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Jan
当汉语和信仰相遇——专访名作家张晓风

当汉语和信仰相遇——专访名作家张晓风

受访者:张晓风(以下简称“张”) 采访者:徐颂赞(以下简称“徐”) 【编按】此文系对2020年“雅歌文艺奖”评委张晓风女士之专访。“雅歌文艺奖”为鼓励华人基督教文学(含诗歌、小说、戏剧、散文、纪实文学),音乐(含声乐、器乐),视觉艺术(含绘画、雕塑、装置、视频、影片)而设。收件日期是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详情见https://sites.duke.edu/dita/yage…

Read More
08 Jan
从基督信仰看生物医学伦理

从基督信仰看生物医学伦理

文 / 传播 这个时代,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着变化。新的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医学技术,改变着我们的环境与生活方式,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全新的伦理挑战。 例如,在生物医学方面,整形手术、器官移植、试管婴儿、借腹怀胎、基因编辑及安乐死等议题,我们如何基于圣经,看待这些问题呢? 众所周知,任何一项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都是两刃剑——有可能被错误使用,给人类带来危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因此,这类技术在临…

Read More
02 Jan
“基因编辑婴儿”尘埃落定,背后的提醒值得深思!

“基因编辑婴儿”尘埃落定,背后的提醒值得深思!

文/雷鸣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出生,由于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CCR5)经过修改,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 这一消息迅速激起轩然大波,震动了中国和世界。 那么,基因编辑究竟是“阿拉丁神灯”,还是“潘多拉之盒”?在自我编辑之路中,人类将走向何方? 一石激起千层浪 事件发生后,舆论哗然,各界纷纷表态:有人觉得是创新…

Read More
30 Dec
暴力伤医之外,另一种医患关系带来希望

暴力伤医之外,另一种医患关系带来希望

文/刘志远 过去的二三十年,生物伦理掀起过几度热潮。今天,它仍然不断地爆出引发全球瞩目的新闻。 2000年6月27日,笔者当时在爱丁堡大学,正努力完成博士论文。当天早上,所有媒体头版头条新闻,都在庆祝人类基因译码的成功。英国和美国的国家元首分别发出贺词。 克林顿总统宣布:“今天我们得以窥见上帝创造生命的语言……我们对上帝给我们的最奇妙、复杂、美丽和最神圣的礼物更增震撼。”[1]同时,克林顿和英国时…

Read More
27 Dec
你需要的,不仅是“春节自救指南”

你需要的,不仅是“春节自救指南”

中国春节,象征着一年到头的团圆,却让在外拼搏的年轻人如临大敌。 文/溪水 曾在2017年的春节前夕,上海的彩虹室内合唱团以极富创造力的艺术形式,展现了“春节回家”这个令无数城市青年又爱又痛的话题。 这首《春节自救指南》,在长达7分钟的视频里,描述了城市白领青年春节回家时,面对亲友团的无数问题与朋友们攀比时的内心戏。这段视频彻底颠覆了合唱艺术,将“正经”的高雅音乐与歌词中个人化的琐碎与搞笑放在一起,…

Read More
24 Dec
如何看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如何看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文/潘柏滔 前言:2018年11月26日,来自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贺建奎说,由于孩子的父亲患有艾滋病,这是唯一可让她们继续生存的方法;而她们也是世界首例对艾滋病免疫的基因编辑婴儿。 此一宣称没有得到其他的独立证实(甚至是个骗局。见编注)。 一、基因编辑婴儿 理论上,基因编辑是将…

Read More
12 Dec
身处E时代的虚拟空间,如何活成真的人?

身处E时代的虚拟空间,如何活成真的人?

和网络世界的轻省快捷相比,在基督信仰中,恩典是重价的,真实的友谊也是重价的。 文/孙基立 图/家培 今日我们生活在E时代,阅读、娱乐、社交、购物、学习……都可以在网络上进行。网络同时提供了一种去中心化的言论表达空间,我们可以在网络上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 这种E时代的生活模式,也影响着我们的信仰表达和生活方式。 虚拟空间VS现实反差 网络创造了一个虚拟的空间,这个空间有强大的吸引力,比如电子游戏,许…

Read More
06 Dec
罹患绝症,能选择安乐死吗?

罹患绝症,能选择安乐死吗?

现今医疗的科技、仪器和药物日新月异,即使现代人患了无法治愈的疾病,生命仍能不断地延长。纵然如此,很多绝症患者仍会经历身心的痛苦。那么,与其绝望地挣扎,患者有权选择以尊严的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吗? 文 / 方镇明 为生命尊严选择安乐死 澳洲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David Goodall一直提倡长者或患有绝症的病人,可以在医护人员的协助下,选择饮用或注射过量的止痛剂,让自己安详去世,这被称为“主动安乐死”…

Read More
29 Nov
为什么我们有报恩,却没有真正的感恩?

为什么我们有报恩,却没有真正的感恩?

文/马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感恩是后天才能学会的。我们先天都像初生的婴孩,不给奶喝就会放声大哭,把父母的养育之恩当成天经地义。但当我们渐渐长大、离开家以后,才开始想家,想念父母的好处。 我们都好像浪子一样,是在离家之后,又把父亲所给的家产挥霍殆尽,才会想起父家的好处,而浪子回家之后,才真正认识到父爱的宽广(参《路加福音》15:11-32)。 如果人需先离家去到远方,方能深刻体会到父母的厚爱而心怀感…

Read More
28 Nov
你的感恩是自我安慰吗?

你的感恩是自我安慰吗?

文/博学 每当临近11月份的感恩节,我都会刻意地提醒自己,我需要多一些感恩。诚实地说,也许当下的我,在生活中并无法感受到丝毫与感恩相关的事物,但是源于信仰的某种“约定俗成”,我决定选择记住这个节日。 形式化的信仰 当然,往年感恩节时,教会也会通过一些美好的外在形式来表达感恩。比如通常会在感恩节前后,举行名为“数算恩典”的特别聚会。大家聚在一起,分享圣经、唱诗歌、然后每个人轮流分享自己这一年,或这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