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母爱改变幼儿的神经基因组说起

 

 

 

 

文/潘柏滔

 

 

 

 

前言

 

基因(先天)与大脑环境(后天)之间的关系,及其对个体行为的影响,一直是热门话题。

最近的科学研究指出,动物和人类幼年的生活,可通过反转录转座子(retrotransposon,一种DNA序列,能够在基因组中,通过反转录,出现在其他基因座上。——编注),例如L1反转录转座子,影响脑神经中的DNA序列,最终影响其大脑发育及行为。2018年春《科学》期刊上的一篇论文即指出,在实验室中,鼠类幼儿若缺乏母亲护理,成年期后更容易产生焦虑行为。

 

 

一、母鼠的护理

 

有科学家在幼鼠出生后,对母鼠与幼鼠的行为,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观察。从母鼠喂奶、对幼鼠舔毛、梳理、抚摸等等的频率,观察母鼠的护理质量,及其如何激活幼鼠的不同的基因表达模式……

实验表明,母鼠护理幼鼠的时间,与幼鼠脑海马体中的L1反转录转座子的复制数量,有直接关系(海马体是啮齿动物大脑中,少数几个在初生时期仍进行广泛的细胞分裂和分化的结构)。母鼠护理的质量越差,幼鼠大脑海马体中的L1复制数量越多。母鼠护理的质量越好,L1则越少。而 L1在幼鼠的大脑海马体中积聚得越多,其成年期后表达的焦虑行为也越严重。

 

 

二、传统遗传学

 

传统遗传学(也叫古典遗传学)中,有两种不同的学说理论——拉马克(Lamarck)与孟德尔(Mendelian)遗传理论。这两者最基本的区别,在于对生物变异的来源看法不同。拉氏的论点重在:生物因“用进废退”而后天获得的性状,例如长颈鹿的脖子,是可以遗传的。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多次引用拉氏的观点。

孟氏的学说却指出:因适应环境而产生的变异,是不能藉着配子(生殖细胞)遗传给后代的。现代分子遗传学证明了这一点。生物的性状(能观察到的特征——编注)功能,无论常用或不常用,都不会编码到染色体中。故此,在传统的遗传学中,拉马克的学说被人摒弃,孟德尔之理论成为正统。

 

 

三、表观遗传学

 

现今的表观遗传学,从一个新的角度,研究了基因与环境的互动关系。

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又译为表征遗传学,研究在不改变DNA序列的前提下,基因表达的可遗传的变化,包括基因选择性转录表达的调控,如DNA甲基化(DNA methylation,甲基化与基因转录活性成反比,如甲基化的抑制可能是造成L1复制数增加的机制之一)。这些变化可能通过细胞分裂,持续几代。近年相关研究证实,脱甲基治疗可控制与基因相关的肥胖症,因此开辟了RNA表征遗传学的相关领域。

 

 

四、先天与后天

 

上文谈及的反转录转座子,经反转录作用,即以RNA为模板合成DNA,插入新DNA的位点,引起基因重排,是细胞中的移动元素(mobile elements)之一,这有利于生物遗传多样性。

以人类为例:童年压力和逆境,可导致反转录转座子的低甲基化。研究48名5岁儿童组成的同质群体,发现这些学龄前儿童,因压力导致DNA甲基化方面产生变化(类似于生物老化的现象)。正面的例子则有:可通过增加甲基化,治疗精神分裂症(可遗传的精神病——编注)。这是治疗精神分裂症的新方法。在治疗癌症的领域中也有甲基化因素的策略.

行为遗传学(Behavior Genetic Studies),则发现了多个基因和环境之间,可产生互动性质。

 

五、圣经怎么说?

 

上文谈到基因和环境之间的互动。那么从圣经来看,人可否不受先天和后天因素的控制呢?根据圣经:

 

1.人的罪性,乃因始祖犯罪而来,只有信耶稣才可摆脱

 

罪性并非先天遗传而来。人类始祖是按着神的形象所造的(参《创世记》1:26-28)。可惜人类始祖误用了神所赐的自由来悖逆神,自此人类就被罪捆绑(参《创世记》2:16-17、3)。

幸得神差圣子耶稣降世,以无罪之身,为人的罪付上死的代价(参《罗马书》5:12-19)。信他的人,因他的复活而得生命,今生不受罪性的控制,死后得永生(参《罗马书》6:3-11)。

 

2.后天因素对儿童的成长很重要

 

圣经要我们教导孩童学习神的律法,遵行神的道,成年之后不会行差踏错(参《箴言》22:6)。

无数的实例证明,敬虔爱神的家庭,比起败坏的家庭,且后代子孙更易成为社会的栋梁,而非败类。而子女的宗教信仰,与家庭的培养息息相关,因为信仰并不遗传。

 

3.基督徒的身心灵健康

 

我们得救虽然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但是我们也是他的工作,为要叫我们行善(参《以弗所书》2:8-10)。我们当按神运行在我们心中的美意做成我们得救的工夫,使我们无可指摘做神无瑕疵的儿女。 (参《腓立比书》2:12-15)

保罗提醒基督徒,注重身体和灵性的健康(参《提摩太前书》4:8)。既然早期生活经历对人类大脑有很大的影响,我们身为父母,应尽可能给孩子提供健康的生活环境:营养是否足够?压力有否过大?……

我们成年人,也要注意生活的质量:是否有影响身体和灵性的毒素?是否有平衡的生活方式?……争取全家人身心灵健康!

 

4.身心灵完整的救赎

 

耶稣使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律(参《罗马书》8:2)。在基督里,我们是新造的人(参《哥林多后书》5:17)。

神给我们的是全人救赎(参《哥林多后书》1:10):他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不被定罪),现在仍要救我们(不再被罪捆绑),并且我们指望他将来还要救我们(主再来时,复活得永生)。这包括了身心灵完整的救恩。近年来,美国杜克(Duke)医学院等机构的医学研究显示,心灵健康能正面地影响血压、内分泌、免疫系统和心脏病的死亡率,等等。

 

5.神的爱,藉信徒带给人今生和永生的祝福

 

神说我们在末世万物的结局将近时,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参《彼得前书》4:7-9)。“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翰一书》4:19)我们当撇下自己,以主耶稣为榜样,去爱人如己。

主的应许里,不仅有永生的祝福,也有今生的祝福(参《马可福音》10:30)。就如母亲高质量的护理,影响到DNA甲基化等因素,给幼儿带来了健康和安全感,可见“爱”在调节基因表达中,起了重要作用。在治疗精神分裂和癌症上,也印证了这一点。

就此,我们能否看到:神的爱,藉着信徒,不单带给人永生的盼望,也带来了今生的祝福?

 

 

参考书籍: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9/6382/1330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sci/359/6382/1395.full

D.Nätt,I.Johansson,T.Faresjö,J.Ludvigsson,A.Thorsell,Clin.Epigenetics7,91(2015).

B.Misiak et al.,Epigenomics 7,1275–1285(2015).

I.C.Weaver,M.J.Meaney,M.Szyf,Proc.Natl.Acad.Sci.U.S.A.103,3480–3485(2006).

J.Kaprio,J Intern Med.2012 November;272(5):440–448.doi:10.1111/j.1365-2796.2012.02587.x.

Thomas J.Bouchard,Jr.,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Volume 13-Number 4,2004,148-15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1%A8%E8%A7%80%E9%81%BA%E5%82%B3%E5%AD%B8

https://thinkgospel.wordpress.com/2014/10/28/the-juke-edwards-story-a-contrast-in-family-legacy/

https://medicine.duke.edu/faculty/harold-g-koenig-md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