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l
蜜月4个月后,妻子离世:即使看不见,我仍然相信 / 沈琅

蜜月4个月后,妻子离世:即使看不见,我仍然相信 / 沈琅

文 / 沈琅 《他知道》 “承受所有苦涩疲惫,日复一日不断挣扎, 在人生的低谷中,你几乎无力祷告。 你的抗争有多艰难,你的痛苦有多深邃。 …… 每当你感觉被抛弃,每当你觉得孤单, 他靠近那心灵破碎的人。 每一滴眼泪,他都知道。” 2014年11月,在加州长滩(Long Beach)的基督教冬季音乐会(Winter Jam)巡演中,随着那阳刚有力的音乐节奏,一个略带沙哑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划破黑暗,温暖…

Read More
02 Jun
用生命影响生命——缅怀我的信仰启蒙恩师

用生命影响生命——缅怀我的信仰启蒙恩师

文 / 杨思琴 1 近日,20年前引导我走上基督信仰道路的启蒙恩师赵保罗教授安息主怀,因为疫情的影响,我第一次在网上参加追思礼拜。感恩的是,来自东南西北有200多人参加了5月7日的追思会。 赵教授原名赵永甫,英文名Paul Chao。他效法使徒保罗,毕生跟随耶稣基督。他出生于台湾,少年时随父亲去马来西亚生活,在新西兰取得本科和硕士学位后到美国攻读MBA和市场营销博士学位。 2017年7月,我在《举…

Read More
27 May
石美玉——中国杰出的女医生和布道家

石美玉——中国杰出的女医生和布道家

她终身未婚,却收养了残疾儿童、弃婴、孤儿近千人。 文/丁怡嘉、苏文峰 1 一百多年前的清朝,大部分女姓还裹小脚,受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束缚时,有一位名叫石美玉(Mary Stone,1873-1954)的女性,竟然19岁就出国学医,获得美国正式的学位。她归国后开办医院,建孤儿院,创立布道团和神学院,并成为像余慈度一样的女布道家。 1873年石美玉出生于湖北省黄梅县,后来随父母搬到江西九江。她的父…

Read More
26 May
从家庭的耻辱到真理的捍卫者——缅怀护教家“拉维·撒迦利亚”

从家庭的耻辱到真理的捍卫者——缅怀护教家“拉维·撒迦利亚”

文 / 沈琅 2020年5月19日,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家、作家、演说家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因病去世,享年74岁。拉维是《伟大的织匠》一书的作者,他的著作和演讲,对许多人都产生深远影响。 而鲜为人知的是,他早年所经历过的绝望和迷惘。他生命的转折点,其实始于一次神圣的相会…… 主啊, 生或死并非我所在意, 爱你侍你乃我所渴慕。 寿命长久,我心快乐, 因我可以长久地顺服。 生命短…

Read More
01 May
真有一位上帝吗?——北大博士的信仰之旅

真有一位上帝吗?——北大博士的信仰之旅

文/雅量 仔细回顾我的成长经历,确实学到很多功课,包括关于上帝,关于这个世界,以及关于我自己。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来讲,我的成长过程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从无上帝到有上帝的认知、从有上帝到认识真上帝的突破、生命被上帝翻转最终蒙召服事上帝。 这篇文章,主要讲述前两个阶段。 腥风血雨的“家” 我成长在知识分子家庭,爸爸毕业于天津大学化工系,后来回到老家西安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妈妈是西北财经学院(现属西安交…

Read More
27 Apr
当投资血本无归之后……

当投资血本无归之后……

文 / 主的小羊 不会出事 2019年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一年。 我一直认为,像我这种对金钱态度保守的人,从不会沾染各种贷款、借钱,甚至都不可能开个信用卡。然而,在这年的夏天,我却因为金钱的缘故,与各种贷款产生了交集。 我是一位独立自主的女生,因为家族并不赞成我读大学,除了家人给我提供一些金钱上的支持外,我靠着奖学金和打工赚钱,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完成了学业。 从我工作的第一天起,我没再向父母要过钱,而…

Read More
13 Apr
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

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

基督徒常说的话“我们是上帝的孩子”,常会让我想起我的童年,我曾经是在乐园里生活的孩子。 文 / 孙基立 我的小宝宝已经7岁了。他有时会问我一些问题:妈妈,上帝真的能听见我们的祈祷吗?我迷路了,可以祈祷让上帝把我抱回妈妈那里吗?我们以后都会到上帝那里去吗?…… 有时一些问题还真的有深度,我一下子答不上来。 信仰的启蒙 我试图回忆自己小时候父母是怎样给我解释这些问题的。我的童年仿佛借着小宝宝的提问,又…

Read More
06 Apr
父母成长,孩子才能成长

父母成长,孩子才能成长

在戒毒所经历的许多极端事例,让我反思如何成为好父母,才能祝福孩子。 文 / 蓝星 儿女是耶和华赐给我们的产业。那发自心底的爱,让我们对待孩子,都经历过“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下来”的小心翼翼。 带着伤害的爱 我们总想毫无保留地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孩子,但由于自身的限制,我们想给出最好的支持时,却常常包含着对孩子的伤害。最可怕的是,我们无法意识到这点,反而坚持不懈地用自己含有伤害的爱,努力地“爱”…

Read More
30 Mar
和儿子对话,陪儿子长大

和儿子对话,陪儿子长大

爸爸也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们,我们也都是不断地在学习如何做父母。 文 / 范学德 1 大上个星期五,我们镇高中的学生演出百老汇歌剧《美女与野兽》,儿子弹电子琴。夜里10点半多了,他打来电话说,演出结束了,要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咖啡店喝杯咖啡。11点回家…… 我:那我们开车接你吧?夜里11点后,按照法律,你不能开车了。 他:不用,我会自己开车回来。 我:那不好,违法。我们得去接你。 他:爸,那我多丢脸哪,我…

Read More
23 Mar
留学美国,9年的努力竟化为泡影……

留学美国,9年的努力竟化为泡影……

文 / 廖启宏 “很抱歉,廖先生,在口试委员讨论后,我们没有办法让你通过口试。” 2009年8月,在盛夏蝉鸣的北卡,当这句话从我博士班指导教授的口中说出时,四周气氛顿时凝霜,会议室中悄然无声。我因为不解和怀疑,呆坐在位子上有半晌说不出话来。仅仅的几分钟,感觉仿佛半个世纪之久。5位口试委员的眼神有些闪烁,似乎希望赶紧离开这沉默尴尬的场面。 时钟的滴答声催促着我回应,当我回过神来,询问他们原因,他们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