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卖蛋糕的自由与宽容

基甸聊天:卖蛋糕的自由与宽容

基甸聊天2015/7/22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mdgdzy.mp3

gay-cake

大家好。我是基甸。

 

有些讲英文的人,他们常常会在感叹一个事时,就说“我的天哪!”,英文是“O MY GOD!”中文有的人翻译成“哦卖糕的”。这个成为口头禅的话,其实不是太好,在基督徒看来,这个可能有妄称上帝之名的嫌疑。我们不能随便把上帝的名字这样拿来用。但我今天讲的题目真的是讲卖糕的,就是卖蛋糕的。

 

最近新闻里面,真的讲到有一个卖蛋糕的风波,俄勒冈(Oregon)州有一对夫妇,他们是卖蛋糕的,他们叫亚伦和梅丽莎,Aaron and Melissa Klein,克莱恩夫妇。在这个蛋糕店,他们夫妇是老板和老板娘。最近有一件事情,有一对女同性恋,要结婚——因为现在美国同性恋结婚已经合法化,她们要订做结婚蛋糕,就请克莱恩夫妇为她们做蛋糕。克莱恩夫妇说,不行,我们是基督徒,我们不认为同性恋结婚是好的,所以为同性恋者的婚姻做蛋糕跟我们的信仰矛盾,所以我们拒绝为同性恋婚姻做蛋糕。因为这个事情,俄勒冈州当地政府的劳工和工业局,这个政府部门,他们的行政法官就裁决,克莱恩夫妇这样的商业行为,是违反了俄勒冈州禁止因为性取向而歧视人的法律,所以他们被判违法,而且政府部门对蛋糕店处以130,000(十三万)美元的罚款。这个事情在新闻里面引起美国很多人的反响,因为这个事情涉及到宗教自由。

 

最近还有一个事情:天主教慈善机构“穷人的小姐妹”( The 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是一个服侍年老的穷人的机构。他们的修女们也是以违背宗教信仰为理由,拒绝接受奥巴马的医疗健保计划,因为其中规定医疗保险中必须包含避孕药和其它所谓计划生育的服务。这些修女被告知说,这是不能拒绝的,是违法的。她们向法院提出申述,但前两天,科罗拉多州的上诉法院驳回了她们的申述。这些修女们也向媒体表示,这等于是要她们在停止服侍穷人和违背自己的宗教信仰和良心之间来选择。

 

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在美国是非常有争议的。因为这个涉及到宗教自由,而美国是非常崇尚宗教自由和宗教宽容的一个国家。美国的建国,可以说就是跟这个有关。当年的这些清教徒,到美国来,就是为了要在这个新大陆建立一个有宗教自由的新的国家。所以在美国,宗教信仰方面是非常多元化,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在美国都共存。而美国人对宗教自由是非常强调,到一个地步,我们这样背景的人可能是非常难以理解。美国历史上有很多法律的判例,我们如果知道的话会很吃惊。很多人因为宗教信仰的原因拒绝当兵、输血,也有人甚至用宗教信仰作为理由拒绝为孩子接种疫苗,这些在美国都是可以的。什么样的宗教,在有些人眼里,可能是反科学、迷信、愚昧的宗教,在美国都是可以的。

 

美国的宪法特别强调的是,政府不能干涉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人怎样崇拜上帝,用什么方式来敬拜上帝,来相信宗教,这个是心灵的问题,政府是完全不能干预的。所以美国人很难想象国家和政府可以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强迫公民违反自己的宗教信仰,这是干涉公民心灵深处的良心自由。这在美国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这是美国人很难接受的。所以,尽管今天的美国很多人可能是支持同性恋婚姻,或者是支持堕胎、支持计划生育的,但是据说即使在今天仍然有80%的美国人坚定地认为政府不能干预人心里面对宗教信仰的追寻的自由。

 

俄勒冈州这个卖蛋糕的事情和科罗拉州天主教修女的事情,也表现出现代的美国人对宗教自由和宗教宽容这个问题,有很多的争议和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这是宗教自由和宽容的一个悖论。今天的美国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他们的理由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可以防止人们歧视同性恋者。像卖蛋糕的遇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你不给同性恋婚礼做蛋糕,就是对同性恋者的一种歧视。奥巴马的医疗保险也是一样,里面有包含计生用品,有些避孕药甚至与堕胎有关系,但支持这样的医疗保险计划的人里面有很多的人,他们是所谓的“pro-choice”派,支持妇女有选择和如何对待自己身体的自由。所以不容许卖蛋糕的夫妇不给同性恋婚姻做蛋糕,或者必须要天主教的机构也来在医疗保险里包含避孕方法,这些人的初衷都是要崇尚自由、宽容,不要歧视,但很讽刺的是,当政府强迫卖蛋糕的店主或天主教机构来这样做的时候,政府其实是用行政的方法,用法律手段来侵犯了这些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良心的自由。所以如果今天的美国人把宽容作为最高的价值,但却要政府用法律、行政的手段来确保人们眼里认为不宽容的行为不被宽容,那这样的法律本身,对宗教信仰和良心自由被侵犯的人来说,是否也是一种不宽容?所以这是一个很讽刺的事情。当相对主义被绝对化的时候,如果我们把宽容作为最高价值,只讲宽容不讲真理的话,就会出现这样的悖论。

 

基督教信仰其实是很讲宽容的,圣经说“爱是凡事包容”,但基督教所讲的宽容是建立在真理上的,圣经也说“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参《哥林多前书》13:6-7)

 

最近也看到好多基督徒,在网上谈到这个事情,基督徒的反应,很多是担忧、惧怕,或者感到悲哀。这个我都可以理解。但有些恐惧可能是被夸大了。比如前两天有传闻说,在美国有教会的牧师,因为在讲台上讲“同性恋是罪”这样的言论,就被抓起来了。后来这个被证明是谣传。在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相关的一些法律里面,其实是有明确讲,一些非赢利机构组织,特别是教会,是可以有例外的。教会里的言论,教会自身的运作,是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一定会受宪法保护的,所以应该说牧师暂时还没有问题。所以相对来说,宗教自由在美国还是被保护的,比起其它一些国家来说,还是要好一些吧,因为在这里信耶稣不会被砍头,你的教会的教堂不会被烧掉,教堂上的cross也不会被强拆。

 

但如果基督徒的权利、人权和自由被侵犯的情况真的有,我们要如何反应呢?我想一方面,我们还是要寻求公义,我们可以也应该为那些因为信仰的缘故被逼迫的弟兄姐妹争取权利。我们也希望其他的基督徒,也包括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他们的宗教自由、言论自由被保护。在这方面,我们也尊重世俗的法律。美国的宪法确实是保护所有信仰的人。所以当我们为宗教自由来发声的时候,我们也知道宗教信仰的自由和言论自由,不单单是保护基督徒,也保护其它任何宗教、任何信仰的自由。国内的自由主义学者刘军宁先生说,宗教自由是所有自由里面的第一自由,这个话其实是不错的,虽然基督徒支持宗教自由的根本理由,可能跟自由主义者是不一样的。

 

另一方面,我想基督徒也不必天天停留在愤愤不平的状态里。当我们的信仰跟世俗的环境、文化有冲突的时候,我们仍然要尊重跟我们信仰不一样、跟我们价值观不同的人,我们仍然要爱那些跟我们不一样的人,甚至是那些逼迫我们的人。就像马丁路德金博士说的,我们应该去寻求自由,但是我们不能在寻求自由的过程中去喝仇恨和不宽容的毒水。我们的主耶稣,也是要他的门徒不只是善待那些善待我们的人,而是要爱我们的仇敌,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

 

最后我们也应该分清所谓的两个国度。上帝的国度和凯撒的国度,是不一样的,不能混淆。我们不能对世俗权利和法律抱太多幻想,更不能靠政治、权利斗争,跟世界上的人一样,靠这些手段来赢得所谓的“文化战争”。

 

这是我对这个卖蛋糕时间的一点感想,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 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