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ug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文/谢伊霖     “袍哥”是上个世纪前半叶,生活在四川的近于黑社会的帮派组织成员。笔者在研究宣教士陶然士的著作时,发现了一段袍哥信耶稣的故事。 陶然士过世之后,其家人将他的著作、文献和一些通信集都捐献给了耶鲁大学神学院。其中有一本叫《中国基督徒信仰集》的著作,陶然士在这本书中以21章的篇幅叙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四川人,在福音影响下实现…

Read More
14 Aug
“水深火热”找工作

“水深火热”找工作

  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领救济金。   文/王军   去年年底,在我博士论文答辩通过的晚上,我就听到先生即将失业的消息。当时,我并没在乎,还安慰先生说:“上帝连天上的飞鸟尚且养活,他也一定会看顾我们的。”   风暴骤起   话虽这么说,但当水电、保险、房贷各种账单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我们真正体会到了生活的严酷。 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领救济金。领…

Read More
17 Jul
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文/亚萨   主让卑微的升高,使骄傲的降卑。     我从小不招人喜欢。   我   奶奶告诉我,我出生以后,又黑又丑,日夜啼哭。我妈告诉我,在怀我的前半个月,刚流产过一次,大出血,母亲差点死掉。家里本来打算能生个女孩,结果还是个男孩。看着自己小时候留下的几张照片,塌鼻子、小眼睛、眉毛耷拉、哭丧着脸,的确没一点可爱之处。…

Read More
07 Jul
家有瘫儿

家有瘫儿

  医生说这孩子是极度严重脑瘫,90%的神经都废了。   文/巴底买   在这家里,有个严重脑瘫儿子,父母含辛茹苦照顾儿子吃喝拉撒睡二十多年了。可是,他们却常有喜乐,脸上写满了阳光……   尚未出生,即成重担   多年前的产前检查报告说:胎儿患严重脑积水。麦子刚才还沉浸在做父亲的喜乐里,猛然如五雷轰顶——怎么会如此残酷?主你在哪里? 医生压低声音劝…

Read More
02 Jul
假如人生有如高空坠落……

假如人生有如高空坠落……

  文/拉结   30岁,没有男朋友,没有存款,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家庭,没有孩子,没有单位,没有稳定的收入……总之,作为一个受过名校高等教育的女子,我在同龄人成家立业或光鲜亮丽的年纪,依然还一无所有,无论如何都不是什么体面的事。   改稿改到吐   唯一说服我自己在这座原始丛林一样复杂难懂的城市里坚持下去的原因,是我还有一个梦想——我要做一名编剧。尽管…

Read More
26 Jun
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文/豌豆的湾   7年前,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被问到你最崇拜的人是谁?当时就蒙了,是呀,我心中永恒的宝座上坐着谁呢?当然,现在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耶稣。在耶稣登上我心中的宝座前,都有谁坐过呢?   轮番上阵登宝座   小时候,认为父母对我的爱是最纯洁的,他们是可以坐这个宝座的。但是,大学期间生病,赶回家中养病,父亲抱怨说:“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在学校养病呢,…

Read More
19 Jun
从迷信走向真理

从迷信走向真理

    文/吴迦勒   作为第二代基督徒,相比于母亲的信主经历,我算是平顺,没有什么特殊经历。起初风闻有上帝,后来亲眼看见他,信仰就建立起来了,这个过程和我的读书生涯完全重合。   起初的“迷信”   我小学时,听妈妈说,上学前在门后站一分钟,做一个祷告,上帝会保佑你,让你考试考得好。 这是最朴素的实用主义。我言听计从,果然小学5年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Read More
12 Jun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文/米宝   我总是不知不觉想起她。记忆中,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显老,她让我叫她安姨。 那是在香港,我第一次去陈姑娘家,也第一次见到了安姨。在客厅里,她用报纸挡着自己,像小孩一样,露出半张脸,偷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举起报纸。晚上,我住在陈姑娘家中,她给我介绍了她的家人和客人——她家中接待了几位年长的姐妹,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陈姑娘给我们准备晚餐时,安姨陪伴我去超市购物。那…

Read More
01 Jun
有爱才有家——我的安家落户记

有爱才有家——我的安家落户记

  文/小羊使者   蜗居南京,诸多不适   我们一家搬到南京已3年有余。刚来时,我们租了一个65平米的房子,房子除了墙壁稍微粉刷过之外,基本上算是毛坯房。两室一厅,客厅小得只能放下两张桌子。厨房也简陋得很,只有一个油渍斑斑的抽油烟机。厨房门也被劈了一块,凹陷下去,似乎已经历了许多风雨。 房子虽简陋,不过对于我们一家人,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母亲和妻子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开始了漫长的适应期。儿子…

Read More
22 May
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文/李渔岣     10年前的愿望   10年前,我刚上高二。那时我虽听说过上帝,但并不将真理放在心上,反倒向往今生的盼望。记得一节语文课上,我被老师煽情的话所感动。 “父母可以为了给孩子治病,负债累累,哪怕花了最后1分钱!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长大后,如何挣钱为他们谋得一个健康无忧的晚年呢?如果他们得了重病,怎么办?”作为高考大军中的一员,我每天都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