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教徒,到基督徒 / 泉海


只要信耶稣,就能让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这么简单吗?

 

 

 

文/泉海

 

 

 

我出生在佛教家庭,父母亲笃信佛教,是虔诚的佛教徒。家中供有佛堂,每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礼佛,然后才做其他事。农历初一、十五到庙里去上香,积极参加各种法会活动、研习活动。小时候是看大人礼佛,稍大一些,父母带领我做,甚至在饭桌上,父母谈的也是佛教的种种。

 

 

慢慢皈依佛门

 

耳濡目染,我也慢慢融入了佛教,10岁时就开始读佛经,似懂非懂。后来求教于师傅,慢慢地全面了解佛教的基本教义,认为佛教可以教化众生,减少甚至杜绝犯罪,从而改良社会,提升人的生活品质。后来,为求精通于博深的佛理,我皈依佛门,受戒成了一位佛门入世弟子。

这样,我就更加频繁地出入寺庙,谦虚求教于师傅,供养法师,以求得在佛理上精通,在修业上圆满。我的生活中,充满着浓厚的佛教氛围,接触的差不多都是佛教圈的朋友,处事为人以佛教教义为原则,日常谈论的也多是与佛教有关的话题,看任何问题都以佛为出发点。为求得上好福报,我立志一生以弘扬佛法为念。

有一段时间,我陶醉于自我的满足中,感觉我真地跳出三界,看透红尘,万事万物已无法搅动我静若止水的心,我感觉到了普度劳苦大众的境界了。

后来慢慢发现,佛教里法门万千,莫衷一是。当时,我曾产生疑惑,但旋即被“天下唯佛”的念头所冲散,我以为这就是佛法的广大无边,这就是法理的无限。为了达到我更好地业精于佛法,广济苍生的愿望,我痛下决心并付诸行动负笈东瀛,到日本读佛学,为求通晓法理,达到我一生为佛的最高境界。

 

 

成为佛学讲师

 

在日本的佛教学院,我刻苦研读经书,与学院里的教授、高僧大德深研佛经。2年中,我积累了精深的佛学思辨理论,开阔了佛学视野,为我日后成为讲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此期间,我更深深地叹服佛教佛理的博大精深——佛理一环扣一环的理论体系,经过千百年来的嬗变,已经成为无懈可击的铜墙铁壁。我也暗叹我的前世因缘,让我置身于这玄奥的佛法之中,并有份于弘法的伟大使命。我更加坚定地许愿,如此大法,值得我一生尽自己绵薄之力,为佛鞠躬尽瘁,修得正果。

佛学院毕业后,我回到了台湾。2年多的深造加上多年热心参与佛事,我成了一位佛教讲师,在寺庙里为信徒讲解佛经。我姐姐原来是佛教徒,但是不如我虔诚,嫁给我姐夫,姐夫是基督徒,引领我姐姐信了主。多年来,我姐姐一直为我的得救祷告,也不断地传福音给我,但都被我拒绝。我认为,高深的佛理可以涵盖一切宗教,其他的宗教都远不及佛法。

 

 

打开心灵缺口

 

有一天,我收到姐夫的Email,里面有一节经文:“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上帝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翰福音》3:16-17)

这段经文让我有些震撼,因为佛教是靠修行累积因缘果报,来对人的三世因果作定论。人们耗尽一生历劫修行、做功德,最后仍然无法解脱罪孽,只寄希望来生有机会转世为人持续修行。这样的因果宿命不仅没有盼望,反而有更深的迷思,因为人还会破戒犯罪,一切又会重来,永无止境,这也是我的经历。如果真的修行好,修得一个大圆满,那还是靠自己,是自我拯救。

我看到这段经文时,有些好奇,也有些对比。佛教是自己救自己,而基督教是上帝救人,根本上有差异。再者,罪从何来?生命的起源从哪里开始?过去我很少思考此类问题。现在透过姐夫的邮件,我发现对付人的罪有了一种新的方式,只要信耶稣,就能让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这么简单吗?

姐夫说,信耶稣不但可以罪得赦免,还能将重担卸给上帝,由上帝来负担。我心里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经过一段时间激烈的思考,我半推半就地答应相信上帝……就这样,上帝藉着我的亲人,为我封闭的思想打开了一个小小缺口,让真光照射进来。

信主后,姐姐每天打长途电话和我一起祷告。如此,天父用他奇妙的方式引领我来信靠他。我的车上时常放一些佛教光盘,以备在开车时欣赏;姐姐也给我一个教会的光盘,但我只是放在车子里,从来没有听过。有一次开车,我想听光盘,一连放了几张佛教光盘,都不出声音,我无奈只好播放教会光盘。上帝让我被动地从这张光盘里,听了有关耶稣和福音的信息。

 

 

他已拣选了我

 

一次在佛学研习会上,当我站在台上开始讲课时,我的声音突然沙哑,只能发出气息,而不能发出声音,因此无法讲课。我激动地含着泪下台,知道是上帝封住了我的口,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他已经拣选了我。那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我膜拜了十多年的偶像锁起来。从此我再没有接触与佛教有关的事宜。

回顾过去:我10岁开始诵经,18岁在庙里受戒,21岁攻研佛学,25岁成为佛学讲师。我发现所钻研的佛理,都只是在道理上的,没有真实的互动,更不用说有什么回应的话了。所有这些高深莫测的大法,在上帝的奇异恩典中变得不堪一击,我大半辈子构筑的思想堡垒瞬间摧枯拉朽,连根拔起。当我亲身经历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时,我立刻明白,这位自有永有的主,与我过去所信靠的自拥为上帝的受造物,二者之间真是有天壤之别。

信主之后的那段时间,我的心被主完全占据。虽然生活中仍有许多难处,但我定睛仰望他时,心就很平安。上帝的爱吸引着我,我每天沉浸在主的爱里,每天向主呼求,求主饶恕我的罪,并加添我的力量,带领我走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

 

 

生命被他改变

 

这几年来,上帝用不同的方式改变我。首先,让我看到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母亲,我受原生家庭影响,不懂得怎样表达爱,多年来忽略孩子的心灵,忽略孩子的成长,这份亏欠深深促使我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现在渐渐地学会释放自己,和孩子之间也学会适度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个性及言语都变得柔和了。

原来,我的个性主观又独断,因为工作的打击,有时变得没有信心,只有借着祷告,才有安全感。渐渐地,我知道,我自以为的能力及小聪明若没有从上帝来的祝福,一切都是枉然。

在一次次的学习中,我得到造就,渐渐学会凡事仰望上帝。一直以来,我是一个孤芳自赏、看重自己的人。只要我快乐,即使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也要去追求,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上帝将我放在一个复杂的环境中,让我学会追求与众人和睦,要我不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参《腓立比书》2:4)。

虽然这期间,也经历过伤心和失落,但上帝的安慰一直陪伴着我。我认识到要尊主为大,就要凡事存谦卑的心,看自己合乎中道,看别人比自己强,用属天的眼光看待自己所处的境况。从佛教徒到基督徒,这生命的回转与更新,让人不由惊叹上帝自己的作为和奇妙的带领。

 

 

本文刊于OC151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