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ov
马丁·路德的挣扎与自由

马丁·路德的挣扎与自由

上帝之所以使我们称义,不是因为我们够好;上帝使我们称义,才能使我们变好。       文/郭颜       1   奥古斯丁隐士修道院(Convent of the Augustinian Hermits)建于1277年,是艾尔福特现存最大的一座修道院。修道院中的图书馆藏书6万册,是德国最重要的教堂图书藏馆之一。其中,古版书、宗…

Read More
06 Nov
山顶的瓦特堡——马丁·路德的逃城

山顶的瓦特堡——马丁·路德的逃城

      文/郭颜     情系瓦特堡   意大利的朋友Anna在朋友圈分享过马丁·路德被掳瓦特堡的事,我从那时开始关注瓦特堡(Wartburg),特别是那里的一间简朴的木头屋子。屋内陈设极其简单:一张老式朴拙的木桌,一把椅子,一本德文圣经,一个取暖用的壁炉,一个鲸鱼骨头、古旧剥落的墙壁上挂有肖像。 瓦特堡不是我德国之行的第一站,却是我…

Read More
16 Oct
十架路,带我回家

十架路,带我回家

    我们在优越的生活中,放纵享受着,那让我觉得恶心,我必须找到我的家。     文/郭为     家,是一个人一生的牵绊。小时候,爸妈把我丢在亲戚家。只要一晚不在家,第二天,我肯定跟亲戚们闹着要回家;高中时,我开始住校,一到放假就迫不及待地买好票,准备启程回家。 家,总有一股力量吸引着你。无论我们的年龄如何,家对人的吸引力总是很大。 …

Read More
07 Oct
经历苦难,有人成圣,有人成魔

经历苦难,有人成圣,有人成魔

  他向上帝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一把枪,让我干掉这些混蛋们!”     文/王林   成圣?成魔?   朱元璋从小很苦,家贫只能放牛。16岁那年,淮北大旱,父母、兄姊先后去世,于是朱元璋入皇觉寺为僧。不满两月,因荒年无收,寺主遣散僧人,朱元璋至此变为无依无靠的游方僧,尝尽世间冷暖。有人说,他年轻时经历的苦难使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皇帝之一。 …

Read More
26 Sep
最美的书

最美的书

上帝怎么会屑于干预我的历史,甚至道成肉身,为要救我脱离死亡和痛苦?       文/小万工     这本没有在中国公开出版的书,是我读过的最美的书。 我的大学图书馆有数以百万计的藏书,5年间我借阅过上千本。图书馆有一个很先进的功能,图书馆没有的书,可以在网上预约。没多久,管理员就能给你买来,还会贴心地给你发一个邮件说书已经到了,快来借阅吧。穷学生的…

Read More
05 Sep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罪(Sin) 1、圣经里所说的信仰方面的“罪”, 不同于世上各种法律条文中所说的罪。“犯罪”的希伯来文原意是“失败”“失迷方向”“失去目标”, 圣经认为: 只要违背上帝的话, 就会“失败”,就会“失迷方向”,就会“失去目标”,也就是“犯罪”。 2、有些罪是表现在生活行为上的,例如偷窃、 奸淫等等。但有些罪是隐藏在心思意念中的,例如贪心、淫念等等。但任何罪恶,无论或隐或现,上帝都要鉴察…

Read More
05 Sep
路德是谁呢?又活出了什么?

路德是谁呢?又活出了什么?

  在罪的深渊上,路德看到了永恒的光——“因信称义”。     文/范学德   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我想起多年前买过东正教思想家梅列日科夫的一本书《宗教精神:路德与加尔文》。梅氏探索路德的精神世界中,最令我倾心的地方,就是他没把路德描绘成一个完人,而是用锐利的目光和生动的笔触,竭力探索路德复杂的内在世界。 在这样的探讨中,梅氏凸显了路德生命中所彰显的宗教精神,而这一精神,…

Read More
28 Aug
遭遇性侵,从哪里找回生命的尊严?

遭遇性侵,从哪里找回生命的尊严?

      爱的对面,有时不是恨,而是罪。   文/周波     有人说,沉默得太久,当这部电影进入公众视线时,每一处情节都令人颤抖。   任人宰割的羔羊   电影《熔炉》出现的第一个令人战栗的长镜头,是那个叫金妍斗的小女孩。她捂嘴惊惶失措地躲在洗手间,难逃校长的魔爪;那双清澈的眼睛,透出无望的眼泪和任人宰割的恐惧。 …

Read More
21 Aug
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这个地球难道不是一个更精密、更复杂、更好用的大冰箱吗?         文/小约翰         有一次,翻查一本词典,见“恩典”是指“皇帝的宠幸”,我哑然失笑。     上帝与皇帝   是不是在中国人心目中,皇帝就跟上帝一样,久而久之,也就以皇帝的宠幸代替了上帝的恩典?所以,中国人往往…

Read More
07 Jul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耶和华(Jehovah) 1)这个名称,是由希伯来文上帝的名字的辅音“雅巍”(YHWH,意思是“我是自有永有的”,见《出埃及记》3:14-15),加上希伯来文对“主”的尊称“Adonai”所组成的。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出于他们对上帝的尊敬,在读经时,并不把上帝的名称直接读出,而用Adonai来取代。宗教改革期间,在翻译YHWH时,误将“Adonai”的母音,加入YHWH中,乃成为YaHoWaH,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