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蓝鲸游戏”咄咄逼人的攻击

 

 

文/小约翰

 

 

 

2017年2月25日,在俄罗斯贝加尔区赤塔,有一位少女卧轨自杀。自杀前,她发送两张火车驶近的照片。其后,她的照片和尸体照在其蓝鲸“上线”和群里被大量传播。次日,又有两名俄罗斯女孩自杀。她们生前都玩蓝鲸游戏,有的曾在社交媒体晒出手臂上用刀刻的鲸鱼图片。

据统计,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5月,俄罗斯已有超过130名10岁到17岁的少年人自杀,绝大多数跟这个神秘的蓝鲸游戏有关。这个非常残酷的游戏已从俄罗斯,蔓延到英国、阿根廷、墨西哥,甚至中国等地。

 

 

为何爱上虐自己?

 

蓝鲸游戏的发明者是个21岁的俄罗斯人菲利普·布徳金。他几年前从大学被开除。他曾5年之久不跟人说话,整天泡在网上。他承认在网上组建8个蓝鲸团队,直接促使17个人自杀。不过,审讯时,他振振有词地提到死者:“这些人都很感激我。她们都带着快乐离开这个没人需要她们的世界。”

这一游戏,抓住了人性深处致命的弱点,所以极具蛊惑力,甚至让人甘心接受毁灭自己的人的摆布。

这就像林奕含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那个可怜的房思琪,13岁时,她被自己的家庭教师强暴了,她竟在日记中告诉自己说要爱上那个强暴自己的人。她说只要自己认为这不是强暴,而是爱情,就可以了。

圣经对这种心理倒是早有揭露。以色列人在埃及做了400年的奴隶,竟爱上了残酷奴役自己的法老。在《出埃及记》第1章,法老有三条毒计对付以色列人:一是让埃及人做苦工;二是让接生婆把男孩统统杀死;三是干脆吩咐埃及人把以色列人的男孩都丢在尼罗河里。这是多么残酷的奴役和剥削!但以色列人反倒在旷野里追念埃及的生活!

据C.S.路易斯总结,人爱上虐待自己的人,那是因为人希望投身于比渺小的自我更庞大的存在。人在那种庞大体系呆惯了,就不愿被驱逐。人既有合群的需要,更有追求更高实体的需要。这本质上是一种宗教体验。

所以,蓝鲸游戏绝不只是一个简单游戏,它就像毒品一样,诱惑每个人飞升,并让人通过触摸乃至经历死亡来达到这种极限和极致体验。

而关键在于,这种极限和极致体验,这个世界提供不了。这个世界太单调、平庸、无聊和无趣。尤其是崇尚唯物主义和名利至上的人,忽略了人在本质上并不只是物质的存在,更有灵性的存在。

 

 

最隐秘的渴望

 

第一位登上珠穆朗玛峰的,是来自新西兰的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有人问他:“为什么要登山”。他说:“因为山在那里”。

很多人解释说,他的意思是你要不断出发,去征服一座又一座高山。但希拉里在晚年的时候,逐渐承认这种征服的理论是错的。登山家不是去征服高山,而是被高山征服。因此他一次又一次去尼泊尔山区,不是去登山,而是劝阻很多登山者,不要去破坏那里的环境,也不要破坏夏尔巴人的生活。

金庸武侠小说中,有一位绝顶高手,名叫独孤求败。你从名字看到他内心是多么悲凉——“独孤”,因为在世间他已经遇不到对手,而“求败”,就是他存在的渴望。

我们生活中也常有这种心态。人渴望爱情,说白了,就是希望自己被爱“俘虏”;不仅是成为对方的“俘虏”,更是和对方一起坠入爱河。为什么是“爱河”?因为这河水比你高,要把你淹没,要让你打破常规去做一些疯狂的事。因此,很多时候你“俘虏”别人,叫被爱;别人“俘虏”你,叫去爱。但爱应该是双向的。你只能俘虏别人而成不了别人的俘虏,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事了。

甚至社会中的游戏也是这样。如果你从来都赢,这样的游戏就没有意思了。人之所以参与游戏,是因为面对着无限的未知,有一种更大的输的可能性。当输的可能性越大时,你玩起来越会有意思。

人最大的幸福,不是食欲、性欲和物欲的满足,不是权力欲、征服欲、功利欲的满足;乃是征服欲的满足——不是被这个世界——乃是被一个更高的灵性世界所征服。这是人最隐秘、最根深蒂固的渴望。

人在本质上是崇拜无限、追逐永恒、渴望不朽的活物,所以人和动物不一样,我们从来没见过会盖庙的猴子。但是任何人群,哪怕还没开化的落后部落,也一定会有他们自己的图腾、巫术、祭司。很多时候,我们天真地说,随着科学进步,宗教就减少了。但在越是科学发达的城市,我们看到越多的宗教。人这一生,其实都在追求隐秘欲望的满足。

人渴望被征服,然而,征服我们的对象如果非常邪恶,就会给人带来毁灭——比如赌博、毒品、疯狂的蓝鲸自杀游戏。我们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理性和强大,所以,我们如何去面对人的这种内在隐秘心理?很多时候,人宁可过一种危险的生活,也不愿意过单调、平板、平庸的生活。你要让自己被更高的“真、善、美、爱”所征服,否则很可能被“假、恶、丑、恨”所毁灭。

 

 

在真理中被满足

 

人注定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心灵搏斗。我们说这是和永恒拔河,你注定是要输的。因为不管是愿还是不愿,到最终,你会把自己交给死亡。最终你会变成一具苍白的尸体,但问题是死不是结局,因为“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所以人在这样的结局之前,总要趁着还有今天,来重新检讨,我们如何才能满足内心中最深的渴望?

帕斯卡尔说,上帝造人的时候,给人内心深处有一空,唯独无限的上帝才能满足。任何有限的造物都无法满足,不管是爱情、友情、亲情,或者功名利禄,也无法满足人内心深处对永恒的追求。因此,我认为只有信仰是唯一的出路。人要么把自己交给真正的信仰——造你的那一位上帝,要么就是交给伪信仰。一切吸毒、自杀游戏背后,都有一种宗教心理,这种宗教心理会提醒人或卷入要么更高的信仰中——成全你的力量,要么就是毁灭你的力量。因此,当主耶稣呼召人来跟随他时,他洞悉人的这种宗教心理。

登山家希拉里为什么晚年会有改变,是因为他真发现了创造山的上帝,上帝的智慧是他永远无法征服的。希拉里只能被这样的智慧所征服。他把一枚十字架埋在珠穆朗玛峰,以此表明,对那位创造珠穆朗玛峰的主人的敬佩。

上文提到的C.S.路易斯也最终来到上帝面前。有一次,当他乘坐公共汽车时,他突然想到必须要把自己的主权交给那一位创造天地的主,因为他没有办法主宰自己的生命,生命在自己手中会像流水一样被挥霍一空。路易斯回到寝室后,就跪在床边,向上帝投降。那一刻,他竟然发现自己非常沮丧,因为这意味着,他要把自以为华丽的生命交给一位上帝,他说自己可能是这世界上最不情愿、最沮丧的投降者。很多年后,他才明白,他所交出去的只是千疮百孔的旧生命,所得回的却是丰盛的新生命。所以,面对“蓝鲸游戏”咄咄逼人的进攻,你必须提供一种更高的生命冲动来激发人的被征服欲,让人不再被死亡,而是被复活征服。因为生命比死亡有力,圣洁比罪恶强壮,上帝比魔鬼真实。与其屈服于毁灭,不如献身于建造。耶稣说:“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一个得到丰盛生命的人,会在真理中得到真正的满足和喜乐。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