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到底有多重要?/ 晨牧

没工作,没存款,还要还房贷,养孩子,这份儿压力对谁来说都是不堪重负。

 

 

 

文/晨牧

 

 

 

 

钱是心头痛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意识到有钱的重要?

在亲人突患重症,住进ICU,需要拿钱换命时;

在不工作就没钱果腹时;

在遇到一个良好商机,需要资金支持时;

在结婚生子,当完成人生大事,却要伸手向两鬓斑白的父母要钱时……

人常说,金钱可以救命,却救不了理想与爱情。所以,想要改变现状,就得增加收入。充分利用时间,多一份收入,就多一份保障。对大多数人来说,花钱容易,赚钱难,生活很骨感。只有口袋鼓鼓,才能活得体面,就连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也尝到了个中滋味。

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打破了人们原本安逸的生活。很多公司资金紧张,许多人收入缩水。一直没有储蓄概念的年轻人陷入了恐慌,这让他们平生第一次意识到金钱的可贵。面对按月支付的车贷、房贷,不少人陷入了生活的窘迫。成年人的崩溃,往往从缺钱开始。疫情之下,钱,再次变成了人们的心头痛。

 

 

没钱不堪重负

 

疫情当前,没有存款多么可怕!很多人认为,只有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保障。这说法虽然带着铜臭气,庸俗、物质至上,可生活的确不易,大财阀损失的不过是数字,而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却被倾覆。最难的一群人,是数月颗粒无收,却有欠债要还,真是被逼到了崩溃边缘。

前不久,一位江西男子把摩托车骑上了高速公路,被警察叔叔拦下,他解释说自己要赶时间,没办法,3个月没收入,饭都吃不起。说着说着,大小伙子竟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另外一位莆田的小伙儿,疫情期间失业,每月还要还信用卡,走投无路,饥肠辘辘,竟然去超市偷了几块钱一袋的粉皮,被抓了个现行。小伙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跪地求饶,不断哭诉,很多网友看了都觉心酸。

当然,更多人还不至于落魄至此,最差也就啃啃老,打算强撑过去,却要经历屈辱。很多90后闲待家中,被父母长辈张嘴就批:“转眼要30岁人了,还要我们养,一点出息也没有。”被骂得如同垃圾一般,有些人甚至想一头撞死了事。新闻上有报道,还真有人因没钱而抑郁自尽。

没工作,没存款,还要还房贷,养孩子,这份儿压力对谁来说都是不堪重负。

 

 

反思零储蓄

 

在突如其来的经济窘困中,压力最大的是没存款的90后。不但没存款,还需要应付房子、车子、各类信用卡购物分期还款等。拮据改变的不仅是他们的生活,也将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在我认识的90后、80后的朋友中,乐于理财存款的不多,多数比较喜欢超前消费,这是他们的习惯和时尚。

还记得信用卡刚刚风行时,一位小弟兄就忙不迭地办了张卡。有一天,他约我在咖啡厅见面,要给我叫杯咖啡,我却只想喝白开水,这让喝着特大杯抹茶咖啡的他有些不自在。他聊了好多,终于拐弯抹角地说出要借钱。二十多岁的他是一位中学英语老师,父母都是公务员,按理说根本不会有经济压力。原来是信用卡惹的祸,如果他下月不还清欠款,就破产了!

我不用信用卡,以为破产就破产吧,还能吃一堑长一智。小弟兄却一脸沮丧,他其实已经持续好几个月经济危机,已经向周围人借了一圈钱,利息越来越高。我很替他难过,欲望真能让一个人失去理性。信用卡刷得欢,债台高筑却让人失去尊严。

他真的是没钱吗?还是没有使用金钱的智慧?在买买买的时代,我们被赚钱累趴,又被盲目消费冲昏头脑。这次疫情应该能给有些人敲响警钟。

前阵子,大家认为疫情淡出,复工后报复性消费就要来了,可事实并非如此。

奢侈品的消费者,大部分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疫情中,即使他们收入稳定,也会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而焦虑,消费热情也可能大幅降低。大部分人是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确保生活所需,不会乱花钱。而对于工薪阶层,消费就更趋谨慎了。

疫情之下,人们的消费观和金钱观开始转向警惕消费型。与其报复性消费,倒不如报复性存钱。毕竟存的不只是钱,更是随时应对不确定未来的底气。

 

 

金钱本无过

 

面对全球疫情,主流科学家曾预测,类似1929年的大萧条会再度上演,我们可能要经历此生最大的经济危机。作为年轻一代,无论金融危机,还是经济萧条,我们都很少经历,我们更关心虚假的事物,比如浪漫、追星,我们对待金钱的态度貌似洒脱,实则无奈。

我们究竟该拿金钱怎么办?是拼命赚取、积攒,还是任意挥霍,得过且过?

古人逐水草而居,今人紧跟财富的脚步。如今,疫情之下,全球经济面临极大挑战,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和使用金钱才能不被金钱所困?

多年前,那位卡奴小弟兄问:“基督徒追求金钱和财富是否有错?”这让我想起曾有一位牧师问会众:“圣经上说‘财富是万恶之根’,对不对呀?”台下一片称是。一字之差,谬以千里,圣经上明明有一个“贪”字,说的是“贪财”才是万恶之根,财富本身并无过。

作为社会人,需要担当各自的角色,从买房、子女教育到退休养老、医疗,处处都需要钱。我们努力做工,赚得薪金用以维系生计,尽本分。做得好,也是荣耀上帝。

 

 

财宝所在之处

 

不可否认,财富能给我们带来一定程度的自由和幸福。16世纪后的清教徒,以赚钱为使命,积极追求财富。在他们看来,财富绝不仅为生存,它更见证了上帝的荣耀,这对当时天主教的出世观是一种挑战。每个人都有上帝赋予的能力,比如有些人具有掌握高端技术和管理的能力,善于经商,获取财富,这毫无非议。

在那个时代,入世的清教徒赚钱并非为一己之私,他们仍然秉持节俭和敬虔的美德,将所赚取的,施舍给有需要的人。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完成上帝对他们的托付,无论得到5000两本金,还是3000两本金,每个被托付者都要殷勤做工,荣耀上帝。

然而面对金钱,欲望常常作祟,这便有了“贪财是万恶之根”的说法。赚钱和贪财,理财和聚财,常让人难以正确拿捏。圣经上说:“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马太福音》6:21)马丁·路德说:“你的心依附在什么事情上,那件事才真的是你的神。”

经济危机中,很多人后悔当初没有专心赚钱,没有潜心储蓄;更有人开始探索新的商机;也有人不敢放弃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因为不知未来如何;还有人原本是想做公益,想奉献,却因前途未卜,又谨慎地捂住了钱包,担心给出的不能及时再充满。

总之,无论是有钱的人,还是没钱的人,一旦金钱成了被敬拜的偶像,只会被变得越来越冷漠和贫穷。

人们愿意收敛消费,并非认清了消费的实质,而是没有钱。无论是网购,还是去奢侈品店买海内孤品,愉悦的消费体验总在分散着我们对自我身份和终极意义的追寻,一旦掉进消费主义的漩涡,非但不能找到喜乐,就连工作和生活的意义也丧失了。

 

 

在基督里的价值

 

我们需要重新厘清自己的金钱观,不受世俗潮流的影响,不与人攀比和竞争,分辨必需品和奢侈品,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关怀事工里。圣经教导说,有衣有食就当知足(参《提摩太前书》6:8)。

生而为人,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所造,不靠占有的财富数额来界定我们的身份和存在的价值。我们当用上帝的眼光看自己。我们在基督里的新身份,不但让我们有恩典够用的平安,也能让我们带着盼望积极做工,学习彼此分享,无需因恐惧担忧而聚敛财富或做守财奴。我们已将欲望和罪恶钉死在十字架上,经历了与主耶稣同死同复活的喜乐。

 

 

本文刊于OC151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