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父母

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他们是我的父母?为什么父母和我像是仇人?”

 

 

文/欢然

 

 

我3岁时离开祖父母,跟随父母生活。

 

 

苦毒爬进我的心

 

起初,我们仨过得其乐融融,虽然贫穷却相亲相爱。父母工作的工厂坐落在偏僻的市郊。我们和职工们一起住在工厂的家属区,职工中有些是劳改释放人员或犯人的家属。我父母虽在工作上是骨干,但因成分不好,地位不如工人阶级高。

那时家家户户都穷,白天开着门也不怕,因为家里没东西可偷。后来,到我4岁时,弟弟出生了。父母亲当时非常忙,是“工作狂”类型的人。妈妈很讨厌做家务,而且身体不好。那时又是70年代的困难时期,弟弟三天两头生病,父母的注意力完全专注在体弱多病的弟弟身上,很少顾及我,只有在做家务忙不过来时,会想起我,吩咐我搭把手。

于是,嫉妒和苦毒悄悄爬进我的心里,我为什么不能像家属区里其他同龄孩子那样,无忧无虑地尽情玩耍,却要做这么多家务?爸爸妈妈也不像从前那样常常拥抱我,像对弟弟那样把我抱在膝上?我还是爸妈的宝贝吗?

后来,越来越糟糕,爸妈已经不会对我笑了。难得有好吃的,几乎没我的份儿,妈妈说弟弟身体弱需要营养,而我小时候是在老家带大的,身体底子好,比弟弟强壮,所以吃苹果弟弟吃肉我吃皮,爸妈啃芯子,只是苹果皮被削得很厚,算是优待我了……我觉得不公平,我难道是家里的丫鬟不成?为什么放学回家就意味着无休止的劳动?我心里开始想反抗,于是对做家务非常抵触,做事常常不情不愿,做不好,还出事故,要么扫地敷衍了事,要么倒便盆时打翻便盆,要么打开水时打破暖瓶把自己烫伤了……

爸妈没有及时发现我的心理变化,只是觉得我变得不像过去那么乖、那么可爱,总是把他们当“敌人”。家里的气氛常常很紧张,非常不和谐。

 

 

我和父母像仇人

 

爸妈终于看出我的嫉妒来,开家庭会教训我,要我书面检讨,但他们越是严厉,我越是反抗。虽然检讨写了,心里却不承认自己有错,而且不认为自己是在嫉妒,反觉得是在追求公平、公义。

有一次,爸爸用碗口粗的柴火棍打我,打在小腿骨上,棍子都打断了,我却依然不求饶,结果伤处青紫了大半个月。妈妈还故意说话刺激我,说就是喜欢弟弟不喜欢我。虽在父母面前失宠,但我的学业一直很优秀,妈妈怕我骄傲,从不赞扬我半个字。这一切都让我觉得,他们太偏心!

其实,爸妈和我一样,都因为彼此关系紧张而感觉痛苦,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有时候,爸妈对我好一点,想挽回关系,我却不接受,犯倔脾气,反而更觉得委屈。那时就想,如果父母对我道个歉,我就原谅他们。但他们觉得父母比天大,在子女面前永远是对的,不可能道歉。

到后来,爸妈对我完全失望,就对别人说,养我这个孩子是养了个仇人,以后老了也不指望我,反正有退休金。我却想,我长大了,马上离开这个痛苦的家,将来也不跟父母生活在一起,不管他们,只给他们生活费就是了。他们没给我感情,我也就不欠他们感情的债。

那时的我,脸上写满委屈、倔强、愤怒和自卑,容貌完全不像小时候那么美丽可爱,心里更是苦不堪言;但在人前,我的外表却很刚强,争强好胜,读书很卖力,就想争第一,心里才能平衡。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他们是我的父母?让我不能仇恨他们。为什么父母和我像是仇人?”

 

 

坚冰开始融化

 

进入高中和大学,我开始住校,少了很多与父母的直接冲突,偶尔的不愉快也被离别冲淡,关系开始有所改善。

但我一旦觉察到自己在父母的心里不如弟弟,就满心不快。对弟弟,我其实是不恨的,也没有恶待过他,只是心里觉得不公平和委屈。对父母,我觉得自己多年在家中的“劳改”已经抵消了他们对我的恩情,心底仍是怨恨他们。

在这个时候,我接触到耶稣的爱,他在十字架上的爱,融化了我心里的坚冰。

我曾以为自己的生死在父母眼中算不得什么,与父母也从没有心灵的沟通。我又一直是悲观主义者,因此,我心理上的问题常年得不到疏导,大学时遇到一些挫折就崩溃了,痛苦不堪,差点自杀。又因我所患的病,医生说不一定能治好,爸爸于是转向父辈的基督信仰寻找帮助,爸爸又劝说妈妈为了我信了耶稣。

妈妈有两三次为我连续禁食三天,不吃不喝,原谅我所有因着疾病对她的伤害,晚上睡前为我祷告很长时间,完全不顾自己有失眠症。上帝行了奇事,妈妈突然发现,自己祷告的时候竟然睡着了,她多年的失眠症在祷告中不治而愈,而且我的情况也开始有好转。

在父母、亲人的关怀下,在教会肢体的代祷安慰中,我很快能正常工作,并逐渐意识到自己真是一个罪人,十几年来不愿承认的罪,所有过去旁人不能摸的痛处,如今都在上帝的爱中得到了释放。

 

 

看到自己的变化

 

我的心柔软下来,开始与妈妈有心灵的沟通和交流。我们两个人,开始像同龄的闺蜜一样,关系逐渐密切起来,我们也互相认罪、道歉。我工作以后,也理解了过去父母养家的艰辛。耶稣的爱彻底修复了我们的关系,医治了我们的心灵创伤——我真的回家了!

在教会,我看到上帝确实是恨恶罪却爱罪人。一位姊妹在大学读书时,有一个女生偷别人的东西被发现,所有人都远离她。这位姊妹却主动亲近那个女生,帮助她归回正途,效法耶稣的爱。我过去住校读书时,同学中也有小偷,我对这样的人异常恨恶,且避之不及,总觉得自己比他们好,没有罪。但对比这位姊妹的做法,我却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那时,要我承认自己嫉妒非常难,几乎不可能,现在我却甘心认罪,像圣经中那个税吏撒该一样,他的同胞唾弃他,而耶稣却接纳他。当上帝的恩典临到他时,他的生命就有了180度回转。看到自己的变化,我也觉得讶异:我竟然变了?!

不久,我在公司遇到一个与我身世相似的女工,比我小几岁,也是从小在祖母身边长大,十几岁才回父母身边,父母偏爱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女儿,不喜欢她这个大女儿。她向我大倒苦水,我没有一味地同情她,把一切归罪于她的父母,而是跟她讲耶稣,讲人的罪,人人都是罪人,所以会伤害别人也被别人伤害,只有耶稣能解决罪本身及其带来的伤害。

后来,她也信了耶稣。我知道她从此有地方诉苦,有地方得安慰了。果然,几年来,上帝不断改变她,她终于认罪悔改,与父母和好,也带自己的女儿信了主,如今,她心里有了喜乐平安。

 

这一路走来,唯有耶稣基督能废掉冤仇,赦免人的罪;也唯有他用爱浇灌每一颗死去的心,他让我们与上帝和好,也与人和好。

 

 

作者现居杭州。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