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Sep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文/海兰 思念让人心碎   寂静的我,独坐在寂静的夜里,凝望着母亲那张大大的彩色生活照,那是从丧礼搬回家的,安放桌上,旁边就是母亲生前每晚歇息的床。母亲总是对身边的人这样开怀地笑,我常常想学会她的笑,学了多次,却仍然学不会! 想念母亲,往日生活片段回放脑际……去年此时,为陪伴夜间无法入睡的她,我找来一部电视剧《嘿,老头》,黄磊扮演的主角是一个孝子,照顾失智的老父,十分感人。我尤其喜欢剧中…

Read More
25 Aug
相见与怀念

相见与怀念

而今的我,是在一个新世界里,死而复生。   文/ 宝藏   忽然想起,阿明死了。他的死讯是在他死后一年多,才辗转传给我的。他死在拉萨,好像是心脏病突发。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有心脏病。   想念香格里拉   阿明是个画家,画油画。在云南迪庆藏区的独克宗古城里,开了一间酒吧,叫圣地艺术空间。只要他有空,白天晚上他都在那画画,酒吧却开得清淡。我还在香格里拉的时候,偶尔…

Read More
25 Aug
一直欠他一句话

一直欠他一句话

有一次,我问:“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他沉默。     文/火锅狂人     相识18年,牵手17年,结婚13年,我觉得自己一直欠他一句话。这需要从我的原生家庭说起………     同病相怜   我的外婆,据我妈妈描述,应该算一个女权主义者。那个时候,我外公是大学教授,在那个普遍工资一二十块钱的年代,外公每月就能挣200多块钱,尽…

Read More
19 Aug
亲爱的,没事,有我在!

亲爱的,没事,有我在!

夫妻之间有些承诺并不体现在言语上,而是体现在行动中。在妻子需要帮助的时候,丈夫能挺身而出,就是最甜蜜的表达。 文/小萱 寻觅良久的感觉   昨天推着女儿在公园散步。公园有各种车,双人四人脚踏车、代步电动车、小火车、观光车。女儿对这几种车都超爱,都要上去坐一遍,每上一种车我都需要和她解释:“对不起宝贝,因为爸爸不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只带着你一个人开车,虽然你很喜欢,但我们只能爸爸下次在的时候…

Read More
18 Jul
感恩十年——《海外校园》伴我成长

感恩十年——《海外校园》伴我成长

不知不觉中,参与基督教灵性文学创作已满10个年头。回顾这些年走过的笔耕历程,心中充满感恩。   偶遇《海外校园》 初识《海外校园》是在2003年春天。朋友带我来到瑞士苏黎世华人基督教会,那里有不少中文书刊,其中就有这份著名的中文杂志《海外校园》。经推荐,我挑选了几期带回家阅读。没想到,我的心竟被紧紧地抓住。 其中不少文章,对于像我这样刚开始阅读圣经、思考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慕道友来说,有着很…

Read More
05 Jul
走出寒秋,赶赴春天之约

走出寒秋,赶赴春天之约

20年来,我如同瞎子一样,看不到春天,看不到光明。       文/路得之       春,是最美的季节。 金黄的油菜花在春晖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蜜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辛勤地传播着花粉;小草纷纷冲破封锁,长出一枚枚绿油油的叶片儿,娇嫩如婴儿的小脸。水杉树迅速披上了翠绿的、层层叠叠的公主裙,挺拔的身躯秀美而伟岸。高大的梧桐叶子还没长出,先绽…

Read More
05 Jul
春节说好不回家

春节说好不回家

我们总是分头回老家,且避开春节。从那时起,春节和“家”之间,就有了让人伤痛的距离。       文/聂海鸿       2013年5月底,我在北师大学完5年的心理学课程,最终毕业,心里却被一种虚空填满。终于得偿所愿,为什么还是觉得没意思?人生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多年来,我一直想依靠自我努力来救赎自己和家庭,结果却跌得头破血流。  …

Read More
25 May
苹果,该给谁吃?

苹果,该给谁吃?

在教导孩子时,千万不要仅仅满足于孩子“怎么说”。   文/风间   近日,有机会听闻妈妈们大谈育儿心经。我凑上前去,有幸听到许多经验之谈。其中一个故事,尤其令我深思。     一个苹果,两种吃法   先说说这个简单的亲子互动,姑且将之称为豆豆和妈妈的故事。 一日,豆豆妈拿出一个大苹果,笑吟吟地问4岁的女儿:“豆豆,你想吃苹果吗?”“想吃!”豆豆看到…

Read More
25 May
窗上的把手可以抓吗?

窗上的把手可以抓吗?

他期待又难过的眼神望着我,嘴巴微微一撇,嘴唇抖了一下,说了声:“妈妈抱。”     文/嘟妈     嘟嘟2岁多了,他的小脑袋里开始装进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这让我常常不能一下子就明白他到底在想啥,也就很容易失去耐心。     嘟嘟的小顽强   昨天傍晚,我匆忙地把脏衣服塞进洗衣机,然后一手抱着嘟嘟,一手去关窗户、拉窗帘。嘟嘟注意到…

Read More
23 May
候鸟带他来,小蛇送他走

候鸟带他来,小蛇送他走

我爸爸就是在26岁时有的我,可我在26岁时,恐怕要失去自己的孩子了。     文/阿浅     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要起一个温柔点的标题,写一段温柔点的开头。这样,如果我的妻子吉吉,偶然看见这篇文章,就不会一开始就受到强烈冲击。而我,也可以比较温柔地讲述一个关于孩子的故事。     生日   2015年11月9日,是我26周岁的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