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pr
怀念母亲

怀念母亲

文/何正中 我的母亲李美钦,于1914年10月岀生在温州市一个穷苦的家庭。外祖父是位忠厚老实的建筑木工,约30岁时,他因在高空作业时失足坠亡;外祖母不得不夜以继日干些手工针线活供女儿读书。 喜结良缘 母亲天资聪颖,上小学前,她就可以认字,并时常陪伴外祖母一起阅读圣经、祷告、唱赞美诗歌。17岁时,母亲就读于宁波市华美医院护士学校。该学校是由一位信主的美国医学博士创办,故基督教风气十分浓厚;母亲成绩岀…

Read More
14 Mar
恩典多奇异

恩典多奇异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在基督里有完全的平安。 文/渔夫 公元1748年3月10日,约翰·牛顿在大西洋一个贩卖奴隶的船上遇到大风暴。他在风暴中接受了基督为救主。后来,他成为了圣公会的牧师,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举世闻名的诗歌《奇异恩典》,并在英国致力于废除黑奴的运动。 他回忆说:“3月10日是一个我永远记得的日子。从1748年起,我年年都记得这个日子。因为在那天,上帝从高天降下,将我从深水之中救出。” 约翰▪…

Read More
11 Mar
走出绝望城堡

走出绝望城堡

文/红海印记 我第一次听到“抑郁”这个词,是在姐姐生完她的第一个孩子之后。医生诊断她得了产后抑郁症。刚大学毕业的我,对一切事物充满期待,无法对姐姐的病症产生同理,于是我简单地认为,抑郁大致就是对生活太过矫情,对未来有些恐惧。 直到我结婚后,人生遭遇重创,才真正亲身经历了“抑郁”这个绝望城堡。 抑郁倾向 我与姐姐都患上这个难缠的疾病,很难不联想到是否因为我们家族遗传。在我们家族史中,从太爷爷到我们这…

Read More
10 Mar
主啊,我要能看见!

主啊,我要能看见!

死亡对我这样的人而言是不是一种解脱?而死后我又将面对什么? 文/兆赫 早晨5点半,我本想去小区旁边的草坪散步,却忘记了上次来时是春天,现在已是深秋,草很高,我进不去。于是,我只好在小区的水泥路上,拄着盲杖慢慢地走。之前,我每次都以边上的花坛作为圆心去散步,这次我放弃了这个坐标。结果,在清晨的寂静中,我迷了路。 夕阳那么美,我却无法再看见 想来,我们的人生也是这样。有的人生来就按照父母给他的坐标生活…

Read More
10 Mar
一坨臭臭,震醒了我混乱的心

一坨臭臭,震醒了我混乱的心

天哪!这个世界,是否也是有设计的呢? 文/海云 教导低龄的小孩,时常把“大便”叫做“臭臭”,这是既萌又委婉的称法。然而,我从不信到相信耶稣基督的转折点,却和一坨臭臭有关系,说起来很难为情。但,却是事实。 不会轻易屈服 那年夏末,我如愿升入本市最好的大学,搬进新宿舍的那一天,漫步在香樟覆盖、红砖绿树的新校园,手捧油墨飘香的入学手册和选课指导书,感觉此后四年的大学时光,将引领我走上一条追求知识、真理、…

Read More
04 Mar
骑自行车的孩子

骑自行车的孩子

文/箫雯 1 几乎跑遍中国大陆的美国宣教士越熙,在10月的这天,从北京转飞中国最东边的S城,迎接她的是S城教会的李师母。她们之前没有见过面,李师母却一眼辨认出。 两人往机场外走时,李师母才告诉她要去的地方叫Q城,从这里再往北开车两个小时。她们坐上一辆老旧的面包车,车里黑压压一片,弥漫着各种异味儿,只剩下两个位子。一路颠簸,越熙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李师母体贴地让她合上眼休息。 这一觉一直睡到车停下来。…

Read More
04 Mar
独行寻爱之旅,遇见惊喜

独行寻爱之旅,遇见惊喜

我流着泪一遍遍地问神:“神啊,你到底爱我吗?你真的爱我吗?” 文/麦麦 小时候,我很喜欢吹泡泡。在阳光下,吹出来的泡泡倒映着彩虹的颜色,让人着迷。而一旦伸手触碰,它们却瞬间消失。 多年后我发现,我曾一直寻找,却不断擦肩而过的爱情,和这美丽而脆弱的肥皂泡竟然如此相似。 不情愿的“NO” 上大学时,我经历过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后来那个男生去国外念书,我们也因种种原因断了联系。没想到几年后,我们又在网络…

Read More
06 Feb
基甸聊天第114期:一个基督仆人的苦楚与荣耀

基甸聊天第114期:一个基督仆人的苦楚与荣耀

基甸聊天第114期:一个基督仆人的苦楚与荣耀 基甸聊天(2019/1/24录制)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Calvin.mp3 今天跟大家聊一个教会历史上的人物。 1564年5月27日,一个瘦得脱了人形的法国人趟在日内瓦一间简朴的房子里的床上。这是他活了54年的人生的最后一天。他的一生实在是又短又苦。他从小身体就不好,年轻时又常常长时间…

Read More
22 Dec
如果我有一千条性命

如果我有一千条性命

最后她为救助灾民,自己反因饥饿而死。       文/渔夫       公元1873年(清同治12年)10月7日,美南浸信会的女宣教士慕拉第(Lottie Moon)抵华。她在中国40年,最后,饿死在中国。她有句名言:“如果我有一千条性命,我会全部都给中国的妇女。”     小个子来华   慕拉第33岁来华,在山东蓬莱(登州)、平度、黄县等地从事宣…

Read More
22 Dec
我是浪子,我终于回家

我是浪子,我终于回家

我甚至无知放荡到一个地步,把父母给我的学费私自留下,挥霍浪费,吃喝玩乐。       文/张文庆       在圣经里,耶稣曾讲过一个“浪子归家”的故事(参《路加福音》15:11-32)。今天,我也想给大家讲一个我回家的故事,不仅是回到地上父亲的家,更是回到天上父亲的家。     逃离   我的老家在山东潍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