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un
走过忧郁的幽谷

走过忧郁的幽谷

  文/何百合     当寒冷的初春遇到阳光时,野地的植物开始发芽长叶,小鸟在树上欢乐,大自然好像在对我们微笑。这个初春感觉特别温暖! 当我把冰冻的脚丫伸进被窝时,先生经常用热乎乎的手脚为我驱寒。我故意用被子挡着感动得落泪的脸,不想惊动他。在他的眼中,我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子,可他不知道在开朗的表象背后,我曾经过忧郁的幽谷。   孤独的童年   童年时的我,是孤…

Read More
08 May
石榴的日记

石榴的日记

  文/晨牧   三年前,我制作过一个袖珍日记本,粉色的封面,淡蓝纸张的内页,捧到鼻尖下,还能嗅到玫瑰花的香味。这本日记是为努娜做的,那时她即将从省城的医科大学毕业。   努娜的故事   我把日记本拿给她的那天,天空飘着细雨,我们坐在大学的花园,园子里的花木开始抽枝发芽,毛茸茸的青草上罩着一层晶莹的雨露。 努娜穿着件藕荷色风衣,长发在脑后绾成一个蓬松的发髻,…

Read More
03 Apr
我曾狼狈不堪

我曾狼狈不堪

  文/新心     不知从几时起,我的身体变得极容易过敏。从前什么都能吃,什么都能碰的,如今却有了禁忌。大概没有人会喜欢过敏,也不会有人喜欢荨麻疹,或者血管性水肿,尤其是这些症状出现在自己身上时。 前不久,我就经历了一场荨麻疹之战,一战数月,甚至到现在也仍在战斗中。   我被过敏困住了   从前觉得过敏和牙疼一样,都不算事儿,可真实经历了一次生不…

Read More
13 Mar
颠沛流离的回国路

颠沛流离的回国路

她甩下背上的黑手,抓着包,跑回宿舍,偷偷哭了许久。   文/蜗牛小姐   安宁是我的朋友,从18岁开始到现在。当奥运会在中国大地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相识,当年一腔热血,为奥运健儿加油呐喊,好像拿金牌的是我们一样。那时天特别蓝,一部电视剧可以看一整天。整个青春里,都有安宁的影子,我们一起逃课,一起去教会,一起旅行,一起骑车去海边游荡,看月光洒向海面……   明天不在我们…

Read More
12 Mar
换种活法,才算真活着

换种活法,才算真活着

回到家我就开始后悔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信主了?   文/周小焕   我出生在大陆,从小在国内接受无神论教育,一直以来,我对唯物论和进化论深信不疑。 我十几岁时,外曾祖母过世,她是我记忆中第一位过世的亲人,亲人的去世使我第一次对死亡产生了恐惧。根据从小的教育经历,我对死亡的理解是:死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整个世界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时,年纪小,我对死非常害怕。整天想着要是死了,…

Read More
10 Mar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我真想从高楼的窗口飞跃而下,体验飞的快感。     文/木子   我今年27岁,20岁信靠上帝。回首这些年,如果没有遇见上帝,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现在会怎样。   我恨他们   我家有4口人,父母、姐姐和我。当年计划生育很严,我是超生的,需要缴纳很多罚款。因为家里穷,父母没什么本事,很多人都看不起我们。这让我心中充满了憎恨,我恨他们,恨这个世界,我不明…

Read More
03 Mar
有一种听见,比世界更精彩

有一种听见,比世界更精彩

我的脸也开始发烧,也像个罪犯,抬不起头,嗓子一阵发干,心跳也加快了。   文/晨牧   1   受造物与造物主彼此呼应,生命便不止于活着,而是有生机地交相辉映,延绵不息。 就像一朵花向着阳光颔首,芦苇随秋风舞蹈,杨柳在春暖中抽芽;就像破壳而出的鸟儿,破茧而出的蝶;就像听到寒风渐起,展翅南飞的雁;就像一只水獭,嗅到阳光的味道,洑水到岸边,去晒冬日的暖阳。 或者,就像一个…

Read More
14 Jan
我是如此超越恐惧

我是如此超越恐惧

  文/蜗牛小姐   关于恐高症,维基百科上这样说: 恐高症,又称惧高症和畏高症,是恐惧症的一种,指对身处一定程度以上的高度感到恐惧,症状为在高处时陷入恐慌,呼吸加速,手足无措,无法对周遭事物做出正常反应,而呆在高处下不来。除了视觉造成的效果,从高处落下的体验(如云霄飞车)也会引起恐高症的发作。 如果不影响正常生活,恐高症可以不用治疗,如果要治疗的话,治疗恐高症方法很多,如行为…

Read More
16 Dec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小时候,家是一张温暖的大床, 桔红色的灯光,还有冒着炊烟的砖瓦房。 小时候,家里并不华丽,也少有肉香, 有的只是热气腾腾的红薯南瓜汤。 小时候,爸妈总是很忙,日子又总是很长, 天黑了,我们还在院子里玩着捉迷藏。 家啊,儿时的家啊, 就是玩累了,疯跑后,倒头就睡的地方……   长大后,家是写在信笺上的一行地址, 是字里行间的叮咛,还有藏在字句里的乡愁。 长大后,不见…

Read More
16 Dec
虽看不清,我的心却透亮

虽看不清,我的心却透亮

我还能继续上学吗?我会不会在某一天起床的时候,突然看不到阳光?   文/王清   小时候,我是个“好奇宝宝”,喜欢问“为什么”。母亲招架不住,给我买了套《十万个为什么》,我不识字,她就念给我听。   我是小小理性派   我虽不识字,从这套书丰富的插画和照片中,也能了解很多东西。妈妈告诉我,我们人都是猴子变过来的。原来是这样!难怪猴子不像小狗,也不像小猫,和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