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上帝手书的童话

 

安徒生的一生,正如他自己的祷告:“上帝啊,让我永远别写下一个不能说明你的字吧!”

 

 

文/萌小蛰

 

 

能存储记忆的珍珠

 

小时候,我最喜欢停电的晚上。因为这意味着我可以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听爷爷讲故事。在摇曳的烛光中,昏暗的房间就像是一颗从庞大、喧闹的世界中隔离出来的小小星球;那些遥远的故事,在我看来,就像一条熠熠生辉的星河。

在爷爷的讲述中,我最喜爱那个用想象力搭建的童话王国,同一个故事,总是百听不厌。那时我尚年幼,只能单纯地感受,还无法细细剥开童话的外壳,向里面观看。

长大之后,我带着不一样的眼光,重温安徒生的童话,打开儿时存储的记忆,发现了遗落其中的纷繁思想和沉睡的情感。在那道光的照耀下,那些隐藏在蝴蝶翅膀上的振动、河流平稳的呼吸、森林深处的歌唱、花瓣微张的起舞、孩童咿呀的笑声、爱情深处的叹息……都在被光照亮的瞬间,变成了大大小小的珍珠。

其实,童话本来就存在于我们的内心。重要的是,它如何被唤醒,这些散落的珍珠,如何被串起,变成珍贵无比的项链。

 

 

他的路径滴满脂油

 

在奇异优美的《拇指姑娘》中,这个花朵般娇美的小人儿,在经历了一系列传奇般的冒险后,终于迎来了自我意识的成熟,生命也彻底翻转。面对接踵而至的不幸与打击,她依然坚守着对真善美的渴望,甘心牺牲睡眠,救活奄奄一息的燕子。最终,她逃离了庸俗、黑暗、冷漠的黑洞,被带去了一个真正属于她的地方。

在《精灵与商人》中,安徒生给我们出了一道道选择题。眼下的生活与彼岸的理想,究竟哪一个更重要?人活着,到底是为了满足肚腹,还是追寻意义?是选择这个在今生就可以兑现好处的世界,还是那个看似缥缈却能止息心灵干渴、指向真实永恒的国度?我们心中的天平,到底倾向哪一边?

童话大师安徒生在描绘人类心灵画像时,并未刻意规避人性中的幽暗。在《皇帝的新装》中,安徒生讽刺了人性深处的虚荣与愚昧,那自以为有智慧的,最终反成了愚拙。那看不见的新装,像一枚标签,交织着这个世界的眼光和标准,牢牢粘在我们身上。好在还有个先知般的小孩子,一语道破真相。

如何战胜这如影随形的幽暗?安徒生在另一篇童话《红鞋》中给出了答案。故事中的小女孩穿上了梦寐以求的红鞋,却无法控制疯狂旋转的舞步。红鞋带来的巨大诱惑,让她忘记了恩典与责任,再也做不了自己的主人。直到她虔心阅读圣经,内心向至高者发出呼求,她才终于得到真正的救赎。

在安徒生的童话中,苦难虽未缺席,却总会迎来转机。《母亲的故事》和《卖火柴的小女孩》,探讨的就是以信心超越苦难、眺望永恒的可能性。在《母亲的故事》中,母亲为了和死神抢夺孩子,甘愿被荆棘刺透皮肤、失去双眼和黑发。然而当她历经千辛万苦,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她从深井中看见,如果孩子仍活在尘世,可能会遭遇更多不堪忍受的痛苦。不如就让他被带往上帝的国度,享受永恒的平安。这位母亲在信心中学会了交托,也与苦难握手言和。

在《卖火柴的小女孩》中,这种来自永恒的盼望,就像火柴的微光,看似微弱,却成为承载苦难、战胜死亡的力量。儿时初读,只记住了让人唏嘘的结局。但当我重温时,却发现安徒生想表达的并非是苦难本身,而是对苦难的超越。以基督教的观念,肉身的死亡从来就不是结束,那只是一道门。重要的是,穿越这道门,我们去往何处?

在所有的安徒生童话中,“爱”是最温暖的字眼,像一条缓缓流淌的河。在《海的女儿》里,这种爱得到了极大的彰显。小美人鱼不愿杀死王子来保全自己的生命,毅然决定牺牲自己,成全对方。这时她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变成泡沫,反而升到了天上的国度。原来,真正的爱,不是自我中心,而是甘愿付出,甘愿牺牲,哪怕得不到回应。以舍己代替苦毒,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

 

 

他是一棵果实累累的树

 

安徒生的一生,正如他自己的祷告:“上帝啊,让我永远别写下一个不能说明你的字吧!”他的人生像是一本被上帝翻开的童话书,所记录和传递的,都关乎这位创造主的荣耀。在安徒生看来,向读者传递真善美、信望爱的过程,就是延续创造之工,引发读者对造物主本身的思考。

安徒生曾经历诸多坎坷,但他并没有怨天尤人,痛苦不堪的岁月不仅没有使他停滞不前,反而加增了他生命的厚度,成为他日后创作的养分,正如他说:“我认为我的一生倒是得益于那些沉闷、黯淡的岁月。”他将上帝视为他唯一的盾牌与磐石。他用信心回应深爱他的上帝,上帝是他可以一直支取、永不枯竭的力量泉源。在安徒生的自传中,随处可见他对上帝单纯的信靠和感恩。他曾感叹只有上帝才是他唯一值得信赖的。这种与主内室相交的甘露,以及融化在他生命中的恩典与盼望,不时滴落在他的作品中。

在与自然的对话中,安徒生不仅练就了非凡的洞察力,也不断生出创作的激情。如果说安徒生的想象力是一座花园,那么其中盛开的每一朵花,都源于那位创造的主。安徒生深知他所有的才华,都是上帝赋予的,他所领受的使命,就是把他眼睛所看到的,内心所感受到的都记录下来。他深以为,只有在自然中,作家才能碰触到那双创造天地万物的手,把来自创造主的声声呼唤,像种子一样埋进文字,期望唤醒更多沉睡的心灵。

这种情感,在他的《园丁和主人》中,体现得最为深沉。这位园丁会根据不同植物的特点,精心安排它们在最适宜的位置。正因为付出了深厚的感情,这些植物才生长得极为茂盛。这也正是安徒生创作生涯的写照,他的每一篇童话,都浸透着他的生命特质。

这种从上帝而来的丰富赐予,让安徒生好像一棵枝繁叶茂的树,旺盛的生命力包裹着成熟。当他回应上帝的托付,真正使用了上帝给他的恩赐,他就能够按着时候结出累累的果实。让那些心急口渴的路人也能够停下脚步,尝一尝浆汁饱满的果实,等一等落在后面的灵魂。

 

 

他的生命满了爱和感恩

 

安徒生就像一位被上帝拥抱着的单纯孩童,在他的文字中,时常流露出一种无法抑制的感恩和深深的谦卑。当他身处丹麦王室为他安排的离家25周年纪念宴会中,回顾那些逝去的人生,他强忍泪水。他只想紧紧拥抱着上帝,深感自己的渺小,感慨一切的丰富都来自于上帝的赐予。

在安徒生的童话作品中,“爱”之所以成为恒久的主题,是因为他心中有爱。在安徒生看来,真正的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甚至可以为之牺牲的。安徒生曾经爱恋过被誉为“夜莺”的女歌唱家珍妮·林德,但他的求婚却被婉拒。

失恋之痛并没有在他心中生出苦毒,反而升华为一段更加纯洁美好的情谊,让他从这位女歌唱家的身上,不仅看到了诸般美德,更意识到了艺术的神圣,感受到上帝就活在艺术之中,这让他懂得了在为上帝服务时必须忘却自我。作家的这段心路历程,后来都被写进了那篇让人印象深刻的《夜莺》中。

正如安徒生所说:“在我的一生中,不论是光明的岁月,还是阴暗的时候,其结果都是美好的。它宛如是在一条固定的航线上朝某一知名的彼岸挺进——我是舵手,我选好自己的路,而上帝看管着风暴和海洋……不管发生什么,对我而言,其结局都是美好的。”

 

 

最美的童话已经上演

 

童话是一个连接此岸与彼岸的舞台,上演的都是天国的投影。安徒生借助童话,让我们看见了一个真诚的世界,那里有绝对的公义,绝对的爱。透过他的故事,让我们感受到,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荣美的国度。那种超越了苦难的柔软、美好与真实,远不同于这个世界给我们灌下的心灵鸡汤。

然而,这个现实的世界告诉我们没有童话,那是因为这艘巨轮早已遗失了最初的罗盘。面对让我们瑟瑟发抖的寒冷黑夜,到底谁能为我们擦亮最后一根火柴?如果生命不曾被一双恩典的手托住,有没有童话,对我们来说,到底有什么分别?

说到底,宇宙间最能安慰人心的童话,早已发生在我们的历史中,所有瞎眼、瘸腿、贫穷、被藐视的人,受王邀请,共赴喜宴。那至高上帝的儿子,为了每一个不值得爱的罪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三天后复活,胜过了阴间与死亡的权柄,坐在了上帝的右边,为我们的罪代求。他应许我们,凡信他名的人,将来都必与他同享天国的荣耀。只要口里承认,心中相信,就必得救。

而这样的福音,绝不只是一篇奇妙莫名的童话,它更是一份让你我有机会穿过死荫幽谷进入永恒天国的邀请。你,收到了吗?

 

 

作者来自南京。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