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抑郁症的埃及地

(图片来自https://pixabay.com/)

 

 

 

文/林沐恩

 

 

 

 

抑郁的种子初萌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抑郁症状的,我没有答案。也许是祖母离世时就有了萌芽,那时我读小学;也许是在忽然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与方向时爆发的,那时我读大学。我不知道。

我的家庭很普通,父母忙于工作,我自幼与祖父母一起生活,他们其实很爱我,但也许是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不大会表达情感,他们也没能教给我表达情感的正确方式。祖父是一家之主,他通常一件事只讲一遍,就立刻有家人去执行。祖父用严厉和焦躁来表达他的情感,而祖母则是个温柔又安静的人。很不巧,我分别继承了他俩的特性,成为表面安静内里焦躁的人。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其实我的安静只是因为懒得和不了解我的那些人多费唇舌(这一点,我信主后才看明白,想来那时有多么自大),而当我不被理解或是我的计划被别人打破时,我内心的焦躁就会在亲近的人面前展露无遗。

 

 

挣扎着要活下去

 

发现自己患上躁郁型抑郁症,是我读研究生的第一年。

我奉母命在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研究生课程,选择了大学时擅长的教育心理学。在课堂上,教授用抑郁症的专用选项表作为研究资料,顺便叫大家做着玩儿,结果,我却得出了和其他人完全相反的结果,教授拿着选项表,哭笑不得地对我说:“我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另外,如果你有什么困扰的事,可以来找我。”那时,我刚刚信主,感觉每天都沐浴在主的爱里,情绪上的问题统统被弱化了,我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便没放在心上。

但不久,主帮助我把需要面对的问题摆上了台面。那时,我晚上无法入睡,睡着之后便是无休止的噩梦,白天拖着疲倦的身体去上课。在站台等地铁时,耳边一直萦绕着“跳下去嘛,生活这么累,跳下去嘛……”,魔鬼甚至说“没关系啊,你痛苦,跳下去就解决了,死前再悔改,主会原谅你的!”我知道那是魔鬼的谎言。

上车后,挤在人群中,我的心不停地发慌,身体觉得不适。后来,在早晚的乘车高峰期,我已经没办法一个人乘车去上课了。在和教授沟通后,他建议我先去看医生,早课和晚课可以暂时缺席。就这样,我去了医院,得到了医生的诊断报告,中度抑郁伴有焦躁情绪以及场所恐惧症。医生开了帮助我睡眠的安定剂和应对抑郁的中药。

那时候,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疲惫的,严重时甚至觉得喝水这个动作都是负担。去阳台上晒衣服,耳边会听到“跳下去”的声音;外出搭地铁,我必须要靠在站台的墙或是柱子上,一边听着“跳下去”的怂恿,一边带着无边的恐惧跟主祷告。如果没有主,我想我没有办法撑过那些日子。

 

 

对抗抑郁与艰难

 

经过几个回合,我便知道,撒旦就是个傻蛋,讲太多就露馅了。圣经里有教导说,魔鬼会扮作光明的天使来欺骗人(参《哥林多后书》11:14),它在放大我的负面感受,让我更多地去关注自己的抑郁,使原本压抑的心变得更加压抑。

面对抑郁症的过程,非常辛苦,一边是爱我的天父,一边是不受控制的身心,这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当灵魂身体无法合一时的那种苦痛,也更明白为何保罗在《罗马书》《哥林多前书》《以弗所书》等书信里,不停地提到门徒合一的重要性。

在对抗抑郁最艰难的日子里,我过着最不可思议的生活。清醒时,我努力查经谨记主的恩典,为了弟兄姐妹真正的合一而祷告,在教会里甘心乐意地服事;当抑郁情绪占上风时,我又变得连自己都觉得陌生,一点点小事就会被激怒,眼泪在任何时候都能流下来,睡梦中仍会哭闹,甚至吵醒室友姐姐。起初,我无法面对这种分裂成两种人的自己。甚至会想,基督徒怎么也会这样无理取闹,神呢?我把神放哪了?神的爱在抑郁症上的能力呢?不断地质疑,不停地哭诉,我好像成了自己最不想要成为的人。

药物能帮助我入睡,但梦里的世界依然可怕。去教会听讲道被感动,但情感却不受自己控制,感动到要流泪时,身体却毫无反应;和弟兄姐妹一起服事,很欢乐时,眼泪却如泉涌。这样的生活反而让我更加疲惫,面对自己无法控制的身体反应,情绪反应,我更加烦恼、暴躁。那时,我才知道,情绪上的疾病,靠医生只能缓解症状,想要完全得医治,只有靠那位爱我、造我的主!

 

 

神的手中有奇迹

 

感谢主,他为我安排了一位姐妹,那时我们同吃同行,她极尽所能陪伴我,我们一起祷告,一起读经,一起赞美主。我在那时的灵修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摩西对上帝说:‘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上帝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侍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出埃及记》3:11-12)摩西在神的带领下能出埃及,我也可以在神的带领下走出抑郁!我如何能走出噩梦的环绕,如何能走出抑郁的阴霾?神说了:“我必与你同在。”

我不是一个人面对,也不是和眼前的这位姐妹两个人一起面对,而是我们中间有主的带领。那时候我恨不得住在教会里,越是满满一会堂的人,我就越感到平安幸福,场所恐惧症在教会里完全与我无关了。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手里是什么?’他说:“是杖。”耶和华说:‘丢在地上。’他一丢下去,就变作蛇,摩西便跑开。耶和华对摩西说:‘伸出手来拿住它的尾巴,它必在你手中仍变为杖。’”(《出埃及记》4:2-4)

摩西的杖,握在人手里,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而在神的手里,却是神的应许,是奇迹。恐慌症、抑郁症也是一样,在我身上是个无法承受的负担;而在神的手中,它终将会显出神的计划,成为他的见证,因为信仰,我相信它也终将成为奇迹。

 

 

以真理胜过抑郁

 

感谢主,每个人被主坚定信仰的试炼都不一样,而我认为,我的信仰是被他用抑郁症来坚定的。抑郁如今于我,不再是一个疾病,它更像一种生理的周期反应,我虽无力阻挡,但我能冷静地去面对。它来时,我不慌张;它走时,我不被影响。至于魔鬼的那句“跳下去”,也在神“赐”的躁郁症里得到了很好地解决。

当这句怂恿不停地回响在我耳边时,我想到耶稣在旷野里受魔鬼试探的经文,虽然我没有耶稣那般冷静与智慧。但刚好在我暴躁时,我便怒吼,“不要指挥我的生死,有本事你就叫我死,我的生命,我献给我的主,你觉得主会袖手旁观,你就继续!就算死,我也死在主的计划里,我不再被你戏弄!不要再和我讲话,你想怎样就怎样,看你真能伤到我!”当时我还不知道,我内心里已经相信主是我的保护,能让我开口宣告这样的话。我被自己讲出来的话吓到,人怎会不怕死呢?但当我说出无论生死我都在主的计划里时,心底里升腾起的那种交托的平安,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宣告过后,那个怂恿我的声音就再没听到了。

在无休止的噩梦里,魔鬼引诱我在梦里行主看为恶的事。苦恼过后,我看到圣经里的这一段:“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因为你们今天所看见的埃及人,必永远不再看见了。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为什么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你举手向海伸杖,把水分开,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干地。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刚硬,他们就跟着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车辆、马兵上得荣耀。我在法老和他的车辆、马兵上得荣耀的时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了。’”(《出埃及记》14:13-17)

我手里虽没有杖,但我有口,于是我学会在梦里祷告,在梦里宣告,在梦里歌唱赞美主,在梦里学着耶稣说:“退下吧,撒旦!”

 

 

神是盼望和帮助

 

感谢主,只有他能把恐惧变为美好的平安,只有他能带领我走出一个又一个低谷和陷阱;也只有他不计前嫌,一次又一次原谅我的软弱,原谅我控制不了负面情绪时讲出的动摇信仰的话;也感谢主,在我肆意哭闹、呼求时,赐包容体恤我的姐妹。

感谢主,赐圣灵做我随时的帮助,教我如何聆听主的教导。更感谢耶稣,他的到来不是神话,而是信实的恩典,十字架是这世上最稳固的桥梁,紧紧连结着我和我亲爱的主。经历了这许多的患难,我深知耶稣基督不是一个古老的宗教,也不是一个心理寄托,他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帮助和盼望。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