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
金色年华——我爱美国这样过晚年

金色年华——我爱美国这样过晚年

        文/高鲁冀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长存。”(《约翰一书》2:17)     人已暮年   我自1980年赴美,在中国的一切,就都丢在背后,又开始了新打拼。岁月匆匆,一眨眼,我竟然七十奔八了。从一个人,到全家四口——我与妻及两女儿。两女儿后…

Read More
15 Oct
那个曾经迷信算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曾经迷信算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文/雅歌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篇》16:11) 我是一个喜欢仰望星空的人,月朗星稀的夜空带给我无限的遐想;我也是一个心灵易于敏感的人,山川河流、风霜雨雪、花开花落……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感,都能让我感受到上天赐予人类的福泽。 在很早的时…

Read More
18 Sep
我曾以为自己是个好人

我曾以为自己是个好人

她问我,你不相信人有灵魂吗?       文/沈宏伟       信主之前,我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我今天能够认信基督,并敢于见证上帝对我的拯救,这是主赐给我的勇气和恩典。     我是一个好人   我和女朋友是初中同学,初三时,我们恋爱了。高考填报志愿时选了不同的学校。女友家人都信主,但是大学以前,她对信…

Read More
03 Sep
走过忧伤的季节

走过忧伤的季节

        文/风信子       秋天曾是我的最爱。尤其爱密西根的秋天,爱那漫山遍谷的红叶,爱那云淡风轻的蓝天,更爱密歇根湖清澈、盎然的一方秋水。       秋风秋雨愁煞人   8年前的一场经历,让我对秋天有了新的领悟。那年10月,秋叶正缤纷。突然,国内亲人来了一个电话,父亲病危!…

Read More
27 Aug
上帝改变了我的坏脾气

上帝改变了我的坏脾气

        文/Coco       作为全家唯一的女儿,父母视我如掌上明珠。这也逐渐使我侍宠生娇,脾气坏得像个大魔王,无法无天是我追求的至高境界。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权利管我,我是最完美的,能约束我的只有我自己。这样的性格,即使有时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也经常会因为脾气太急太坏太大而把事情搞砸。很多时候,我发完脾…

Read More
13 Aug
残破人生里的挣扎和喜悦——数学博士的生命逆旅

残破人生里的挣扎和喜悦——数学博士的生命逆旅

          文/Hannah Yuan       我出生在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经历过文革和贫穷艰难的日子,他们人生的动力,就是为孩子创造最好的读书、生活条件。我也认同这样的人生目标。     两次失败的考研   大学毕业那年,我21岁,回到家乡,在我毕业的母校省重点高中教…

Read More
06 Aug
我生二胎时,医生竟判了“死刑”

我生二胎时,医生竟判了“死刑”

      文/小燕       当今的社会,堕胎已经不是稀奇事了,在我们身边充斥着各种无痛人流的广告。可是,基督徒都知道,堕胎是上帝所不喜悦的。     尽快流产   记得那天下班途中,一个跟我平时很要好的同事说她怀孕了,但是家人因为各种原因决定不要这个孩子。这个同事已经有个不到两岁的儿子。我一听急忙去安慰…

Read More
25 Jun
一个美国的博士后,竟然因为吃饭改变了他的一生

一个美国的博士后,竟然因为吃饭改变了他的一生

        文/渔者       在认识基督耶稣之前,我是一个自认为很聪明,自以为是的人。因为无论是考学、工作还是出国,我都很顺利。     帮太太做饭   这么骄傲的我是怎么谦卑下来并认识基督耶稣的呢?是从我接触基督徒开始的。更准确的说,是从吃饭开始的! 1996年,我来到美国肯塔基大学做博士…

Read More
19 Jun
《六福客栈》里活着的艾伟德

《六福客栈》里活着的艾伟德

        文/安彦魁         想去了解艾伟德,源于我看过最早的福音电影《六福客栈》。得悉这个客栈,居然位于家乡山西的阳城,遂起意亲去一睹。之后从一些传记中了解到,她同样在成都服侍过,甚至电影中平息监狱犯人的片段,可能发生于此①若干年后。这使我有机会与这位“虽然死了,却仍旧说话”的“小妇人”见面相识。 五一…

Read More
11 Jun
十年前高考,我差点死了

十年前高考,我差点死了

        文/蜗牛小姐       今天与迦南弟兄聊天谈到高考,他两年前参加高考。他问我:“姐,你呢?”我默默想了想,思绪飞到2008年我参加高考的那年,如今已10年过去。 当时的心绪竟有些模糊,只记得那年高考,忍受不住的时候想要结束生命的心情,以及天父无微不至的护理。 陷入婚恋烦恼的晓晨问我:“姐姐,你觉得这些年最大的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