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难民纪录片《海上火焰》

 

 

 

 

 

文/小路加

 

 

 

看完金熊奖影片《海上火焰》(Fuocoammare),让我想到了约翰·多恩的诗句: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但是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lampedusa Island)上这却成了冷冰冰的现实。兰佩杜萨岛是非洲难民前往意大利西西里岛的中转站。在《海上火焰》里,一面是岛上的原住民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另一面却是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岛上、海上的难民。这些从中东、北非而来的难民,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过去20年间,共有40万人登岛,其中大约有超过1万5千人不幸遇难。而对于岛民来说,这一切与他们并无太多交集。

 

难民的海上漂流记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2017年发布的报告称,截至2016年年底,全球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总数已经达到6560万。报告称,这一数字相当于整个英国的人口,或者相当于全球每113个人中就有一人流离失所或成为难民。

纪录片《海上火焰》再现了难民不幸的一幕。片中,一名尼日利亚难民的自白,让人心痛:“许多人濒死,还有人被炸得面目全非。我们被炸弹袭击,所以我们离开了尼日利亚。我们跑进了沙漠,跑进了撒哈拉大沙漠,然后又死掉了很多人……我们仰天长啸,我们该怎么办,山峦不是栖息之地,人们嫌贫爱富,我们漂流到大海,许多同伴去世了,他们消失在波浪的顶端,一艘装满90人的船,只有30人幸存,剩下的尘归尘,土归土……”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求救者因为无法告知救援队具体方位,从而导致船上两百多位难民遇难;即便难民们能够躲过船难平安登陆,也有一大批难民要接受糟糕的身体面临的考验。

片中的医生,每天都要负责检查难民,他说:“当我在岸上发现他们的时候,成百上千的女人和孩子,奇形怪状地躺着,尤其是舱门处的,他们在海上漂流了7天,他们脱水严重,营养不良,筋疲力尽……但是帮助他们是人类的天职。我们成功的时候,是欢欣鼓舞的……有时也很不幸,我不得不见证这些不幸的事发生……在这些情况下,我被迫做我最恨的事情——尸检。”

尸检对医生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和煎熬,因为他每天都要与尸体打交道。

 

 

小耶稣也曾是难民

 

由于移民的涌入和媒体的关注,许多基督徒,尤其是欧洲的基督徒,对穆斯林难民可能有恐怖袭击动机的可能性表示担忧。甚至基督徒之间会有疑问:如果他是个间谍呢?其结果是,许多来自伊斯兰教的人最终被孤立,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所希望的基督教团体的欢迎。这些寻求者多数回到自身的伊斯兰教,基督徒从而失去了为主作见证的机会。

在旧约中,除了敬拜独一的神以外,接待陌生人(看顾孤儿、寡妇等)是旧约圣经中最常重复的命令。事实上,主耶稣小的时候,也曾作为难民与父母一起逃往埃及。参《马太福音》2:13-15圣经中提供的关于小耶稣埃及之旅的细节很少,如他们到达后得到了怎样的对待?他们能找到避难所吗?他们是受欢迎,还是被拒绝?

耶稣不仅有过难民的经历,他还以许多方式教导他的门徒,告诉我们如何应对难民。耶稣在所讲的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中,那个被强盗打伤的人,俨然成了一名难民。熟知律法的祭司和利未人却视而不见,最后他被一位好撒玛利亚人救起。(参《路加福音》10:30-35)我们大多数人会倾向于尽可能狭隘地定义邻舍,以限制我们自己的责任。我们的邻舍包括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不仅仅是那些与我们离得近的人。

难民是我们的邻舍,无论他们的宗教背景如何,他们都有与生俱来的尊严。作为基督徒,我们也特别关心在基督里,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因信仰而受到迫害的许多难民。使徒保罗写信给加拉太的教会说,我们要善待所有的人,尤其是那些属于信徒家庭的人(参《加拉太书》6:10)。教会由许多不同但相互依赖的成员组成,保罗说,就像一个人的身体一样,如果一个部分受苦,每个部分都会遭受痛苦(参《哥林多前书》12:26)。

 

 

活出基督徒的好客之道

 

虽然我们特别关心受迫害的基督徒难民,但我们的基督信仰仍然要求我们关心其他信仰的难民的困境。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都有上帝的形象,那些不是基督徒的人,也是上帝按着他的形象创造的,所以他们的生命是宝贵的,他们是我们的邻舍。

2015年,随着美国公众对难民安置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消极,许多著名的福音派机构的领导人也开始发声,包括葛培理福音布道中心、美南浸信会、世界展望会、世界救援会等,发布了一份关于照顾难民的基督教宣言。其中说到,难民拥有上帝的形象,因此,对上帝和我们来说都是无限珍贵的;我们被命令爱我们的邻居,爱难民是我们的特权;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对难民、外来人和陌生人舍己。恐惧、冷漠和缺乏真正的好客精神,会给新来的难民带来持久的影响。很多人一想到向这些陌生人开放自己的家,就会感到不知所措。然而,人们践行好客之道会满足入境难民的真正需要,这对基督徒来说,是挑战,也是成长的机会。

在芝加哥西郊的惠顿圣经教会(Wheaton Bible Church)里,有一群志愿者多年来一直欢迎难民家庭。惠顿圣经教会以对海外宣教的热情而闻名,在40多个国家支持超过90名宣教士。该教会的克里斯(Chris McElwee)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与难民打交道的经历。他在奥黑尔国际机场迎接了一个缅甸大家庭,他说,最主要的使命就是当人们从飞机上下来时,成为他们的朋友。他们有很多需要,但这些难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朋友。

克里斯与难民的关系也改变了他曾经的态度。有一次,他和妻子在家里接待了一位伊拉克单身母亲和她的5个孩子。如果几年前有人告诉他,他会有一个来自伊拉克的穆斯林家庭睡在他的地下室里,克里斯会认为这很疯狂。而如今,他认为再正常不过。主耶稣爱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教会作为基督的跟随者,应涌现出更多的医治者,因为主耶稣就是医治者。那些居无定所的难民最大的伤痛可能是来自灵魂的,而能够医治灵魂伤痛的药就是基督徒能够实践基督道成肉身的爱。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