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ug
经历抑郁症,寻找救命稻草

经历抑郁症,寻找救命稻草

文/月光澄水 2015年,我由于长期头疼、失眠去看医生,即被诊断为中度抑郁、重度焦虑。经年处在工作强压、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抑郁是迟早的事,被确诊的那一刻,我甚至有点开心,终于可以不去单位了。 医生说,你得吃药!我说,不用,我很快就会好的。 出了医院,我才意识过来:不是我不用去工作了,而是我不能再去工作了! 真的病了 诊断结果没有吓着我,但身体真实的衰残让我一天天陷入恐慌和无助中。 原本喝水都长肉的…

Read More
19 Aug
求职受挫,还有人生远景吗?

求职受挫,还有人生远景吗?

文/冰河吾爱 很多人都听过一句话:“上帝为你关了一扇门,就定会开一扇窗。”这句话鼓舞了很多人,不过认真想起来,这句话总有一种“补救”的意味,也就是说,“开窗”是“关门”的补救措施。 过去的大半年,我个人的经历,使我对这句话有了另一种体会——“上帝为了给你开一扇窗,就会先关了你的门。” 突遭变故 去年10月底,我在A大学工作了两年之后,学院突然决定裁撤我负责的项目,并于今年夏天开始生效。事情发生得毫…

Read More
12 Aug
妻子患渐冻症,我们生命经历大反转

妻子患渐冻症,我们生命经历大反转

采访整理/安琪 “渐冻症”这个词,以前我只在电视或者网络上看到过,却未想它有一天会临到妻子身上。 当妻子得知自己竟然患上与大物理学霍金一样的疾病时,她开玩笑地说:“我终于与大物理学家有相似之处了。”以务农为生的妻子,根本不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只是从医生的只语片言中得知这病极为罕见且难以治愈。 清贫却喜乐 妻子患病近4年了。生活中,疾病的苦楚如影随形,妻子却从未回避,总是直面困难,她以感恩的心态,直…

Read More
29 Jul
出走的女孩回家了

出走的女孩回家了

文/福源哎 从怪小孩到路人乙 27年前,我作为家里的二女儿出生了。为了照看我,姥姥特意从老家来到城里,跟我们住在一起,一直到她2016年春节去世。姥姥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位基督徒,她很爱我,但她前半生境遇坎坷,脾气有时古怪又阴郁,这种性格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我。 从我两三岁开始,姥姥就带我去聚会。屋子里有四五位老太太一起念念叨叨,我自己在一旁玩,累了就睡觉。我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不喜欢动,不喜欢说话,…

Read More
22 Jul
从追随佛陀到跟随耶稣

从追随佛陀到跟随耶稣

文/王艺婷 与多数台湾人一样,我生长在有民间信仰背景的家庭中。我在家是老幺,深得长辈和兄姊的疼爱,也是父母心中的乖小孩。我从小喜爱弹琴、唱歌,在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 鸡汤式安慰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妈妈和长辈们开始接触佛教。她们时常到极乐寺拜拜,我也存尊敬的心和长辈们一同去寺庙,甚至学习礼佛。因我喜爱书法,所以常去那里抄写佛经。 大学联考那年,我要报考音乐系,因为主修的是声乐,被练习伴奏的姊妹带到教…

Read More
15 Jul
面对癌症,不再惧怕

面对癌症,不再惧怕

口述:小洁 26岁 学生 整理:麦麦 2015年9月,因出现腹胀和皮下出血,我被确诊为白血病,开始了漫长的化疗。在人前,我努力维持乐观形象;夜深人静时,我才把头蒙在被子里偷偷地哭。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是我? 化疗真像个无底洞,需要不停地挂水,需要插深静脉置管。当管子一点点随着手臂的血管插入心脏,我默默地流泪,咬紧牙关,拼命忍住,那一刻,我想到的是《琅琊榜》里的梅长苏,也许我也和他一样,需要经受削骨…

Read More
01 Jul
医生三判死刑,敌不过神的奇妙看顾

医生三判死刑,敌不过神的奇妙看顾

文/石楠 2019年2月3日,突然接到加加的短信,她的先生嘉琳确诊肝癌晚期。而次日,就是年三十儿了…… K城的这个冬天格外温暖,阳光挤满了整个客厅。我正在预备年夜饭,突然接到这个消息,心一下子就沉了…… 认识嘉琳和加加是在2018年。嘉琳儒雅,加加精干,他们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笑起来酒窝甜蜜。夫妻俩特别恩爱,厨艺也相当了得,我们本来约好年初四去尝尝嘉琳的手艺。 我坐进沙发,捏着手机,写了删,删了写…

Read More
17 Jun
你的人生需要被重新填满——致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爸爸

你的人生需要被重新填满——致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爸爸

文/欢然 有人说,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爸爸是不能缺席的。高中时听同学讲怎么跟爸爸出去散步谈心,我心里就酸酸的。 被事业霸占 我4岁时,弟弟出生了。此后爸爸似乎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大多数时候,他基本当我是空气。 上学后,我更觉得爸爸在我和弟弟的教育上是缺席的。 我在学校再怎么“辉煌”,他一次家长会也没去过,从来没有辅导过我们学习,连妈妈对此也颇有微词,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参加两个孩子的家长会。爸爸偶尔出手…

Read More
17 Jun
经历三次婚姻,终于走出混乱人生

经历三次婚姻,终于走出混乱人生

余姊妹口述 于犁整理 柳江边,霓虹灯下,卡拉0K声、麻将声混成一片。走到河边的幽静处,三三两两的情侣相拥在一起。我走来走去,泪水不住地往下落。 我想起网上认识的他,彻底毁了我! 不如去死 我的父母不喜欢我的丈夫,为了满足他们的心愿,我在网上认识了他,然后和丈夫离婚。哪知,他是个骗子,搞传销,放高利贷,败光家里的积蓄,还让我借了好多钱。而我一开始竟毫不知情,还对他投入了真感情。现在,人、财、工作都没…

Read More
11 Jun
在半马赛中感受疯狂,学习敬畏

在半马赛中感受疯狂,学习敬畏

文/夏娃 2018年9月,一个主日,世界展望会(World Vision)的同工林溪挺着怀孕的大肚子,拎一只大水桶,来我们教会做有关非洲饮水危机的专题介绍。银幕上,照片里的那些孩子每天要顶着水桶,走好几里路去打水。水很脏,用来洗车我都不愿意。时至今日,科技如此发达,每年仍有几百万人死于喝脏水引起的疾病,还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在打水的路上被野兽咬死,或被埋伏在路边的人贩子抓去卖作娼妓。世界展望会从198…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