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过有一天,外婆、母亲的上帝成了我的上帝

 

 

 

 

文/金太太

 

 

 

1985年10月,我出生于南京城南的秦淮河畔。那年,家里还没有人信主,今忆城南旧事,愿述主恩荣。

 

 

追忆外婆

 

先从外婆说起。

外婆在1958至1968动乱与饥荒的年代里,先后生养了四个孩子,前三个都是女儿,姐妹三人名字各拆用“红卫兵”一词,也呼应了那个特殊的时代。老四是独子,我妈排行老三。那年,外公因自我压抑,跳河轻生,留下老小一堆。外婆孤儿寡母,在闲言碎语中求生。

虽然外婆没什么文化,但凭着要强好胜的性子,含辛茹苦养大了孩子们。后来,舅舅结婚生女,本是喜事却因大腹便便的妻子无意被狗伤,注射狂犬疫苗,导致胎儿脑发育迟缓,媳妇无力面对,离婚回了娘家。于是外婆又成了“坚强的母亲”,在担忧舅舅的婚姻大事与养育特殊儿童的操劳无力中,因听闻福音尝到主恩的甘甜,1994年外婆在圣保罗教堂受洗归信。舅舅再度娶妻生子,女方信主,生下外孙,方才安心。

在2007年10月上海国际特奥会比赛中,被外婆带大的智缓的妹妹在铅球和跑步项目中,取得了第一与第二的成绩,站上了国际领奖台,一改众人的眼光,成了外婆引以为豪的莫大安慰。如今,妹妹懂事、自理自立并照顾年事已高的老人,也成为全家人的安慰。

在童年记忆中,我常随外婆去教堂。看着外婆从不识字到独立读圣经,还有为了方便聚会而克服恐惧学会了骑自行车。后来,外婆家成为开放的家庭聚会点,那时透过外婆我知道在清香宁静的教堂里,有一群人信奉着一位看不见的慈爱的上帝,还有一群和蔼寡言的老幼病残。

 

 

恩临母亲

 

再说我的母亲。

在2000年,世纪之交的那一年,我初中毕业的暑假,父母离婚。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居无定所,幽暗的艰苦岁月,一度造成母亲神情恍惚、身体虚弱。

幸好那时,上帝的救恩临到我母亲。在人罪性的顽固悖逆、家里长达十多年被污鬼的搅扰中,上帝带领母亲和我逃出了“埃及之地”。2004年,母亲也在圣保罗教堂受洗归信。

在上帝拯救、医治与婚姻重建中,母亲从重度洁癖、被人无法理解的神经质与各种敏感伤害中,逐渐开始舒展紧缩的额头,身体恢复正常健康,柔和的说话和开朗的心态,无一不流露出从上帝而来的平安与喜乐。这极大的转变,使母亲判若两人。

 

乖乖女堕落

 

少年记忆中,我透过母亲的生活,惊奇这份信仰的真实。当上帝也成为我母亲的倚靠时,仿佛上帝一下子走近了我,可我因为恐惧和为了自我实现,选择敬鬼神而远之。

在母亲眼里,我老实听话又乖巧懂事;在老师和同学眼里,我是优秀积极的好助手、好榜样。由于父亲在成长过程中的缺席,我不想给母亲增添负担,我很小就立志早点自立、早点离家,因此毕业工作不久后便开始早恋、同居、怀孕、堕胎……那是一段昏暗羞耻和堕落不堪的日子。

母亲信主后不久,她所爱的我这个“乖乖女”堕落了。在持续了5年多苟且重复的日子,我深感人生的无望。人活着,心却是空的。我常能听到空心的风声嘶吼,我如行尸走肉一般等待无意义的人生落幕。

在2007年的圣诞节前后,我下班独自经过圣保罗教堂。当我再次走进这间久违又熟悉的教堂,唱着赞美诗时,眼前浮现出一幕幕我成长的经历和人事的变迁仿佛提醒着我——这位上帝从未离开,他一直等待着我的回归。他是昔在、今在、永在的。

那天,讲台结束后牧者邀请慕道友报名慕道班的受洗学习。那一刻,我决定想要亲自认识外婆和母亲信的这位上帝,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位上帝。

 

 

生命更新

 

在为期3个多月的慕道班福音学习后,我认识到自己的污秽不堪,自己在罪中的无望和堕落。我需要基督的救赎。

2008年6月,我也在圣保罗堂受洗归信,喜极而泣地宣告耶稣基督是我生命的救主;如今这位我外婆的上帝、母亲的上帝,也是我的上帝了!

同一时间,我也经历到如圣经所说,“仇敌魔鬼仿佛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参《彼得前书》5:8)那期间,舅舅被确诊肺癌晚期,生命危在旦夕,魔鬼在暗处、在深夜、在祷告中不断试探我们。感谢主耶稣十字架的得胜,舅舅也归信受洗。而后,病得医治是上帝格外的怜悯护理。

此事在我初信之时,也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在生命的成长中,上帝借着他话语的应许,我初尝与上帝同在的平静安稳,每天都被从心里满溢出来的平安喜乐所充满,眼里所有的一切人事、宇宙天地、鸟啼虫鸣都是那么美好可爱。好到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我的生命也渴望永远留在其间,生命也重新有了方向。我渴慕被上帝所使用,就是我生命的意义。

然而,好景不长,我又陷入罪中不能自拔。2008年下半年,好在有一位一起信主的小姐妹,在她敬虔爱主、乐于服侍人的陪伴中,我从保罗堂转去了一个福音派学生团契。在一群年轻、热心又有真理知识的弟兄姐妹中间,我被吸引、被影响、被改变,逐渐脱离堕落混乱的私生活,慢慢融入爱与光明的大家庭,深深地体尝到被爱、被接纳、被扶持,信仰生活也开始从个人性的宗教生活转为群体性的敬拜与服侍,接受门训、心意更新的祷告。

而后,我参与教会的传福音事工的培训、与藏民跨文化的短宣支教、细胞小组的服侍、婚恋福音事工、接受婚前辅导,等等。这一切都使我的生命又充实又满足。

2011年10月,在牧者与弟兄姐妹的见证祝福下,我与丈夫在教会结婚。

 

荣耀十架

 

2015年4月,我怀孕生产,痛苦在产难中抓住了我。痛苦的滋味使我仿佛与基督一同被钉十字架。哦,不,我是罪有应得,本是该死的,我的罪显明上帝公义的审判,然而为罪痛悔的心上帝不轻看,耶稣的十架是羞辱痛苦的,却成为我的至宝和荣耀,是我得救的记号,感恩的灵使我赞美:“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

当我降服下来,把自己和孩子全然交托给主时,孩子顺利出生了。感谢主,他再一次垂听了我的祷告,他眷顾了我的软弱。他是我们的上帝,我们是他的百姓;他世世代代是我们的上帝,我们世世代代也要成为他的百姓。

产后如何养育孩子,也成为初为人母常常思索的问题;世上有各种令人焦虑疑惑和恐惧不安的事物,我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守护这稚嫩的宝贝。尽管我愿意给他最好的一切,但从来就没有最好的,所有物质的追求都没有尽头。那我该怎么办?在为孩子焦虑不眠的凌晨,耳边一个温柔清晰的声音提醒我:“要爱孩子的灵魂和生命”。

我幡然醒悟,产后已经许久未回归教会生活。这期间也是个人操练内室生活的开始与重整,我的侍奉也从外在走向内心。我的生命真的能让人看见耶稣吗?我自己真的认识耶稣了吗?我真的懂经文了吗?我真的按照上帝的心意去祷告和服侍了吗?我开始看到自己信仰中的假大空、盲目的热心、对圣经的无知和错谬理解、灵里困乏不警醒、肉体上的懈怠无力……我发现自己是个瞎子,瞎子还去领瞎子,我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参《约翰福音》16:8)

在2016年12月,我参加了改革宗神学背景的读书会,并开始了解基督教教育,后寻访本地的主内学校,再到跨教会的访问和送孩子来书院初步学习。2017年12月,经一年的考察和被考察,在牧者们的祝福中顺利转会,继续奔跑天路。

信仰生活在成圣的路上,不是一个人、一群人、一个民族而已,乃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愿投身在天路客的历程中警醒预备,等候那日。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