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亚波罗神庙与弥赛亚的预言


 

 

文/贺宗宁

 

 

 

 

引言

 

这几年有机会去地中海东半部一些地方旅游。在几次到达的不同的地点之间,发现有极为奇妙的连接。在这些连接中,竟然发现有长久的属灵争战的故事。

从《创世记》到《使徒行传》,最后到《启示录》;从公元前就存在于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到奥古斯都与君士坦丁两位罗马帝国的皇帝;

从保罗在腓利比的经历,到米盖朗基罗在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画。

这些看来毫无头绪的点滴,却暗藏着三位一体的神与撒旦之间的属灵战争。

(腓利比-德尔斐-君士坦丁堡相对位置图 )

 

 

腓立比的使女与德尔斐阿波罗神庙的关系

 

在《使徒行传》16章,保罗在亚细亚传福音,因看到马其顿的异象而改变原来的计划,从特罗亚上船,经爱琴海到达欧洲。他在欧洲的第一站在腓立比。

在腓立比,他遇到一个特别的属灵的争战。

圣经上记载:“后来,我们往那祷告的地方去。有一个使女迎着面来,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术叫她主人们大得财利。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使徒行传》16:16-17)

这里,有一个使女出现,她会行法术,却是被“巫鬼”所附。什么是巫鬼?

巫鬼,是指女巫的邪灵。什么是女巫的邪灵?原文是pneuma pythona,意思是“蟒蛇之灵”。

其实,女巫与蟒蛇是合二而为一。这与在希腊德尔斐(Delphi)的太阳神亚波罗神庙有不可分的因果关系。

腓立比在希腊的马其顿,很可能受到亚波罗神庙的影响。


(亚波罗神庙遗址。在其左前方有灰绿色柱子就是纠缠的蟒蛇体 )

 

 

亚波罗神庙的蟒蛇与女祭司

 

在亚波罗神庙有著名的女祭司。相传女祭司有通灵之能,经常会预言未来的事。女祭司必须终生为处女。平均担任10年左右就会身亡,然后就会另选一个新的女祭司。

亚波罗神庙女祭司的预言能力远近闻名,许多有权势的人都会特地去求问祸福。当有人求问时,女祭司会如犹太教圣殿的大祭司一样沐浴更衣,进入“至圣所”,独自进行祭祀仪式,服用当地一种药草。然后,她的声音会变得低沉,有如男人的声音。此时,她就会回答询问者的问题。


(德尔斐亚波罗神庙的女祭司回答求问人的问题 )

(The Pythia on her tripod giving an oracle on a kylix in the Altes Museum in Berlin, 柏林古旧时代博物馆展示品)

 

在亚波罗神庙的院子里,原供有一个三头分开,身体却纠缠在一起的“三位一体”的蟒蛇雕像。


(原先君士坦丁大帝自德尔斐迁到君士坦丁堡的“三位一体”蟒蛇像 )
(By Unknown 16th-century German-speaking artist – Cropped image of The Freshfield Album (Trinity College Library MS O.17.2), folio 6, available online,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

 

这个蟒蛇之雕像被君士坦丁大帝在第4世纪迁移到君士坦丁堡,作为他炫耀政绩的一部份。现在仍安置于伊斯坦布尔的蓝色大清真寺旁的罗马赛马竞技场,在一个埃及方尖碑的旁边。只是,在公元1700年时,蟒蛇头在一夜之间被毁。蛇头被毁的原因众说纷纭,不是本文的重点。其中一个蛇头后来被找到,现在保存于伊斯坦布尔的建筑博物馆里。


(伊斯坦布尔赛马竞技场的纠缠蟒蛇身 )

 

如果今天去德尔斐,也可以看到一个头被毁,但蛇身纠缠的蟒蛇雕像。这是在君士坦丁堡蛇头被毁之后的复制品。


(今天在德尔斐的纠缠蟒蛇身是后来的复制品 )

 

在《使徒行传》16章16节所提及被巫鬼所附的使女,很可能就是被德尔斐的亚波罗神庙里“三位一体”的蟒蛇邪灵所附。她因此可以用法术,令人致富,大得财利。

德尔斐女祭司(亦称女巫 sibyl)的法力驰名到一个程度。相传罗马皇帝奥古斯都在打败马克安东尼与埃及女王克里奥佩特拉(Cleopatra,希腊多里买王朝最后一位君主)之后,于班师回朝之途,特地路过德尔斐,向女巫求问。

第二世纪末期的罗马历史学家迪奥卡西乌斯(Dio Cassius曾经有以下的一段记载:原来,奥古斯都为了表彰自己的丰功伟业,特别想建立一座和平寺庙。他为此特别去询问德尔斐的女祭司,他所建的庙可以存在多久。女祭司回答说:“你所建的庙,会在一个童贞女生子时就毁灭”。奥古斯都认为童贞女生子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女祭司其实是说他所创建的和平乃是永远的和平,他就兴建起这座庙,并在上立了一个石碑,题字“永远和平之庙”(Templum pacis aeterna)。根据传说,在耶稣降生时,这座庙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崩塌。

 

 

米盖朗基罗的画与德尔斐的女巫

 

因此,德尔斐阿波罗神庙的女祭司成为天主教著名的五大预言弥赛亚的异教女巫之一。文艺复兴时期,米盖朗基罗在梵蒂冈西斯汀教堂天花板画了6天创世到挪亚洪水的画像。


(西斯廷教堂天花板米盖朗基罗画像的右下角显示德尔斐女巫的画像 )

 

在这幅画左右外围,他还画了旧约中预言弥赛亚的各先知像。而在先知之后,他还加了五位异教女先知(女巫,Oracles/Sibyls)的画像。其中就有德尔斐的女祭司(在画的右下角,见图)。这些异教的女巫都曾对弥赛亚有所预言。


(西斯廷教堂天花板的德尔斐女巫画像 )
(By Jörg Bittner Unna – Own work, CC BY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6470796)

 

 

结语

 

其实,我们可以从《创世记》3章,就看到蛇与上帝作对,它也以此来试探亚当与夏娃。一直到《启示录》13章,我们还是看到邪恶的“三位一体”(龙、海中的兽以及地中的兽)仍在困惑世上的民。

许多解经家认为在《启示录》里,龙是撒旦的表征,而海中的兽得到龙的能力,有权柄令世上所有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人拜它。并且在它的7头中,有一个头受了死伤,却又得医好,正像是基督的从死里复活。这正是极力模仿圣子的敌基督。而地中的兽有两角好像羔羊,又行大奇事。正是披着宗教外衣的假先知形象,它努力模仿圣灵在教会的工作。所有邪恶的势力真是自始至终,以假冒“三位一体”的真神来混淆世人。

但是,无论撒旦如何努力,我们都看到它一再被挫败。在德尔斐,希腊人最崇拜的亚波罗的神庙中,它虽然以“三位一体”的虚伪状态显现,也经常利用女祭司,而女祭司却无法阻挡或遮掩神子耶稣的降生。在腓立比,被蟒蛇之灵附身的使女也不得不承认保罗、西拉与路加是最高神的仆人,并且他们所传的信息是拯救世人的道。

到了最后,海中的兽与地中的兽都在《启示录》19 章被扔进硫磺火湖中。撒旦也在启示录20章被丢进硫磺火湖,结束了它从创世以来不停的假冒、欺诈与试探。

5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