足和取悦。原本人老了,想让女儿陪在身边,这是人之常情。但她却说:“说实在的,在妈妈身边,一点也快乐,我宁可去看望Joy姐。”

 

 

美丽的Joy姐

 

Joy姐其实比她的妈妈年龄还大,已94岁高龄了。她终身未婚,是一位毕生从事幼儿教育的老姊妹。

她说,每次和Joy姐在一起,她们可以聊很多话题,甚至聊到死亡。Joy是个仰望永恒,也活在永恒里的姐妹。她可以讲起过往的那些艰难的、哀苦的事,内心完全没有苦毒和哀怨。她能把对上帝的信靠和自己的生命经历交融在一起,透露出智慧和吸引人的力量。

老年人也可以成为这个社会的祝福,如果老年人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与周围的人和事相处,并且怀着坦然无惧的心,就会体验上帝所赐的平安和满足。

我的好朋友,从年轻时就远离家乡,从事福音工作。她平时回家的时间不多,可这两年,她发觉妈妈的需要,就特意每年回家探望,而且尽量多待些日子。

她以为妈妈因为她不在家会感到孤独,后来她发现妈妈身体健康,能做的事情很多,生活满满当当的。她妈妈平日里喜欢独来独往,自己过自己的日子。看起来,她不给儿女添麻烦,不需要儿女照顾,也不求他人陪伴。但当她回到家,与妈妈朝夕相处,渐渐觉得妈妈变得好难相处。

Joy姐呢,虽然终身未婚,却很喜乐。常有年轻人排着队去她的小公寓探望她,跟她聊天。临别,她还会从抽屉里拿出些糖果、巧克力或一些小礼物相赠,这都是别人探访她时带来的。

那天晚上,我的好朋友去帮助Joy姐修电脑,真没想到九十几岁的人了,还上电脑处理一些财务问题。我好友帮她修理的时候,她在一旁细细地看,说以后再出现类似问题,她就可以搞定了。

这样的老人,在你身边,让你首先想到的不是“老”,而是在她身上看到温馨美丽的“夕阳红”。

 

 

我的可爱老妈

 

老得美丽,指的是老年人的灵性回归内在,更单纯地依靠神。

德国灵修管理导师古伦神父(Anselm Grun)在他的《拥抱老年心生活》一书中,这样形容人在老年,大意是:看清世间拥有尽都短暂,不介意外在的评价、他人的要求和期待,而是转向聆听自己内在的真实声音,因放手而得自由,认清自己没用的沮丧。因着简单地把自己交托给上帝,更多在孤单中独处与沉默,在简单的事情上感恩,对天父活出孩子般的天真,对人报以赤子之心。

如果这样,老得美丽不是一种遥不可及的理想。

比如,我的妈妈,六十几岁,不算太老。因为爸爸过世,她一人独居。在外人眼里,她应该算孤独无依吧。起先,我们做儿女的也想让她搬来同住。可她觉得一个人住更方便,她的院子里时常人来人往,远亲近邻常喜欢找她聊天,听她的建议,因为妈妈是个很好的聆听者,而且厨艺超棒,他们也想借此学一两手。就连路过的小学生,放学了,不先回家,却钻进妈妈的院子,去摸摸猫,吃几粒树上的果子,然后争着抢着帮妈妈扫院子。

我弟媳从小没在父母身边长大,不大会与长辈相处,人又很有个性。妈妈说,如果她不信上帝,不知道要吵多少架了。

妈妈是个很可爱的人,尤其老了以后,内心更单纯。虽然没什么积蓄,却整天乐呵呵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偶尔还要住医院,却在病房里跟人交朋友。

今年妈妈生日时,我不能陪在她身边,就寄给她几百块钱,我也觉得太少了。这些年,我的经济状况不好,有时想到不能豪爽地拿出一大笔钱给妈妈,就有些内疚。妈妈却很体谅我的感受,她特意打来电话,跟我说:“你寄来的钱,让我好好享受了一顿美食,请了周围几个邻居,还吃了一个大蛋糕呢!”在妈妈看来,那不是钱,而是女儿送给她的生日餐和生日蛋糕。

妈妈是个老得美丽的人。

我很感恩,可以目睹她踏入老年,并能陪伴她一起变老。

 

 

我们都会老去

 

圣经上这样描述那些存心依靠上帝的老年人,“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篇》92:14)这真是件奇妙的事,老当益壮,不是借助各种滋补品,而是内在生命的回归。

因为上帝对慢慢变老的我们说:“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揣。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怀揣。”(参《以赛亚书》46:3-4)

我们以为只有婴孩才会被抱在怀中。在上帝看来,我们一直是他珍爱的孩子,直到年老发白。

在我们步入老年时,不但要学习与自己和好,与自己相遇,也要更加深切地进入上帝的同在里,与上帝相遇。

 

 

(图片来自pixabay)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