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培理:献身基督的媒体布道家

“有一天你会读到或者听到葛培理死了的消息。千万别相信,一个字都不要信!我将比我现在还要鲜活。我只不过是换了个地址。我是去上帝同在的地方了。”

——葛培理牧师

 

 

文/ OC编辑

 

 

2月21日,美国著名布道家葛培理牧师(William Franklin Graham或Billy Graham)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家中离世归主,享年99岁。

 

他的国度胸怀

 

葛培理是二战以后美国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脚踪走遍美国、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等地,全球听众数以亿计。如果要问他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也许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最合适:“我认为只有当个人降服于基督,把鲜活与更新的生命献给基督,复兴才有可能。”这话是他在99岁生日时所讲,也是他一生的概括。

有人说,葛培理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二战之后的世界可谓千疮百孔,那是理想破碎、心灵绝望的年代。20世纪的战乱和纷扰,让许多美国人深陷痛苦的深渊,人们看不到未来和出路。在一次讲道中,葛培理牧师说:“救恩是上帝给每个人发出的邀请,不论种族贫富贵贱,只有人接受耶稣,才会得到上帝的拯救。”1958年,在美苏冷战期间,他说:“我们或许觉得上帝拣选了美国人,上帝偏爱我们胜过任何其他民族,我们是上帝的子民。但我要告诉你,上帝爱美国人并不甚于他爱苏联人。”他的国度胸怀可见一斑。

 

 

向无神论者传福音

 

葛培理的一生见证了他对上帝的忠诚和委身。一个人如果矢志不渝地跟随基督,践行以上帝为中心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就无法回避耶稣基督大使命的托付。这个大使命告诉我们,我们要去,使万民做耶稣基督的门徒(参《马太福音》28:19)。而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也常常是许多基督徒面临的挑战。

对此,葛培理颇有洞见。他说:“上帝如果介入,他们当然会改变。这类的事经常发生。比如说,在东欧与前苏联就有数不清的人,他们原来是无神论者,现在却诚心地相信上帝,跟随基督耶稣。”

葛培理承认,无神论者在他们心中架设了许多承认上帝的障碍。但是,上帝的灵要比这些障碍都更坚强。

“上帝为了他自己创造了我们。所以,当我们将他排除在生命之外时,我们的心中就会有一个空虚的地方,以致我们的生命没有意义和盼望。只有上帝才能将这空虚填补起来,让我们对未来产生希望。这就是那些原来是无神论的人今天所感受到的。”

因此葛培理鼓励基督徒:“为你那些自称是无神论,而且不愿意与上帝有任何关系的朋友祷告”。 “切记:上帝可以做我们绝对做不到的事,包括改变人的心思意念。同时,你自己也必须对基督耶稣的信仰有确据。求主帮助你能在朋友面前成为基督的爱与纯洁的榜样。”

 

 

善用新媒体传福音

 

“传福音给万民听”,这个大使命在督促着每一个时代的基督徒,应当用诸般的智慧引人归主。比如,在历史上,马丁·路德在德国带领的划时代的宗教改革,即是很成功的善用印刷术传福音的见证。路德发现,印刷机印出来的小册子(booklet)能向更多的受众进行传播,既便于传阅,普通人也买得起。他的“九十五条论纲”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迅速传遍德国及整个欧洲。

而葛培理牧师,也同样深谙新媒体传福音的重要性。他在19岁时已有相当的声誉,但他是最先采用电视等媒体技术来传福音的布道家。在他布道前期的年代,广播和电视是刚刚兴起的新媒体。他看见这些新媒体正以惊人的力量形塑人们的三观,于是,便积极使用这些媒体工具,为基督得人。多年来,除了在世界各地巡回举办大型布道会,葛培理牧师通过电视、广播、电影和网络接触的听众比历史上任何人都多,超过2亿人,分布于185个国家。

《葛培理传》中记载,1950年,电台节目《抉择时刻》在美国广播公司旗下全国150个电台同时启播。这是葛培理第一次尝试通过广播传讲福音,取得了美好的果效。他的讲道内容广泛,包括社会时事、国际大事、生动的例子、切题的经文,每一篇讯息都要“直接布道,激发信徒,带领教会外的人归向基督。务要快捷,一矢中的”。他的广播节目大受欢迎,很快登上宗教节目收听率第一位,其后18个月的收听率,更超越大多数礼拜天日间新闻评述节目。他的声音自此为美国人以至其它国家的人所熟悉。

几年后,他进军当时的新媒体——电视,令他的事奉更上一层楼。他甚至将布道信息拍成电影,如《德州先生》就是根据德州沃尔斯堡一个决志者的故事拍成。以真人真事编成电影剧本作布道之用,葛培理是开创先河的主导者。

葛培理也非常重视文字事工,他于1956年创办的《今日基督教》刊物(ChristianiryToday,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 ),迄今依然是世界性的福音性杂志和福音派基督徒的“旗舰”媒体,而且经历了从纸媒到网络媒体的转变,影响深远。

葛培理善用新媒体传福音,对今天的我们有莫大的启发。基督徒常常出于极端的“圣俗二分”放弃媒体阵地,让福音愈加边缘化。我们应该像葛培理那样,坚信“这是天父世界”,有勇气和智慧进入不同的平台,善用各类工具,为福音做美好的见证。

 

 

注重品格的操守

 

谈起名牧和电视布道,也许我们都或多或少听到过一些负面的见证。和葛培理同时期的布道家、名牧,也有一些在钱、权、色上犯罪跌倒,成为福音的拦阻,实在令人惋惜。而葛培理最受人(包括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称道和尊敬的,是他非常注重个人品格和私德的操守。基督徒作家吴蔓玲曾为OC《举目》撰写《千山万水,我不独行——葛培理的生命秘诀》一文( http://mp.weixin.qq.com/s/Ja6QJxv_m5VxnATah-fY8Q ),其中对葛培理的生命品格有详尽的描写。以下摘录几段该文内容:

 

在葛培理长久事奉的年岁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与当年一起成立葛培理布道团的4位同工,同心服事五六十年到老。这样合一的见证是少有的。他们能一起忠心服事到老的秘诀,除了彼此看重且彼此守责外,他们也深知,属灵热忱并没有让人免于贪婪、骄傲、情欲、野心的引诱。因此,他们在成立布道团之初,为防范落入布道者常掉入的陷阱,订立了四大原则:

 

第一、谨慎处理金钱

 

葛培理布道团决定要竭尽所能地避免滥用财物,对奉献之事轻描淡写,并且倚靠当地委员会事先所筹募的捐款来举办聚会。此外,他们不采用爱心奉献的传统,一律成为受薪同工,不接受个人酬金。为了达到彼此问责,葛培理成立了一个董事会,由重要的领袖组成,并且授权给这个董事会,接受它的监督。尽管葛培理是整个团队的领袖,但连把金钱花在理所当然的事上,他也要先征求董事会的同意。

 

第二、避开性的陷阱

 

他们团队的成员,严格遵行除了妻子外,绝不与异性单独相处。在出外布道时,他们团队会一起旅行,订的旅馆房间都是彼此相邻,或至少在最近距离的房间。由于不单独旅行,他们把试探减低到最小。

 

第三、不批评其他事奉者

 

许多布道家倾向把事奉成果带离当地教会,甚至公开地批评当地教会的牧者与教会。葛培理团队深信这样做不合乎圣经。葛培理布道团决心要与所有曾在公众场合、一同宣扬福音的同工们合作,避免有反教会与反牧者的态度。并且要把事奉成果带给当地教会,让他们跟进。

 

第四、不夸大成果

 

有些布道家常有夸大自己成就的倾向,宣称自己的聚会有很高的出席率,葛培理布道团决定要避免任何提高数据嫌疑的作风。他们接受当地警方或其他官方组织所估计的人数,就算团队觉得那些估算过低。并且,他们称讲道后呼召进前来的人是“询问者”,而不是“初信者”。毕竟,没有人知道人灵魂的深处发生了什么事,葛培理布道团选择不冒然结算属灵的成果。这是向夸大自己成就的试探争战的另一个方法。

 

牧者也是人,也有人性的软弱,他们有时面临的试探和挣扎更为明显,对于越有名气的牧者越是如此。葛培理牧师并非“完人”或完全没有争议,但是他实践了以耶稣基督为中心的生活和事奉;他时刻遵行圣经的教导,在处理有可能面临的试探时做出可资借鉴的方式。

生命的更新和改变,是一生一世的旅途。在葛培理96岁生日之际,葛培理布道团发行了一个视频——《天堂——来自葛培理的新信息》。在一段访谈中,葛培理说:“我虽然是教会的会友,但并未真正认识基督。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在基督徒的氛围中长大,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青少年时,有位布道家Mordecai Ham到镇上讲道,我记得我在深深的罪恶感之下,有一晚讲员邀请我们接受基督,我很不情愿走上前去。但是我对主是真心的。我照着我的本相,带着我所有的罪和失败来到主前。他接纳了我,也改变了我。直到如今,他依然在做更新和改变的工作,我再也不一样了。”

不再一样的生命,显明福音的大能。葛培理离开了世界,回到那满有恩慈和怜悯的天父家中,而他的事工依然在继续,他竭尽所能、善用资源、以热忱奋力广传福音的精神依然激励人心。

最近接连听到在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教会领袖、属灵前辈去世的消息。他们服事了他们那一代的人,荣归天家。他们的时代过去了。今天的我们,又当如何接过前辈们所撒的福音火种,让光照在世上呢?

 

注:

本文成文参考了《葛培理传》、《天堂——来自葛培理96岁生日的信息》、吴蔓玲《千山万水,他不独行——葛培理的生命秘诀》;《葛培理对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的建议》(作者 渔夫)等文,一并致谢!

 

 

4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