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囚天使

无论是疾病或是健康、无论是黑夜或是白昼,我都要尽心竭力去服侍主。

 

 

 

文/丁怡嘉、苏文峰

 

 

 

英国5英镑的纸币,在公元2001-2016年曾出现过一位女性的头像:伊丽莎白·弗莱(Elizabeth Fry,1780-1845)。她是18世纪改革英国监狱制度的领导者,她对监狱改革的提倡,引发欧洲各国响应并效法。她为受刑人(尤其是女性)谋求福利与尊严,是欧洲最重要的受刑人权益改革家。

1780年,伊丽莎白·弗莱出生于英国诺维奇(Norwich) 一个虔诚的贵格会信徒家庭。她是个富二代,父母有显赫的背景,物质生活相当充裕。然而弗莱从小就发现,上流社会的交际应酬并不能引起她的兴趣,她所关注的是对于信仰和内在品格的提升。

弗莱生长的时代,英国因产业革命导致工商发达、贫富悬殊、道德败坏、农村凋蔽。约翰·卫斯理领导了福音复兴和圣洁运动,强调成圣是“完全的爱”,是对上帝和人的爱。卫斯理鼓励基督徒深入基层群众,去服侍他人。弗莱所属的贵格会,则很注重改革当时社会的不公平、不平等和消除贫困。弗莱受到了这些教导的影响。

20岁那年,弗莱嫁给了同样是贵格会信徒的贸易商约瑟·弗莱(Joseph Fry)。她的丈夫是一位仁慈并且开明的人,始终默默地支持弗莱的慈善事业和监狱改革运动;弗莱一生的侍奉,都是夫妻并肩合作。

1813年,弗莱应一位友人的邀请,参观了伦敦新门监狱(Newgate Prison);这次参观,改变了她的人生轨道,也改变了许多受刑人的命运。当她第一次踏进新门监狱,弗莱被里面的景象深深震撼:四间狭小的牢房里挤满了女囚和她们的孩子,所有人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煮饭、盥洗、睡觉,整个环境非常肮脏。

此外,监狱也缺乏统一的管理制度,所有囚犯全部关在一起,没有任何分类。犯人之间时常爆发冲突、互相谩骂、殴打。弗莱描述她所看到的,像是一群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

目睹这境况,弗莱决心开始监狱制度与环境的改革。她与一群贵格会妇女成立了“新门监狱女犯改善协会”(Association of the Improvement of the Female Prisoner in Newgate),目标是为女囚提供衣服、职业训练、介绍工作,并提供圣经教导,以期她们养成勤劳、服从和自律的品格。

弗莱也为监狱里的孩子开设学校,让他们有机会接受教育,引导他们走向正途。这一连串的改革,使弗莱得到女囚的信任与尊敬,更让这些已经习惯暴力和恶行的女犯,有了尊严与新的盼望。

弗莱对于监狱改革的理念是:受刑的意义不在于惩罚,而是希望降低犯罪并且改变这些受刑人,引导他们找到生命的价值、走上正确的道路。她的成功在于懂得活用基督信仰来解决问题,而政府也看到这些革新所带来的改变,越来越乐意支持她,与她合作。

除了监狱事工外,弗莱还投身许多社会关怀的工作,同时她还是11个孩子的母亲。当时有不少守旧人士批评弗莱忽视为人妻母的角色,在外抛头露面从事公共事务;然而她清楚明白这是神托付给她的使命,于是义无反顾地承担起这些责任。

在忙碌地投身公共事务的同时,弗莱依然顾及了自己身为妻子与母亲的角色,将信仰以身作则地传递给她的儿女们。她曾告诫孩子不要过分注重外表或追求享乐,而是关注圣灵的引导、努力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1845年10月12日,弗莱因为中风被主接回天家。她留下一段遗言:“我从未有一日早晨醒来时不带着这样的信念:无论是疾病或是健康、无论是黑夜或是白昼,我都要尽心竭力去服侍主。”

伊丽莎白·弗莱凭着她对神无比的信心以及从神而来的爱心,为欧洲监狱制度带来全新的改革;她的影响力遍及整个欧洲,现今许多监狱制度的雏形,都是她当年设立的。弗莱选择了一项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事工,终其一生忠心摆上,活出了耶稣所说的话:“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参《马太福音》25:36)

 

 

编注:在教会历史中,许多杰出的女性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但她们大多隐藏在幕后,少为人知。海外校园机构的“橄榄社区”,从2019年起每个月播出《教会历史中杰出的女性》,介绍24位古今中外贤妻良母和单身女教士的典范。请聆听她们的言谈身教,请关注她们的慷慨委身;请观察那些做妻子的,如何在“成功”的男人身后,扮演相夫教子的角色;请看那些单身女杰,如何在大时代的风云中顶天立地。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