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
我是谁?——一名女大学生的心灵独白

我是谁?——一名女大学生的心灵独白

          文/陌漓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我们每天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经历人情冷暖。又或者望着崇山峻岭,皓月当空,斗转星移。在这个伟大、浩瀚的宇宙中,我们每一个人都真实地存在和生活着,那么你是否曾经叩问过自己——“我是谁?”     我从不孤单   在一个平常的晚上,…

Read More
26 Mar
远方有梦,但日子总在脚下

远方有梦,但日子总在脚下

      文/李渔岣       远方,是有梦和理想的地方,可是日子总是在脚下,不是在远方……     阳光灿烂的日子   又一次出发,因为心中怀着远方浪漫的碧海蓝天,看朝霞晨晖,感夕霞日落,不想停歇,可是脚步总是会累会放缓的,心中贪玩的兴奋已经被疲倦席卷一空。心里那些没有答案的思绪再一次浮上心头。 当你被…

Read More
26 Feb
当真爱来敲门,你可别错过

当真爱来敲门,你可别错过

同负一轭,要是方向不同,负轭不过白费力气,又怎能体会合作的快乐呢?       文/晨牧       曾经以为,初恋是一个错误,直到很长时间之后,学习以上帝的眼光再去看这段经历,才发觉,看似凌乱的初恋,已然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1   去大学报到的行李箱里,装着几本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三毛的书…

Read More
23 Feb
青春与圣道相遇(春之篇)

青春与圣道相遇(春之篇)

图/王家培  

Read More
29 Jan
兵荒马乱的青春,遭遇欲罢不能的网瘾

兵荒马乱的青春,遭遇欲罢不能的网瘾

一瞬间,她万念俱灰,想跳火车。     文/段恩会       往年,每到闺蜜小河的生日,与她联络,总会听到她信誓旦旦地说要戒除网瘾,新的一岁一定要远离网络小说,重新做人。当然,认识她的10年间,有7年她是如此咬牙切齿地保证,我对她的期待也就在希望—失望—再希望—再失望之间循环往复着。     情迷网络小说   与闺蜜…

Read More
29 Jan
你被谁裹上了塑料膜?

你被谁裹上了塑料膜?

是他,用钉痕的手剥去我们身上的塑料膜。         文/林洁琼         “没有和他吵架,也不是认为他多么不好,而是我根本没办法爱他啊!” “在一起3年,异地半年,我爱他,可我再也不想忍受见不到他的痛苦了……” “大概也是喜欢过的吧,时间长了,也就淡了。” 开年只1个月,好友里就曝出两三对恋人分手;与此同时,…

Read More
04 Dec
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如果罪的问题不解决,我们就与幸福始终遥遥相望。       文 / 博学       今天,大大小小的培训班层出不穷,有的是传授专业技能,有的是提供商业咨询,与这些相比,近些年盛行于北上广的“小三培训班”,光听名字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小三”,这个曾几何时生活在暗处、专门破坏他人家庭的群体,竟然也需要被培训吗?她们究竟会接受哪方面的训练…

Read More
06 Nov
安居的客旅

安居的客旅

  文/蔷薇河     奋力向前,灵魂却已萎缩   我的老家在一个贫穷的苏北小城。回想童年,每天清晨天还蒙蒙亮,我就背上书包、睡眼惺忪地走去学校。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像玉米棒子的气味,说不清的难闻。长大后才知道原来是建在城中的木材厂散发出的污染的味道。家乡有一条河,河水浑浊,绿萍漂荡;河分两城,城北热闹,城南萧条。 因为家乡贫穷落后,在当地,学生们都被灌输了一种…

Read More
09 Oct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远乡”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远乡”

  文/李相宜   “远乡”,灵魂的归宿   清晨的铃声将朝九晚五的你吵醒,你不甘心地爬起来洗漱,直到被人潮裹进北京的地铁,像沙丁鱼一样挤来挤去。 终于,你到单位了,看表还有一刻钟,于是飞快地买了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做上工位开电脑。做完这一切,你吸口气,习惯性地看眼窗外,目之所及有没有雾霾。还好,今天好天气,你开始庆幸。 我冲过去采访,跟你面对面:“请问,你有‘远乡…

Read More
18 Sep
近距离恋爱——如何保有少女心

近距离恋爱——如何保有少女心

  文/晨牧   人人渴望的“少女心”   近来,我发现“少女心”被包装贩卖,而且价格不菲。比如,流行服装,极尽“少女”风,就连发型也出现各种减龄样式,还有五颜六色的烫染。 垂青于“少女心”的人中不乏大龄女性,甚至是阿姨级别的女人,她们穿着“少女”装,顶着减龄发式,涂着粉色的腮红。有些看上去蛮可爱,有些则叫人觉出几分凄凉和寂寞。 虽说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