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r
和儿子对话,陪儿子长大

和儿子对话,陪儿子长大

爸爸也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们,我们也都是不断地在学习如何做父母。 文 / 范学德 1 大上个星期五,我们镇高中的学生演出百老汇歌剧《美女与野兽》,儿子弹电子琴。夜里10点半多了,他打来电话说,演出结束了,要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咖啡店喝杯咖啡。11点回家…… 我:那我们开车接你吧?夜里11点后,按照法律,你不能开车了。 他:不用,我会自己开车回来。 我:那不好,违法。我们得去接你。 他:爸,那我多丢脸哪,我…

Read More
23 Mar
留学美国,9年的努力竟化为泡影……

留学美国,9年的努力竟化为泡影……

文 / 廖启宏 “很抱歉,廖先生,在口试委员讨论后,我们没有办法让你通过口试。” 2009年8月,在盛夏蝉鸣的北卡,当这句话从我博士班指导教授的口中说出时,四周气氛顿时凝霜,会议室中悄然无声。我因为不解和怀疑,呆坐在位子上有半晌说不出话来。仅仅的几分钟,感觉仿佛半个世纪之久。5位口试委员的眼神有些闪烁,似乎希望赶紧离开这沉默尴尬的场面。 时钟的滴答声催促着我回应,当我回过神来,询问他们原因,他们却…

Read More
16 Mar
当傲娇的博士生遭遇求职的挫败……

当傲娇的博士生遭遇求职的挫败……

时至今日,回首这段经历时仍觉心痛,但因有上帝美好应许,这些悲苦都有他的祝福。 文 / 谢明 去年5月,我顺利完成了在中西部I大学医学院为期5年的博士学业。我的专业是免疫学。在第一年的学习结束时,为了继续博士科研训练,最后我加入D教授实验室,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这4年,我多有收获和喜乐,期间我也在几个不同的教会中服事、成长。 心狂变抑郁 我从对专业免疫学一无所知到顺利毕业,完全出于上帝的恩典!这…

Read More
09 Mar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文 / 缺i的fish 母亲去世10余年了。如今的我,不像她刚走的那段时间常常梦见她,但仍隔一段时间就会梦到。 这使我想起杜甫在一首诗中写梦见李白的情景,:“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是说李白对他情深义重,杜甫才会梦见他。按此来说,母亲对我更是情深似海。这恩情又怎能用只言片语说得完? 对于母亲,我有太多亏欠,内心至今留下很多遗憾。 少不经事,未能道歉 我们家是信佛的,其实严格来说也不算信佛,只是随…

Read More
03 Mar
博拉——马丁·路德的贤内助

博拉——马丁·路德的贤内助

路德一听,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表现得好像上帝死了一样!” 文/丁怡嘉、苏文峰 公元16世纪,马丁·路德领导了欧洲历史中最重要的宗教改革。当他面对来自天主教廷和德国皇帝的“压力山大”时,如果没有贤内助凯瑟琳·范·博拉(Katharine von Bora,1499-1552)在背后无怨无悔的全力支持,路德不可能成就这番伟大的事业。 博拉出生于德国东部的麦森(Meissen)。她出生不久,母亲…

Read More
02 Mar
命悬一线,谁来守护我们的灵魂?

命悬一线,谁来守护我们的灵魂?

文 / 石楠 好多日子没出门了,尽管深居家中,依然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和不安。 外面的世界,每天都有失丧的人。面对生死,我们被迫冷静下来,想想那些认识的人,那些在死亡边缘以及和我们一样在家不出门的人。总有一天生命会逝去,灵魂又会归向何处? 1 数周来,除了深切想念那些还未信的亲人、朋友,为他们祷告,祈求天父的怜悯能临到他们,我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因为远离家乡,亲人间很少相聚,彼此的了解越来…

Read More
24 Feb
你所经历的低谷,是上帝埋的伏笔——专访海龟先生主唱李红旗

你所经历的低谷,是上帝埋的伏笔——专访海龟先生主唱李红旗

文 / 羽羊 2019年夏天,一档名叫《乐队的夏天》的音乐综艺节目,让一众活跃在各大音乐节现场的乐队走入公众视野,瞬间,无数渴望自由与远方的心被点燃。 有人说,这是属于摇滚乐的夏天。其实所谓摇滚,并非撕扯嗓音的声带运动,而是质疑与反抗、呐喊与寻找。在愤怒嘶吼的背后,同样可以借着舒缓的吟唱,承载极具分量的思考。当汹涌的潮水退去,一些早已潜入心底的声音,此刻才得以浮现。 启程,踏上信心之旅 在这个舞台…

Read More
03 Feb
大潮涌来时,更知道谁在飞翔——一位牧者和他家人的家庭重建之旅

大潮涌来时,更知道谁在飞翔——一位牧者和他家人的家庭重建之旅

文 / 陆春雨 1 写完《疫情笼罩下,家庭重建的10个建议》后,得到读者的热烈回应,大受鼓舞,决定把我家2020年2月2日(主日)这天的家庭重建形成文字,和读者们分享,作为大家在实践家庭重建时的参考。 这一天很特别,因为是主日。抗疫形势也更加严峻:截止2020年2月2日16:00,全国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4482例,新增和疑似病例不断增加。 我特别重视这个主日。因为目前处境下,不宜外出,甚至无法…

Read More
09 Jan
有一种相濡以沫,就是以爱度日——一位农村传道人的家庭服侍

有一种相濡以沫,就是以爱度日——一位农村传道人的家庭服侍

大病来临,她竟然有着从上帝而来的平静和满足。 采访整理/安琪 “渐冻症”这个词,以前我只在电视或者网络上看到过,却未想它有一天会临到妻子身上。 当妻子得知自己竟然患上与大物理学家霍金一样的疾病时,她开玩笑地说:“我终于与大物理学家有相似之处了。”以务农为生的妻子,根本不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只是从医生的只语片言中得知这病极为罕见且难以治愈。 清贫却喜乐 妻子患病近4年了。生活中,疾病的苦楚如影随形,…

Read More
08 Jan
我们的“试管”之路

我们的“试管”之路

我问主,为什么你不听我们的祷告,为什么你要我们等待这么久? 文/美歌 秋日,带着两个孩子去植物园远足。一个快要4岁,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的笑容像绽开的一朵花;一个1岁半,他蹒跚起步,想追上哥哥,却又追不上,小小的身影跟在后面,像一只小企鹅,可爱极了…… 看着这两个孩子,我有些恍惚:这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吗?他们是这么的美好,我竟然成了他们的妈妈?真有点不敢相信!想起这一路走来,上帝的恩典就像这路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