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pr
像一只果虫,吸附着生命树

像一只果虫,吸附着生命树

文/一乔   你为我 打开 内心的泉眼   顿时 日光柔美 松针、沙子 和星星眨眼 都与我有关   记得昨天 风暴来临 我咆哮着认不出你   你洁净我 用蓝天的方布 雪山的溪流 和童稚的憨笑   哦,这些仍 远远不够 我唯有住在你里面 就像一只果虫 吸附着 生命树

Read More
14 Apr
局部与整体

局部与整体

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文/宁子   一   祈祷的时候,我里面跑出了一些思想,它们自发地,不断地跑出来,我既没有鼓励,也没有抑制,但我跟从了。在祈祷里,那些不断涌现出来的思想,似乎比直接的答案更有意思。 当我为面临的几项选择而寻求主的旨意时,我里面并没有即刻出现答案,却浮现了一个思想:“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

Read More
14 Apr
温暖的奖赏

温暖的奖赏

在这些普通的甚至卑微的人的目光里,不正寄寓着仁慈上帝对作家的鼓励和期许吗?

Read More
14 Apr
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当我们拥有许许多多“珍宝”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人生终点站。   文/高伟川   维米尔(Jean Vemeer,1632-1675)是17世纪中叶荷兰最杰出的画家之一,有些人认为,在欧洲美术史上,维米尔和凡高的命运有些相似,因为他们在活着的时候都很寂寞,作品也不为人知;死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却极高。 也有美术史家认为,在西欧绘画史上,维米尔算是最朴素、最宁静的…

Read More
22 Mar
诘问灵魂,再思摇滚乐

诘问灵魂,再思摇滚乐

文/赵晨星   6月13日、14日,草莓音乐节到成都站,音乐节就像移动的马戏团四处巡演、谢幕,一派歌舞升平。可就在这天,有两个我极为熟悉的词汇竟不可思议地组在了一起——海龟先生乐队和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 这讯息在朋友圈里疯狂地转发,过了许久,我才从惊讶里挣脱出来。正如欧·亨利式结尾那样,这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总有一些歌者,不肯被娱乐 “2015年6月13日,在成都…

Read More
22 Mar
何处有光,照亮心灵的古墓 ——电影《寻龙诀》

何处有光,照亮心灵的古墓 ——电影《寻龙诀》

文/海云   对“鬼怪”故事向来不感兴趣的我,在朋友的推荐下,观看了最近热播的3D大片《寻龙诀》。 该片改编自小说《鬼吹灯》,但在盗墓的惊险刺激之余,故弄玄虚的“鬼气”并不重,即便有一些,不是被京味儿十足、令人捧腹的调侃冲淡,就是被主人公以颇具“科学精神”的解释合理化了。此外,大腕们出色的演技,身临其境的特效,内蒙大草原广袤绚丽的边塞风光,那个年代真挚的革命友谊,主人公之间纯真浪漫、生死…

Read More
08 Mar
红伞

红伞

文/宋考凰   角色: 夏  栀: 24岁,大学刚毕业,基督徒。 郭新生: 36岁,天堂伞专卖店老板。 陈天佑: 25岁,教会同工。 乔  静: 26岁,教会同工。     1.田野 外 日 一双脚丫在田埂上狂奔,急促的呼吸声。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凉鞋丢了一只。稻田里有水鸟扑棱棱惊飞。到了河边,从背后看是个七八岁的女孩,回头,眼神惊恐,转身跳进河中,水花溅起……  …

Read More
08 Mar
从《穹顶之下》到“穹顶之上”

从《穹顶之下》到“穹顶之上”

从《穹顶之下》到“穹顶之上”   现在,该是让人走下神坛,让上帝来改变一切的时候了……   文/雷鸣   2015年2月28日,央视前记者柴静推出自费拍摄的深度调查纪录片《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在采访中,柴静表示,孩子生病使空气污染成为她不能回避的问题。因此,在一年的调查中,柴静是作为一位母亲而不是调查记者,围绕“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我们该怎么办”等话题进行了系列调查。   刷屏后…

Read More
29 Feb
好音乐就是正能量——专访基督徒歌手徐丽

好音乐就是正能量——专访基督徒歌手徐丽

一度写不出歌   徐丽,70后,甘肃人。8岁学习古典音乐,17岁组建第一支乐队。1997年,19岁的她为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独自来到北京。与所有的北漂族一样,她也经历过地下室的生活,也曾像许多闯荡北京的歌手一样,靠在酒吧唱歌赚钱为生。 2000年,一位老乡信主,向她传福音,但她始终无法相信。对方传了5年,她没信,也不肯信。 2003年,她与丈夫、贝斯手刘健以客串身份参与某教会的赞美演出活…

Read More
25 Feb
雷鋒,好人,壞人,耶穌 (范學德)

雷鋒,好人,壞人,耶穌 (范學德)

雷鋒是好人嗎?  從雷鋒說起吧,這不是拿雷鋒開涮。對於中國人來說,這個名字太亮了,好像每年都有一天,大陸上總得鼓噪一番「學雷鋒」。更準確地說,是「向雷鋒同志學習」。這是最高指示,當年偉大領袖的聖旨。四十來年過去了,依舊是兩個字∶遵旨。這也算得上是一個堅持,哪怕是在紙面上。 更有趣的是,這些年到外面去傳福音,宣告只有信耶穌基督,人才能得救(即「被拯救」,或者說,救贖)。於是,有些大陸人不服了,這些同…

Read More