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张扣扣还冤,却这样“报”仇

 

 

 

文/尘埃

 

 

 

导语

 

近日,陕西省汉中市男子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随后,张扣扣投案自首。

据汉中市南郑区人民政府官方微博通报,发生在年关的这起凶杀案,肇因是张扣扣对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其母致死一事怀恨在心,便伺机报复王家。

潜伏在心中的仇恨,会产生巨大的杀伤力。面对伤害,有的人选择了复仇,也同时葬送了自己;有的人却选择了另一种面对的方式。

今天这篇真实见证,主人公比张扣扣还冤,父亲被人打死。他身怀血海深仇,15年没睡过一个好觉。后来,他竟然去关心杀父仇人。在他的生命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注:本文中大强和长弓为化名,卢哥为了保护他们,特隐去真实姓名地点)

 

仇恨的种子

 

1989年,老卢盖了院子,院墙超出巷子,占用过道30来公分。其实路本来很宽,也不碍什么事。但是街坊邻居很生气,说他们一出门就得蹭墙角,出行不顺,不吉利,坏了风水。邻居长弓和老卢因此发生口角。长弓高大魁梧,顺势把老卢修理了一顿。老卢回家后越想越觉得窝囊,于是到长弓家讨理。

卢哥那时刚初中毕业,也跟了过去。长弓的大儿子大强是个一米八大块头的壮汉,他一把将老卢掀翻,按在坑上,人们实在看不过去了,才把他拉开。老卢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出去,扑通倒在胡同里,再没起来。

眼睁睁看着父亲就这样被人打死了,卢哥悲愤难当,一家人痛苦不堪。仇家仅赔了3000块钱,什么事都没有。卢家怎能认命?遗体被强行火化,最后连骨灰都没看到。

 

 

­­

漫漫复仇路

 

卢哥在家务农,没钱没势,没文化,没能力,喊冤喊了6年,最后彻底绝望。他常常在家里喝闷酒,深夜在床上唉声叹气,憋急了,以头撞墙,流着泪仰天长叹:老天啊老天!

还能怎么办呢?卢哥就想找机会干掉凶手,为父报仇。可是长弓家个个人高马大,家族又大,有钱有势。怎么干得过他们呢?就算杀了凶手,他们反扑过来,卢家不是全死光光?

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卢哥快40了,还单身一人,家人都劝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找个媳妇,生个孩子吧!”卢哥根本没这心思,胡子拉渣,头发像鸡窝,不梳也不洗,衣衫不整,整日想着就是如何报仇。他恨恨地说:“杀父仇人天天这么嚣张,在眼皮底下,我找媳妇干嘛?哪一天,我捅死他,我也会死,不是连累老婆孩子吗?”卢哥为了壮大自己势力,开始找帮手,混社会,巴结地痞烂仔,经常请他们喝酒,拜兄弟。混黑社会也得有本钱,卢哥一没钱,二没混的本事,本性又善良,终究不得“志”。

当面打不过,就弄枪。几经周折,卢哥打听到了买黑枪的渠道。可钱是大问题,卢哥只能出去打工赚钱买抢。卢哥深深地被仇恨蹂躏,躁动不安,到哪里打工都静不下心,怎能赚到钱呢?久而久之,买枪报仇的事也就搁下了。

然而复仇的列焰一直在他心中猛烈地燃烧着,卢哥想到了雷管。因为是危险品,当时市场上买不到雷管炸药。为此,卢哥费尽心思,在采矿场干起了临时工,偷到雷管后就辞职了。

多少个夜晚,卢哥都在琢磨着各种行动方案。他想,或许成功后,自己就可以隐姓埋名,到遥远的沿海打工。能逃掉追捕,就算捡了一条命,逃不掉,死了就死了。这么痛苦地活着,还真不如死了的好。

或许是良机未到,或许是天意如此,用雷管的复仇方案一直没能实行。对卢哥来说,不复仇,他生不如死。

卢哥不太敢呆在家乡,常年漂泊在外,因为一碰到胡同里的杀父仇人,就痛苦得要命,不杀怎能解恨?杀,又没好机会。卢哥在家乡还抬不起头来,父亲被人这么白白打死,卢家丢脸啊!当别人家欢欢喜喜过年,热热闹闹放鞭炮,全家人高高兴兴吃团圆饭的时候,卢哥更加痛苦。他窝在小黑屋里,也不愿开灯,一根接一根地狠抽烟,白酒喝了一斤又一斤,唉声叹气!

“我为什么这么窝囊呢?老天呀!”!他卷起衣袖,把火红的烟头压向左臂,“啊呀”一声惨叫。皮肉的疼痛,怎么说也好过内心的撕裂。

 

 

生命的光

 

2003年,卢哥来北京打工。14年了,杀父之仇还没报,他心情极度郁闷,天天靠着烟酒勉强驱赶心中的悲愤。

每天晚上,卢哥皱着眉头苦巴巴地去小卖部买烟酒。商店老板是一位信耶稣的大姐,她很早看出卢哥陷在极大的痛苦中,但不敢贸然打听,只是默默为他祷告。时间久了,两人也熟了。这天大姐很关切地轻声问:“我看你有很重的心事,愿意和我聊聊吗?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会好点。”

卢哥在外漂泊多年,历经世态炎凉,看到的都是互相利用,谁愿意关心一个落魄的打工仔呢?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于是把心门打开,流着泪,一五一十把十多年冤屈的苦水都倒了出来。大姐静静听着,深表同情。最后她拿出一本圣经送给卢哥,说:“我也帮不了你,但是这本书里的上帝却能帮你,你好好看看里面的《箴言》和《传道书》。”

卢哥自是不太相信,不过大姐的真诚和关心打动了他。他接过了这个陌生的礼物。晚上下班后,卢哥翻开所罗门的《箴言》,慢慢品味。“哇!说的太好了,从小到大,还真没听到过这么有智慧的话语。原来我这么多年一直活在愚昧当中。看来,这不是一般的书。”

周日,大姐带卢哥去了教会,那里好温暖,人与人之间像亲兄弟一样,那么坦诚,那么关爱。他的心,15年来一直被困在仇恨痛苦的黑暗地牢里,他早已对生活没有一点盼望,而今终于得到了爱,看到了光明。他如同瞎子看见光亮,鸟儿飞出牢笼,奴隶得到了自由身,何等幸福,何等喜乐。

卢哥把工作停下来,整整读了三个月圣经。半年后他受洗成为基督徒,一下班就如饥似渴地读圣经。

上帝的话语给他的灵魂带来空前的革命,冰冷孤独的心被耶稣的爱环绕。他意识到,原来我并不可怜,有一位创造诸天统管万有的上帝在爱我,地上没了父亲,可是上帝是我永远的慈父。

人们一定要在世上寻求公平公义,得不到就痛苦,或者干脆“替天行道”。上帝却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参《罗马书》12:19)“他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6)人们想做上帝做的事,结果惹来许多是非、争斗、杀戮,自身也很痛苦。

世人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耶稣却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参《马太福音》5:44)卢哥回忆起十多年的悲惨人生,原来越是想报仇,越是痛苦,越是不能宽恕,越是活在苦海里。饶恕别人,也就是宽待自己。跟着世俗的观念走,漫漫黑夜无尽头。信靠耶稣的话,就豁然开朗,脱掉重重苦恼。

卢哥放下了复仇大计,开始新的人生。

 

道路、真理和生命

 

虽然不再想报仇,也明白了上帝的教导。但是多年的仇恨还依然驻扎在灵魂深处。耶稣说:“恨人就是杀人;要爱你们的仇敌。”(参《约翰一书》3:15、《马太福音》5:44)卢哥怎么能爱上杀父仇人呢?

血海深仇,比死亡还顽固的仇恨呀,你毒害了多少人,你酿起了多少人间悲剧?谁能破除你的权势,谁能唤醒一个沉陷冰冷黑暗多年的心灵?谁能把卢哥从复仇苦毒的地牢里救拔出来?

在牧师的教导下,卢哥每天为自己能够饶恕祷告,求主耶稣赐下爱的力量,教会也为他代祷。卢哥深深明白,必须靠着上帝,才能彻底斩断仇恨的毒根,心灵才能自由,于是拼命读经祷告。每次祷告,上帝的灵在他心里做工,不断地洁净他的心思意念。每次读经,他就不断看见耶稣基督赦免的大爱,耶稣为罪人死,也为仇敌死;慢慢的,卢哥越来越轻松,苦毒与仇恨越来越少,信主一年后,对杀父仇人怎么都恨不起来了。好像那事情压根没发生过一样。

卢哥重获新生,他踌躇满志回到老家。卢家大大小小,尤其是哥哥姐姐,依然活在仇恨的苦海里,心中没有平安喜乐。卢哥急切地想告诉他们,要去爱,要去饶恕,要从上帝那里得到宽恕的力量。此时的卢哥能真正原谅仇人了,他想:大强也是逞一时之气,打死了人。他们也后悔,心里也内疚,他们也很可怜,同样需要上帝的爱。

回到家,卢哥第一件事,就是把埋藏多年的雷管扔到水里,彻底销毁。

卢哥路上遇到大强,主动问好。大强媳妇多年疾病,家境很不好。卢哥提了礼物登门探望。他说:“从前我老是想着报复。去年,我在北京信了耶稣,耶稣改变了我,让我学会了饶恕。你们放心,踏踏实实过日子,我不恨你们了。”大强却深深怀疑:“这世上有这么傻的人?有这么大的爱?”

卢哥因此被兄长和姐姐训斥:“唉,丢脸啊!不报仇,忘了自己老爹咋死的。还要给仇人送礼,信个耶稣,信成疯子了!村前村后,都说你没骨气,是孬种!”

当卢哥在媒体上看到张扣扣的杀人悲剧,他深深地扼腕叹息:“杀了别人,也害了自己,如果张扣扣能去教会,能早点认识耶稣,怎么可能走这一步呢?”

爱和宽恕,才是我们幸福的根源。然而人类如此之脆弱,面对深重的伤害,怎能爱得起来?除了发泄报复,还能做什么?但耶稣为我们开了一条新的道路,卢哥走过去了,证明这是真实的,可信的。

希望卢哥的家人和邻居一家也能走在这条平安的路上。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