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Dec
心若向阳,一路无寒——纪念心爱的戴芙妮姊妹

心若向阳,一路无寒——纪念心爱的戴芙妮姊妹

我相信跟她交往过的人都会记得她种种的善良和温柔,她在许多人的心里撒下了爱的种子。 文 / 夏娃 昨天从脸书上得知,戴芙妮走了。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急忙打电话给教会的一位姊妹证实。才知道,戴芙妮去台湾探亲期间,突发心脏病,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昏迷了几日就去世了。谁都没料到,一眨眼的功夫,一个活蹦乱跳的姊妹就这么走了。 朴素的心意,宽广的喜乐 几年前,我开始参加这间小小的教会,从那时就发现戴…

Read More
30 Oct
“死活嫁不出去”的超龄女中年脱单了!

“死活嫁不出去”的超龄女中年脱单了!

文 | 李户勒大 去年10月,我写了一篇文章——《一个“死活嫁不出去”的超龄女中年》(点击阅读),文中写道:“作为我这种被上帝特别看顾、死活都嫁不出去的人,而今这些等待的时光,在将来回顾的时候,绝不应该是荒凉的空白,而应该是积极的生活,满了上帝的荣耀。” 有爱的编辑和读者 看起来很喜乐,但在夜深人静时,我总不免为了自己嫁不掉而感到一丝酸楚。这篇文章投稿后,据说有一位编辑在惊叹此文文风生猛之后,立刻…

Read More
25 Sep
走过兵荒马乱,愿你不再郁郁而终——写给还未信主的亲人

走过兵荒马乱,愿你不再郁郁而终——写给还未信主的亲人

文/月光澄水 如果那一年,我知道今后将再也见不到他,我一定不会躲过他苦涩的眼神。如果可以回到那一年,我该去抱抱爷爷,告诉他——就算全世界都丢弃了他,还有耶稣在爱他。 突然多个爷爷 那一年,我11岁。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我还有个爷爷,也从没有听哪一位大人提说过他。有一天爸爸说,爷爷要来了;我顾不上问,爷爷从哪里来,只是迫不及待地告诉其他在门口大树下下棋的爷爷们:“我的爷爷要来了,以后他和你们一起下棋!…

Read More
23 Sep
只要互联网还在,我就不会停止敲打键盘

只要互联网还在,我就不会停止敲打键盘

我梦想有一天,耶稣基督的名字传遍互联网,无论这个网络在哪一个国家。 文/范学德 公号被封,经历恩典 那一天,北京时间2019年的4月18日,耶稣受难日3个小时前,我运营了3年多的公众号被封了。 一千多篇原创文章,七千多张我拍摄的照片,无数读者的留言,42034位订户,一下子全都没了。 但就像那句老话说的那样,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因为我在主面前曾经立志,只要我还在,只要我的公众号还在,每一天我就要发…

Read More
12 Sep
胃癌晚期,重新想起神

胃癌晚期,重新想起神

这一次,她没能再出院。 文/焦海丽 几年前,我遇到阿文时,她正在化疗,教会的长者托付我去探访她,因阿文和我住在同一个地区。 为什么是我? 那天傍晚,我和丈夫如约到她家里去探望。她上午在医院化疗,看起来神情疲惫,但她很乐意和我们交谈。她告诉我们,她10年前就已受洗,但之后离开了教会,忘记了神。50岁时,她被诊断为胃癌晚期,才重新想起神。她问:“是不是神惩罚我,我才得了癌症?”我很难过,为她的病,也为…

Read More
12 Sep
狱囚天使

狱囚天使

无论是疾病或是健康、无论是黑夜或是白昼,我都要尽心竭力去服侍主。 文/丁怡嘉、苏文峰 英国5英镑的纸币,在公元2001-2016年曾出现过一位女性的头像:伊丽莎白·弗莱(Elizabeth Fry,1780-1845)。她是18世纪改革英国监狱制度的领导者,她对监狱改革的提倡,引发欧洲各国响应并效法。她为受刑人(尤其是女性)谋求福利与尊严,是欧洲最重要的受刑人权益改革家。 1780年,伊丽莎白·弗…

Read More
12 Sep
恩典的记号

恩典的记号

有如此健康积极的生活习惯,我怎么会得了癌症? 文/言静 去年感恩节,我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段话:“感恩节,我最想感谢上帝的拣选。在美国3年一直参与教会不同事工的服侍,最终发现服侍人的人,是被耶稣不断地服侍着。他十字架的救恩,就是对整个人类最大的服侍。感谢神不断地带领和鼓励,持续地感动和更新。真的是彻彻底底颠覆了我曾经属世的价值观。这条天路刚刚开始走,我感恩有主耶稣与我同行。我已热泪盈眶,期待有一天在…

Read More
12 Sep
走过忧伤的季节

走过忧伤的季节

只要我们信靠主,将来我们就能在天家再会! 文/风信子 秋天曾是我的最爱。尤其爱密西根的秋天,爱那漫山遍谷的红叶,爱那云淡风轻的蓝天,更爱密歇根湖清澈、盎然的一方秋水。 秋风秋雨愁煞人 8年前的一场经历,让我对秋天有了新的领悟。那年10月,秋叶正缤纷。突然,国内亲人来了一个电话,父亲病危!这个消息,如一声惊雷,打破了我所有的平静,击碎了我所有的遐想。孤独、清冷、无助、忧伤,把那一刻的我,定格在萧杀的…

Read More
09 Sep
我家族的这本“无字书”,如今才读懂

我家族的这本“无字书”,如今才读懂

文/甄真 1. 你是如何信主的? 这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上帝救赎每个人的方式不同,每一个答案背后都是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 相较之下,我的答案有些无趣——我的曾祖母信主,我外祖父、外祖母信主,我的母亲信主,我也自然而然地信了主。 这么多年来,我的答案向来是如此简洁空洞,直到被教会的一些朋友追问:“就这么简单么?那我儿子为什么不信?你都不怀疑长辈的说法吗?你家人怎么教育你的?” 这些追问越来越使我觉…

Read More
26 Aug
经历抑郁症,寻找救命稻草

经历抑郁症,寻找救命稻草

文/月光澄水 2015年,我由于长期头疼、失眠去看医生,即被诊断为中度抑郁、重度焦虑。经年处在工作强压、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抑郁是迟早的事,被确诊的那一刻,我甚至有点开心,终于可以不去单位了。 医生说,你得吃药!我说,不用,我很快就会好的。 出了医院,我才意识过来:不是我不用去工作了,而是我不能再去工作了! 真的病了 诊断结果没有吓着我,但身体真实的衰残让我一天天陷入恐慌和无助中。 原本喝水都长肉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