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
一根蜡烛两头点

一根蜡烛两头点

他们的足迹遍及13个省区,100多个城镇,行程约5万多里,带领10万人归主。     文/贺宗宁     1927年2月10日夜晚,20世纪中国著名的布道家宋尚节,经历了属灵生命的更新。在其《我的见证》一书中,他称“那晚上是我生命中最值得纪念的我的灵性的生日”。     幼年与求学   宋尚节生于1901年9月27日福建兴化府莆…

Read More
13 Feb
欢乐颂──献给易德文博士伉俪

欢乐颂──献给易德文博士伉俪

在中国大地上,易德文一家既享受了爱的祝福,也感受了悲痛和创伤。       文/Katherine Edwins Schumm     译:刘振川       那年代似乎如此遥远,但是人们从不曾忘记──中国河南省的基督徒们,仍在传讲着这些开拓者的故事,并为他们带来的影响继续做见证──他们,就是在中国传教的先行者,A.W.易德文,以及他的妻…

Read More
12 Feb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

    文/微尘     这一年,相继发生的校园霸凌事件、“携程亲子园”事件、“江歌”事件……交织出了紧张不安的气氛。我们需要绞尽脑汁总结着、防范着在我们身边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们心里没有安息,又不知该做多少准备才能够面对这些。 在“忙盲茫”中,我们不由自主地把自己裹得更紧,即便窒息也在所不惜。然而,心中最担心的就是孩子——我们的孩子可以依靠谁呢? &nbsp…

Read More
08 Feb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实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后就问起,有什么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么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nb…

Read More
08 Feb
飘篷

飘篷

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中,人会被染成什么样子呢?又能持定住多少东西呢?     文/张仰恩     1985年的春天,我刚满20岁。在那个晴雨不定的阴霾季节里,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做出了一个豪迈抉择:支援边疆,到大西北去! 我们学院的院长,问我为什么要去新疆,我用八个字作答:逃避现实,寻求出路。 这种莫名其妙、装腔作势的话语,怎么会出自一个才20岁的少年人之口呢?我…

Read More
22 Jan
从一句座右铭到一名基督徒

从一句座右铭到一名基督徒

    文/朱白阳   一句来自圣经的话   说到我信主的经历,要从我接触到的“第一句圣经的话”开始。 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也喜欢NBA。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基督什么是圣经,也没人给我传过福音。某一天,我被NBA杂志上刊登的球星麦迪(Tracy Mc Grady)手臂纹身的文章吸引。他的手臂上纹了一段文字,出自圣经:“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

Read More
15 Jan
打倒了,却不至死亡——从赌鬼、毒虫到牧师

打倒了,却不至死亡——从赌鬼、毒虫到牧师

我真的很想戒掉毒瘾,但无力抵抗海洛因的诱惑,只能继续吸。       文/汤从发       我生长在一个被父母宠溺的家庭,从小娇生惯养。后来,父母为我安排了一份在工商局上班的工作。由于工作环境很舒适,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就结交了一群社会上的朋友,染上赌博的恶习。每天除了吃喝玩,就是参加各种场合的赌博,只要是关于赌钱的事,我样样精通。 &n…

Read More
18 Dec
空虚之下,恩典至上

空虚之下,恩典至上

    文/罗杨     2015年来到教会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基督徒。 曾经,我认真反思过往的生命经历,然后发现,我的生命空虚而无意义,需要被拯救,但对于拯救我的人、方式、内容和意义等,我则一无所知。     重压之下   1992年5月,我出生于福建省沙县的农村。父亲在本地土生土长,母亲则来自于湖北。父亲出身于…

Read More
11 Dec
瞎眼今得看见

瞎眼今得看见

      文/王峥     黑暗降临   我是个视觉障碍患者,很多朋友善意地称我为“盲人”,少数不友好的人或者不了解我真实情况的人会喊我“瞎子”。当别人有意无意地说我眼瞎的时候,我心里非常难受,也觉得好委屈…… 我是从8岁那年,患上一种病,在医学上称为“视网膜色素变性”,人一旦患上这种疾病,就意味着只能等待黑暗的降临。黑暗来临的过程和速…

Read More
27 Nov
岂能忘记主的恩惠

岂能忘记主的恩惠

我吓得从床头坐起,跪倒在地上,觉得自己完了……       文/风信子   幽暗时光   我出生在福建一个小山沟。家穷,人口多。父亲文革期间因工作得罪了人,一家人在村里受尽欺负。从记事起,总有一些干部模样的人来家里找父亲,要他写“材料”,老实交代问题。从此,“材料”二字,阴影一般伴随了我整个童年! 父亲常年在外上班,不常回家,即使回家,也常在夜里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