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Sep
反转人生——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反转人生——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不要说升官发财了,要不是怕父母难过,我早就自杀了。   文/亚萨     主让卑微的升高,使骄傲的降卑。   我从小不招人喜欢。。 我奶奶告诉我,我出生以后,又黑又丑,日夜啼哭。我妈告诉我,在怀我的前半个月,刚流产过一次,大出血,母亲差点死掉。家里本来打算能生个女孩,结果还是个男孩。看着自己小时候留下的几张照片,塌鼻子、小眼睛、眉毛耷拉、哭丧着…

Read More
04 Sep
我和上帝较劲好多年

我和上帝较劲好多年

  我是一个心里缺少爱、灵里饥渴的“病人”。     文/郭霞     将近50岁,回顾自己大半生走过的路,我越发清晰地看到自己在信仰途中留下的脚印。路虽坎坷,脚印亦有歪斜,但可贵和感恩的是,这位上帝始终在带领我。   耶稣和我没关系   我生长在一个大家庭,兄妹共7人,我排行第6,是父母的第4个女儿。家境虽不差,但父母对孩子们…

Read More
28 Aug
威克里夫:宗教改革的晨星

威克里夫:宗教改革的晨星

  马丁·路德说,如果威克里夫是异端,那我就是和他一样的异端。   文/郭暮云   教皇终于下神坛   教皇波尼法修八世(约1235-1303)登基之后,被他骗下台的前任塞莱斯廷五世预言道:“你像狐狸一样溜进来,你像狮子一样统治——但你会像狗一样死去。” 不过他并不在意。大权在握的他后来果然如狮子一般威武雄壮,肆意凌虐欧洲各国,直到法王腓力四世愤然起兵。法国…

Read More
21 Aug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文/谢伊霖     “袍哥”是上个世纪前半叶,生活在四川的近于黑社会的帮派组织成员。笔者在研究宣教士陶然士的著作时,发现了一段袍哥信耶稣的故事。 陶然士过世之后,其家人将他的著作、文献和一些通信集都捐献给了耶鲁大学神学院。其中有一本叫《中国基督徒信仰集》的著作,陶然士在这本书中以21章的篇幅叙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四川人,在福音影响下实现…

Read More
14 Aug
“水深火热”找工作

“水深火热”找工作

  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领救济金。   文/王军   去年年底,在我博士论文答辩通过的晚上,我就听到先生即将失业的消息。当时,我并没在乎,还安慰先生说:“上帝连天上的飞鸟尚且养活,他也一定会看顾我们的。”   风暴骤起   话虽这么说,但当水电、保险、房贷各种账单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我们真正体会到了生活的严酷。 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领救济金。领…

Read More
17 Jul
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文/亚萨   主让卑微的升高,使骄傲的降卑。     我从小不招人喜欢。   我   奶奶告诉我,我出生以后,又黑又丑,日夜啼哭。我妈告诉我,在怀我的前半个月,刚流产过一次,大出血,母亲差点死掉。家里本来打算能生个女孩,结果还是个男孩。看着自己小时候留下的几张照片,塌鼻子、小眼睛、眉毛耷拉、哭丧着脸,的确没一点可爱之处。…

Read More
07 Jul
家有瘫儿

家有瘫儿

  医生说这孩子是极度严重脑瘫,90%的神经都废了。   文/巴底买   在这家里,有个严重脑瘫儿子,父母含辛茹苦照顾儿子吃喝拉撒睡二十多年了。可是,他们却常有喜乐,脸上写满了阳光……   尚未出生,即成重担   多年前的产前检查报告说:胎儿患严重脑积水。麦子刚才还沉浸在做父亲的喜乐里,猛然如五雷轰顶——怎么会如此残酷?主你在哪里? 医生压低声音劝…

Read More
26 Jun
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文/豌豆的湾   7年前,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被问到你最崇拜的人是谁?当时就蒙了,是呀,我心中永恒的宝座上坐着谁呢?当然,现在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耶稣。在耶稣登上我心中的宝座前,都有谁坐过呢?   轮番上阵登宝座   小时候,认为父母对我的爱是最纯洁的,他们是可以坐这个宝座的。但是,大学期间生病,赶回家中养病,父亲抱怨说:“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在学校养病呢,…

Read More
19 Jun
从迷信走向真理

从迷信走向真理

    文/吴迦勒   作为第二代基督徒,相比于母亲的信主经历,我算是平顺,没有什么特殊经历。起初风闻有上帝,后来亲眼看见他,信仰就建立起来了,这个过程和我的读书生涯完全重合。   起初的“迷信”   我小学时,听妈妈说,上学前在门后站一分钟,做一个祷告,上帝会保佑你,让你考试考得好。 这是最朴素的实用主义。我言听计从,果然小学5年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Read More
12 Jun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文/米宝   我总是不知不觉想起她。记忆中,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显老,她让我叫她安姨。 那是在香港,我第一次去陈姑娘家,也第一次见到了安姨。在客厅里,她用报纸挡着自己,像小孩一样,露出半张脸,偷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举起报纸。晚上,我住在陈姑娘家中,她给我介绍了她的家人和客人——她家中接待了几位年长的姐妹,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陈姑娘给我们准备晚餐时,安姨陪伴我去超市购物。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