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Apr
孤岛微光——敬老院里的生死悲喜

孤岛微光——敬老院里的生死悲喜

想到他到死也没有家人陪在身边,小飞忍不住嚎啕大哭。       文/黛昀       阴天,多云,少风。寒冷依旧,阳光从灰白的云层透下来。多年前就患了中风的夏伯,一条腿扣在另一条腿上,一只脚掌撑地,把轮椅上的自己推进一小寸,就这样从自己的房间出发,穿过这幢淡黄色斑驳墙面的罗马式拱顶长廊,一步一步挪进食堂的门。 聚会已经开始十多分钟了。这所…

Read More
26 Mar
没想过有一天,外婆、母亲的上帝成了我的上帝

没想过有一天,外婆、母亲的上帝成了我的上帝

        文/金太太       1985年10月,我出生于南京城南的秦淮河畔。那年,家里还没有人信主,今忆城南旧事,愿述主恩荣。     追忆外婆   先从外婆说起。 外婆在1958至1968动乱与饥荒的年代里,先后生养了四个孩子,前三个都是女儿,姐妹三人名字各拆用“红卫兵”一词,也呼应了那…

Read More
16 Mar
基甸聊天第103期:烈火窑中的信心

基甸聊天第103期:烈火窑中的信心

 基甸聊天第103期:烈火窑中的信心 基甸聊天2018/3/1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furnace.mp3   去年美国电影有一部叫好又叫座的大片,就是《敦刻尔克》(Dunkirk)。电影是讲在二战期间,有一段很黑暗的日子,希特勒的军队把一支英国的军队围困在临海的一个叫敦刻尔克的小城。看起来英国军队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

Read More
12 Mar
你的美好超越一切

你的美好超越一切

        文/欢然       托尔斯泰写过一本《天国在你们心中》,我买的时候还未信主,没怎么读。从题目看就觉得抽象,就像当时没办法读懂圣经一样,我无法读懂这本书。 后来信了主,才知道“天国在你们心里”出自福音书中耶稣的话。经历了信主后的心路历程,我才知道这并不抽象,因为主的圣灵就住在我们心里,我们心里有上帝坐宝座、掌王权…

Read More
05 Mar
他比张扣扣还冤,却这样“报”仇

他比张扣扣还冤,却这样“报”仇

      文/尘埃       导语   近日,陕西省汉中市男子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随后,张扣扣投案自首。 据汉中市南郑区人民政府官方微博通报,发生在年关的这起凶杀案,肇因是张扣扣对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其母致死一事怀恨在心,…

Read More
23 Feb
一根蜡烛两头点

一根蜡烛两头点

他们的足迹遍及13个省区,100多个城镇,行程约5万多里,带领10万人归主。     文/贺宗宁     1927年2月10日夜晚,20世纪中国著名的布道家宋尚节,经历了属灵生命的更新。在其《我的见证》一书中,他称“那晚上是我生命中最值得纪念的我的灵性的生日”。     幼年与求学   宋尚节生于1901年9月27日福建兴化府莆…

Read More
13 Feb
欢乐颂──献给易德文博士伉俪

欢乐颂──献给易德文博士伉俪

在中国大地上,易德文一家既享受了爱的祝福,也感受了悲痛和创伤。       文/Katherine Edwins Schumm     译:刘振川       那年代似乎如此遥远,但是人们从不曾忘记──中国河南省的基督徒们,仍在传讲着这些开拓者的故事,并为他们带来的影响继续做见证──他们,就是在中国传教的先行者,A.W.易德文,以及他的妻…

Read More
12 Feb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

    文/微尘     这一年,相继发生的校园霸凌事件、“携程亲子园”事件、“江歌”事件……交织出了紧张不安的气氛。我们需要绞尽脑汁总结着、防范着在我们身边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们心里没有安息,又不知该做多少准备才能够面对这些。 在“忙盲茫”中,我们不由自主地把自己裹得更紧,即便窒息也在所不惜。然而,心中最担心的就是孩子——我们的孩子可以依靠谁呢? &nbsp…

Read More
08 Feb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实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后就问起,有什么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么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nb…

Read More
08 Feb
飘篷

飘篷

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中,人会被染成什么样子呢?又能持定住多少东西呢?     文/张仰恩     1985年的春天,我刚满20岁。在那个晴雨不定的阴霾季节里,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做出了一个豪迈抉择:支援边疆,到大西北去! 我们学院的院长,问我为什么要去新疆,我用八个字作答:逃避现实,寻求出路。 这种莫名其妙、装腔作势的话语,怎么会出自一个才20岁的少年人之口呢?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