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
看重永世,忽略今生?

看重永世,忽略今生?

        文/吴鲲生     关照现世,人确是陷溺在苦痛之中。如果人得到救援,脱离了今生或永世的苦痛,或两方面皆得解除,仍然只是消极的范畴;救赎,除了消极面,尚有同等重要的积极层面:进入完整的或健全的境界。 我们观察世界上各种学说理念或宗教,发现可以粗分为偏重今生的救赎,和偏重永世的救赎等两类。     偏重今生…

Read More
15 Oct
怀抱过去——回顾中的启示

怀抱过去——回顾中的启示

  站在窗外的Emily再也按捺不住,从死亡的这一边细声对妈妈说:“哦,妈妈,请您停下来,看我一眼,跟我说说话。”       文/温汉辉       不久前刚与妻子离婚的前澳大利亚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竟然怀旧起来,在最近的新南威尔士(New South Wales)州工党大会上,向近千位工党党员提起其前妻…

Read More
15 Oct
一日?千年?

一日?千年?

      文/玛 歌       没有信仰的科学就像跛了足; 没有科学的信仰就像瞎了眼。 ───爱因斯坦   艾伦.沙埃基(Allan Sandage)是一位年近古稀的天文学家,浩瀚宇宙始终是他的挚爱。虽然时间毫不留情地在他头发染上灰白,可是他日渐佝偻的身躯,依然长驻于望远镜前。他穷毕生之力,倾心发掘星宇间的奥秘,希望能探测出…

Read More
15 Oct
见那不能见的

见那不能见的

  司机不禁长叹:“我们已经可以把人送上月球,却无法让人从车门口向车中间挪一步……”。       文/里 程       何谓科学主义?   有人会想,如果如许多科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所说:科学与信仰的关系并不冲突,而且彼此吻合,每一个科学家都应成为虔诚的基督徒才对,为什么现实并非如此呢?这是一个好问题。其答案是…

Read More
15 Oct
启承转合——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之会通

启承转合——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之会通

  现今大陆文坛“忏悔文学”的出现,文化界“忏悔意识”的萌生,是中国社会一大奇迹。       文/庄祖鲲       基督教自利马窦来华算起,已有四百年之久。如以文化更新的“启、承、转、合”四个阶段而言,目前应属从“承”到“转”的阶段。因此,寻找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会通的交会点,应属现阶段首要的工作。基督教思想与中国文化在许多问题…

Read More
15 Oct
落叶满阶红不扫

落叶满阶红不扫

  我到美国还不到一星期,她就找个机会借题发挥拍着桌子大骂:“谁叫你们来美国?”       文/丁 恒       一晃眼,人就老了。那些缥缈的记忆,四十多年前的顽童时代仿佛仍在昨天。七八岁时一路奔奔跳跳跟着母亲去寺庙烧香拜佛,听说是求神保佑,图吉利。寺庙里有的塑像样子很恐怖,小孩子见了吓得不敢抬头。从那时起,“神”这个字眼就…

Read More
15 Oct
只要你给我一个婚礼

只要你给我一个婚礼

        文/陈 怿       我来自杭州。父母都是知识份子,父亲任职于省人民政府,母亲是研究院里的技术骨干。从小母亲就在家里提倡民主式的教育方法,什么事情都可以给我们民主。但在信仰上,父母一直告诉我们,“进化论”才是最正确的,并希望我与弟弟大学毕业后,再继续深造,为“进化论”添砖加瓦。 在我来到夏威夷后的某一天,因为教…

Read More
15 Oct
冬日暖阳

冬日暖阳

  有时我明明知道我不该去,可是只要这个念头一出来,我的双腿根本不听脑子的指挥。       ⊙文/安居拉       (一)   第一次正式走进教堂、接触教会,是1997年4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小城。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我们研究组的一个中国同事问我:“晚上有没有事?没事的话,跟我去教堂吧。”那时我刚…

Read More
15 Oct
念念在心

念念在心

          文/星 学       深入敌后为知彼   我这在“革命的大风大浪中成长的一代”能信主,不仅归因于经文、教义的“晓之以理”,更主要是由于基督徒们的爱心与关怀和生活见证的“动之以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颗几十年倍受扭曲、创伤,而变得狐疑、冷漠、戒备、刚硬的心,终于熔化在天父的融融慈爱中。…

Read More
15 Oct
教宗的忏悔

教宗的忏悔

        文/临风       “这个时刻包含着两千年的历史意义。它的沉重感叫人几乎无法承受。”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今年三月廿三日造访以色列的屠犹(Holocaust)纪念堂,心情沉重,伤感欲泪。这是以色列首相巴拉克(Ehud Barak)对他的评语。 教宗声言:“罗马教廷对历代以来犹太人所遭受到的仇恨,逼迫和反犹主义(A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