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王樾

 

 

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6岁那年,外婆去世。看到外婆的遗体被送进焚化炉,我人生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惧。

难道人死就真的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吗?我问妈妈,她也只能说:“你还小,死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认为这样的答案简直就是敷衍!不管有多久,最终我还是会死的啊。妈妈逃避了我的问题,或许她根本不知道答案。

自小,在父母和学校的教育下,我不信神仙鬼怪,认为那都是迷信,但当我看到妈妈为死去的外婆烧纸钱,才意识到大人们也不是真的相信无神论。随着年纪渐长,我听过不少“鬼故事”,心想或许真的有灵界、有鬼魂,可是如果人死了变成鬼魂,那鬼魂将来会变成什么呢?投胎变成另一个人,还是从此在世间游荡?人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在一个信奉无神论的国家,我很难有机会接触圣经,也不知道圣经可以回答我以上的疑问。谁曾想,我竟在《世界五千年》这本历史读物里,读到耶稣的故事!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日从死里复活。试想,如果是从别人那听到这些事,我或许会嗤之以鼻,认为这一定是迷信,但这是在历史书里读到的,意味着耶稣复活是一个历史事件!

更令我惊讶的是,当我读完洋洋洒洒的6本《世界五千年》后,发现在历史长河中,在许许多多的帝王、将军、学者、宗教领袖之中,唯有耶稣是从死里复活的,也就是说,只有耶稣战胜了死亡。那不正是我所渴慕追求的吗?福音的种子,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种在了我的心里。

 

深深陷入罪中

 

上大学后,我住在学生宿舍。离开父母的庇荫,独自面对学校和社会。长大却不成熟的我,开始在人性的自私和败坏中越走越远。

当我捡到别人的钱或卡,明明知道失主就在眼前,还是和同学一起花光了别人的钱,满足自己的私欲。有一次,舍友拾金不昧,我们却嘲笑他,说他这么做是为了讨女生的欢心。明明知道脚踏车是朋友从外面偷来的,我还是借来代步,以求自己的方便。明明知道冒充别人参加资格考试,是违法行为,只是躲过了法律地追究,就心安理得。虽然占了便宜,却被良心谴责。我们这些大学生,理应饱读诗书,晓得是非对错的,结果却是人前道貌岸然,人后损人利己。

在这以后,为了提高英文水平,我买到四盘《圣经故事》的磁带。虽然还没接触真正的圣经,我还是有机会阅读更多的圣经故事。当中有些故事讲述上帝审判罪人,甚至将整座城市消灭,好些人看了不舒服,我却深有同感。人的罪首先潜藏于他/她的内心:自私、贪婪、狡诈、谎言、仇恨、淫欲。这些罪恶的思想,在一个法制比较完善、道德被看重的环境里,可以被压制,但当法律有漏洞,道德的要求不是那么严厉时,人便有了贼胆做坏事。不用说别人,我自己就是这样。

还有一种罪,我也是在大学时期陷入的,那就是色情网站。色情犹如毒品,一旦沾上,很难彻底戒除。当我浏览那些色情网页时,我的良心有时会被谴责:那些对女性充满侮辱和暴力的描述,难道我真的希望发生在现实中吗?如果我知道那是极度邪恶的行为,又为什么喜欢阅读和幻想呢?这也证明里面的我,就是一只残暴、凶恶、狡诈的狼。

 

看见偶像们的脆弱

 

面对可怕的死亡,面对人心的罪恶,我深感到自己的渺小和无能。尽管已经有机会认识真神,我仍然选择去崇拜偶像。

偶像可以是一个明星,光鲜亮丽;偶像可以是一位足球健将,在球场上进球如麻;偶像可以是一个国家,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生活富裕,充满各种享乐;偶像当然也可以是庙里供着的佛像,人们烧香磕头,祈求祝福和保护。

当我将这些偶像当成人生的终极价值时,上帝却借着他们的境遇,让我看到偶像本身的脆弱——光鲜亮丽的明星,几年后陷入舆论漩涡,被人攻击,从此一蹶不振;足球健将看似天下无敌,一次伤病就让他状态大跌,再不复当年之勇。

国家也是如此。我终于实现自己的梦想,出国留学,结果发现即使是在民主自由的社会,人心一样是充满罪恶——街头游荡的不良少年,随意行凶;警察们虽然和蔼可亲,却不能将恶人绳之以法。讽刺的是,恰恰是一些保护人权的法律绑住了执法者的手,放开了恶人的脚。

至于庙里的偶像,似乎是高高在上,与世无争。我曾经在国内为了考试能够过关,就去烧香拜佛,最后凭着作弊,我通过了考试。但这样做对吗?对于偶像的痴迷,恰恰投射出人内在私欲的膨胀。

 

不可思议的转变

 

出国以后,我继续堕落。我整日离群索居,沉迷网络,荒废学业。明知自己走向深渊,却无能为力。

直到有一天,我被两个朋友带到教会。上帝让我在圣经里碰触到他的话语,也让我在教会里认识他的儿女。通过阅读圣经,通过和基督徒们在一起学习圣经,在我人生的最低谷时,上帝施行了拯救。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认罪、决志、受洗,正式成为一个基督徒。我本以为,生活中的一切问题,都会在我成为基督徒后,奇迹般地好起来,但上帝并没有给我奇迹,反倒给我试炼。在试炼中,我的生命开始转变。

生命的转变,是从心灵的转变开始。当我打开电脑,想去追看偶像的八卦新闻时,上帝提醒我:我爱他们比爱上帝更多吗?当我心里想起大学时的往事,记恨一些同学时,上帝提醒我:我只看到别人眼中的刺,却忽略自己眼中的梁木;当我看到别人的成功,不禁心怀嫉妒、自怨自艾,上帝提醒我:与喜乐的人要同乐。

生命的转变,理应带出行为的转变。那时有一门硕士科目需要补考,我不敢再作弊。毕竟在就读的国家,对作弊的惩处是极其严重的。我惟有努力读书,尝试着弥补落下的功课。即便如此,也不可能补完所有的内容。我只能将结果交托给上帝,如果还不及格,也是我罪有应得。考试时,我发现所考的题目,竟然有一半是我复习过的。我终于补考及格,拿到学位。

生命的转变,是基督徒一生的功课。信主后,我也走回头路,重新犯罪,甚至不想继续去教会,这些经历我都有过。然而,上帝管教他所爱的儿女——因着往日荒废学业,现今的我不能得到高薪的工作;因着往日的懒惰,现今的我即使多受劳苦,仍常受挫折;因着心中的怨恨苦毒,现今的我与人交往时仍然缺乏智慧和爱心;因着往日沾染色情,现今的我仍然不能完全胜过引诱。

圣经上记载,主耶稣说:“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翰福音》12:46)信主这些年,真理的光毫不留情地照出我心中一切的黑暗,使我晓得今天自己拥有的一切福分,都不是我应得的。我今天所受的一切劳苦、挫折和失败,倒是我应得的。在主的光中,我忧伤叹息,总好过在罪的黑暗中逍遥快活。本来,我最应得的是那由罪而来的死亡和审判,但这一切都被主耶稣担当了,我只要一心赞美上帝,以感恩的心,继续走完在世上的路程。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