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一束光,照亮我们的世界

 

 

 

 

文/孙基立

 

 

 

我去过长达300英里的岩洞,进去时在煤油灯的照明之下,看到一个如同大型音乐厅一样的岩洞,当灯一熄灭,我们就掉进无边的黑暗中,隐隐可以听到水声。据说,水中生长着一种天生没有眼睛的鱼,它们在这个墨黑的岩洞中也不需要眼睛。

岩洞里的黑暗真的是如同墨汁一样,那些不需要眼睛的小鱼生于黑暗,一生静静地待在岩洞暗流中,吞噬偶尔流过身边的可食之物。

长期的黑暗让他们不再需要眼睛,它们也无法想象光明。

它们的生活幸福吗?它们没有光明的一生是怎样度过的?

 

 

1

 

我想,许多人的一生或许也是这样度过:没有来自上帝的帮助,认为世界就是一个由物质组成的没有灵魂的世界。那些美丽的原野,让人心灵感动的力量都是一些物质的不同组合产生的效果。

他们从来不知道有一位上帝爱他们,也许并不觉得需要,就如同从来没有见过光明的洞穴小鱼,从来也不会去想象光明。

有许多美好的感受,如果从来没有尝试过,也的确不觉得需要。我知道有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孤儿,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也许不觉得有什么缺乏,因为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

但是如果他曾经有过父亲,再失去,痛苦就大得多。

上帝的爱,也是如此。

 

 

2

 

我现在很难想象,如果我没有上帝,生活会怎样,因为我已经和他建立了关系,这期间有疑问,有艰难的时刻,但更多的是安慰和爱。尽管我后来了解了许多教会的负面的东西,教会内部人际关系的复杂,基督徒之间神学上的分歧和辩论,但是这一切都无法让我掉头而去,因为在这一切人为因素的背后,上帝是真实的,他的爱和安慰也无比真实。

这和从来没有感受过上帝之爱的人,对上帝毫不犹豫的弃绝有很大不同。我已经尝过主恩的滋味了,就不可能再轻言放弃信仰。

但是反过来想,没有基督信仰的人会不会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认为我们这些信仰上帝的人是没有受到文明曙光照耀的洞穴之鱼呢?他们这种看法源于这样一个事实:有些基督徒对教会以外的世界知之甚少,也不愿意尝试理解那个世界的美丽。其实那个世界也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也曾浸润期间,接受它的滋养,它给了我们心灵的享受和惊喜。

林语堂在他的书《信仰之旅》中,详细阐述了人文领域和理性世界中拥有的聪慧和它对一个基督徒的吸引力,我深以为然。但是我却没有他那样的选择,放弃基督信仰,去没有神的世界徜徉一番。他在一番冒险之后,终于又回归基督信仰。

我的经历有点不同,我会在欣赏这些美丽的同时,如有必要,用一种中性的眼光,试图去了解作者的行文逻辑,那些由不同信仰的人给我指出的动人美景,但是当有一些肮脏污秽的东西出现时,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我产生恶心的感觉,便掉头不看。我不得不说这和我自小而有的信仰有关。基督信仰中有一种不喜欢残酷丑恶的事物的本能,但同时,基督信仰并不是和世间本来就存在的真善美没有交集,我们可以称之为上帝的普遍恩惠。

 

 

3

 

在我离开那个洞穴时,听着岩洞里嘀嗒的水声,想到其实如果让一束光照亮这个洞穴,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壮观的美丽洞穴。再往深处走,会发现白玉莲花一样的钟乳石,潺潺的地下河,壮观的瀑布……洞穴小鱼在这里生活了无数世纪,从来没有机会看到自己生活在一个如此神秘美丽的地方。那束光源于外边的世界,被层层岩石阻隔,无法进入洞穴。

我们都需要一束光照耀我们的世界。对于基督徒来说,了解周围人所欣赏的爱和美,和自己的信仰产生的共鸣;对于非基督徒来说,了解基督徒对上帝的敬畏,如同另一个世界的光,帮助自己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美景。

那束光对于基督徒来说,可以是在和自己信仰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的真诚交往中,也在愉悦身心的阅读体验中……

那束光对于非基督徒来说,可以是了解基督信仰对一个人生命的影响,了解祈祷这种特殊的对话模式,了解历史上无数和基督信仰有关的文学艺术……

也许在这束光的照耀下,许多以前并不知道的景色会出现在眼前。

我曾想象那些洞穴小鱼如果有机会看到自己生活的环境如同仙境一般,而且发现自己所待的那条清澈的地下河会在洞穴尾部形成银色的瀑布,会有什么感觉?也许它的生活方式不会有什么巨大的改变,但即使这束光只持续几秒,也是珍贵的,它如果有类似人类的灵魂,一定会过得更加幸福满足,因为它知道了它周围世界的美丽壮观。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